第十六章

汪曼春已经恢复精神,听着朱徽茵的汇报:“明先生不放心汪处长一个人开车回去,所以打电话到76号,叫我们派人来接汪处长。明先生对汪处长真是呵护有加,汪处长一生病,他就一直守在汪处长身边,我们这些人来了,只能在外面干等着。明先生说,让汪处长一定休息好了才能走呢。”听得汪曼春心里满是得意和欢喜。

“明先生现在呢?”汪曼春问。

“在训阿诚呢。”

汪曼春愕然:“为什么?”

“听说汪处长不舒服,明先生就叫阿诚去苏医生那里拿特效药,阿诚出门的时候,正碰上南云课长要出门,偏偏不巧,南云课长的汽车坏了,就强行征用了明先生的车,害得阿诚坐黄包车满城地跑。这不,回来晚了,明先生发了好大一通火。”

汪曼春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两点半了,慌忙地“哎呀”一声。朱徽茵惊道:“怎么了?”

“明先生下午三点还有一个记者会。”

话音刚落,明楼和阿诚就推门进来。明楼黑着一张脸走在前面,阿诚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跟在后面。一进门,汪曼春还没有开口,阿诚先道起歉来:“对不起汪小姐,我拿药回来晚了。”

明楼喝道:“你还有脸说。”

阿诚瑟瑟侍立。

汪曼春望了一眼阿诚,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替阿诚说起了好话:“师哥,南云课长霸道,关阿诚什么事,师哥你别生气了,我已经好了。你今天下午不是还有一个记者会吗?”

明楼“呀”了一声,恍然想起,回头骂了阿诚一句:“你说我养你有什么用!我的事情汪处长都比你记得清楚。”转身就要往外走,阿诚赶紧替他扶门,临走前又对汪曼春关心道:“回去好好养着,别累着了,我去开会了。”

汪曼春笑着答应,让他放心。

明楼和阿诚走进记者招待会的贵宾室,一进屋,阿诚立刻关上了房门,说道:“事成了。”

明楼笑了笑。

南云造子的死终于让明楼的心得到了片刻的安宁,这次行动的成功对明楼也好还是明台也罢,都算是阶段性的胜利,它就像一杯值得回味的红酒,可以慢慢细品。

整个“刺杀”计划的起因,是因为阿诚在日本领事馆的“杀人现场”捡起了一块手表,被南云造子视为“猎物”。

而当日明楼与阿诚定计要除掉南云,则是利用她急于求成的心理,占取绝对优势。

“南云造子知道,一个特工通常都是单线联系,并非是不信任对方,而是不信任对方对于酷刑的承受力。所以,她会相信‘毒蜂’手下与你单线联系,做交易买回那块表消灭证据。还有那个叛徒。”明楼道。

“许鹤?”

“对,南云造子要做的是找出真相,而我们要做的恰恰相反,我们要掩盖真相,让真相更加扑朔迷离。于是,她会期待叛徒能带给她真相,抓住‘毒蜂’就可以遏制住重庆政府,她显然不知道‘毒蝎’的存在。控制住许鹤,通过共产党的叛徒,挖出上海地下党的隐秘组织,南云造子真正的想法,是一箭双雕。”

“我们怎么做?”

“我们需要不按常理出牌。”明楼道,“开会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有一种放松的状态,漫长的会议程序会让人精神懈怠,烟枪缭绕,做报告的人也会感到疲惫。感谢官僚主义,这是我们出手的最好时机。”

“当然,‘与虎谋皮’这个行动计划极度危险,但是,我们别无选择。”

“一个极度危险的人,通常都是极度聪明的人;一个极度聪明的人,往往又是极度自负的人。南云造子不请求支援,就是她极度自负的表现。而在一个会议频率比较高的地方,各个不同机构的人员和车辆来往也就频繁,出入检查也会非常懈怠,这就保证了我的来去自如。”

“南云造子知道你走投无路,只有抓住‘毒蜂’才能活命,所以,她一定会相信你,更会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第一颗子弹会从你的肩膀擦肩而过,你的挂彩就是你在南云造子面前展现英勇和洗清她怀疑的第一步。而第二颗子弹,我打死第一个冲进来救援的人,这样南云造子就会相信你是替她挡了一颗要命的子弹。做得逼真,不算什么,要她信了,才算成功。”明楼自信道,“这个局走到这里,基本胜利在望。”

“真实的鲜血比任何谎言都有说服力,你身上的枪伤是最完美的借口,不用你开口,南云造子就会不遗余力地动用一切权力把你送到你所需要的目的地。”

阿诚回应道:“所以,她送我去了日本陆军医院高级病区手术室。”

“对,最简单的钓鱼策略,下准确的鱼饵,让鱼心甘情愿地咬钩。广为人知,只有鱼,不知。南云造子只要到了梧桐路,她就死定了。”明楼笑笑,“死亡是可以预定的,只要预定的人足够聪明。”

“南云造子喜欢到处设陷阱,却没有抓住一个重点。”明楼道,“再坚固的堡垒也有被攻破的一天。”

“接下来善后,销毁证据,排除危险,并且让死在房间里的特工无声无息地消失。也许,这个人间蒸发的特高课成员会成为第一个杀死南云造子的嫌疑人。这样,我们就为南云造子被刺一案,创造出更多的头绪。当然,善后工作一点也不能马虎,我们行动所用过的房间,必须有人住进去。就像千千万万个在职场讨生活的家庭一样,正常、光鲜、实际。”明楼讪笑,“尽管家庭内部会有小摩擦。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查漏补遗,让一些突发事件,从表面看上去很真实,让存疑者找不到事发根源。”

“清除一切痕迹,但是,要做得很自然,在纸上留下新的地址印迹,被损坏的证据往往比实际证据更有吸引力。凡事做到有案可查,好帮助你的对手更有效地工作,花更多的时间来寻觅你所留下的蛛丝马迹,直到他们精疲力竭,最终一无所获。”

两个高脚杯放在桌上,明楼指了指阿诚的肩膀,关切道:“你肩膀上的伤怎么样?”

阿诚不以为意:“子弹从皮肤上擦过去,倒是流了不少血,我自己简单处理了一下。”

“要紧吗?”

“小意思。”阿诚道。

“不过,回家还是缝合一下,伤会好得快一点。”

看到阿诚没事的样子,明楼也放了心:“好。接下来,我们还要想办法解决‘孤狼’。南云造子一死,就会有人接管特高课,真正的劲敌就快来了。”

“要不要把我们的怀疑告诉大姐?”

“不要。大姐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组织上让她进入外围工作,我至今认为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

“南云造子一死,‘孤狼’所能依仗的就只有汪曼春了。”

“你千万别轻敌,你记住了,人一旦面临巨大的压力,就会变得更加敏锐和聪明。汪曼春和‘孤狼’一定会加倍警惕。我倒觉得等桂姨从苏州回来,你可以尝试一下对她敞开心扉,获取她的信任,重叙一段‘母子情’。”

阿诚不以为然:“我想想都觉得恶心。”

“你要做不到,我可以帮你。”

“谢了。”

“你还不知道我会怎样帮?”

“无非是在她面前弹压我。”

“反应过激了。”

阿诚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看了看表:“三点到了。”提醒明楼采访时间到了。

明楼用手一抹头发,梳了一个中分式的新发型,向阿诚问道:“发型怎么样?”

阿诚望了望:“听真话?”

“真话。”

“真像汉奸。”

明楼笑起来:“一点面子也不给。”

“您说要听真话。”

“你现在跟明台一样,说话越来越没规矩了。”

“我们说话坦诚而已。”

“看来我要整肃整肃家风了。”明楼指了指阿诚,阿诚浅笑。

休息室的门打开了,只听外面人声喧嚣,照相机的烟火声和鼓掌声交融响彻整个会场。伴随着这些声音,明楼意气风发地走出去,阿诚紧随其后。

明楼翩翩君子风度,一派学者风采,气场十足地登场。

明楼走上讲台,台下有很多日本妇女摇动着日本旗,一张张热情洋溢的笑脸充斥着整个会场。

阿诚站在台口,注视着全场。

“天下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日月之道,普照光明。以汪主席为首的新政府致力于世界和平,根除共产党,消除军阀,巩固中日和平,使难民重返家园,在东亚建立和平新秩序。”伴随着雷动的掌声,明楼继续道,“成立76号,保卫政府安全,清除盗贼,进行全面清乡,救济失业者,借助欧亚资本,促进工农业的大发展……”

现场记者认真记录、拍照。

明楼意气风发地说着:“新政府不仅关注民生的发展,对抗日分子也会重拳出击,彻底铲除上海公共租界和小东京范围内的恐怖活动,希望通过76号的努力,获得快速和明显的成效。”

正说着,汪曼春带人进入会场,惹得会场引起略微骚动。阿诚见状快步向前,迎了上去。

汪曼春向阿诚耳语几句,只见阿诚脸色陡变。台上的明楼继续说着:“我们还将组建一个新的‘组织新闻社’。”阿诚上前,低声耳语了几句,明楼脸色凝重,看着台下的观众与记者和汪曼春,神情沉重。“我刚刚得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就在一个小时前,抗日分子袭击了我的座驾,他们想置我于死地!这种冷血谋杀的雷霆手段,只能证明一点:我们的敌人很无耻、很懦弱、不堪一击!最不幸的是,特高课南云课长,因为坐了我的汽车,被抗日分子杀害,我非常难过,心情悲恸。”

听闻此言,会场内有日本妇女开始哽咽。明楼难掩悲痛不能继续发言,阿诚上前:“鉴于突发事件,朝日、日日及读卖三家新闻社的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会场一阵躁动,“先生们,女士们还有什么需要特别采访的问题,可以写成字条,交到前台,新政府经济司会给大家一一答复,谢谢大家。”

明楼走进贵宾室,汪曼春早已等在那里,她一看见明楼,就迫不及待地上前抱住。明楼安慰道:“没事,没事了。”

“好险。”汪曼春担忧道,“南云课长被人近距离枪杀。”

明楼截住她的话:“谢谢你,曼春,你救了我的命。”

汪曼春一怔,泪水夺眶而出:“师哥,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

明楼看着她:“在这种战时危急状态里,死亡随时都有可能问候我,我不能答应你任何事。”

汪曼春看着他,眼神坚定:“我不怕!”

“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谁最想要我的命?”明楼刻意岔开话题。

“师哥,你相信我,我一定替你把凶手找出来,绳之以法。我也绝不允许危害到你人身安全的事再发生!”

汪曼春话音刚落,阿诚就走了进来:“先生,冈田芳政要见您。”

明楼诧异:“现在?”

阿诚点头:“特高课的车在外面等。”

汪曼春担心,急道:“师哥,我也去。”

“你别去。”明楼阻止,“日本人这会儿比我们更加愤怒,我不愿意你插手这件事,更不愿意看到你因为失职而受到日本人的训斥和刁难。”

汪曼春坚持:“我只是想帮到你。”

明楼柔声道:“克制自己的情绪,就是帮到我了。好吗?”

汪曼春极力克制着,她面对自己心爱的男子,点了点头目送着明楼离去。

南云造子的办公室里,冈田芳政仔细地检查着出诊记录。军曹站在一侧向他汇报着:“高级病区的出入,必须有特高课南云课长签发的特别通行证。所以,袭击者是通过南云课长的同意,或者说,袭击者就是隐藏在特高课的‘内鬼’,他们获取了南云课长的高度信任,进入了高级病区。”

“出诊记录是完整的吗?”冈田芳政问。

军曹答:“是。”

冈田芳政发现有一页撕毁的痕迹:“拿支铅笔来。”宪兵递上铅笔,冈田芳政用铅笔复原压在撕毁页下的白色痕迹,随着铅笔的勾勒,纸上出现了“余庆路29号”的痕迹,随即在地址上画了一个问号:“马上派人到余庆路29号,看看有什么发现。”

军曹:“是。”立正敬礼,转身走出办公室。

明楼进来时,冈田芳政背对着他正用手抚摸着南云造子的相框,相框里南云造子一副飒爽英姿。

“冈田君。”明楼叫道。

“明楼君。”冈田芳政慢慢转过身,把南云造子的相片框面朝下,扣在书桌上说道,“我和南云课长一起工作了十年,我在停尸间看到她的时候,我真的不敢相信,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就是南云造子。”

明楼深表遗憾道:“事情来得太突然……”

“这是一次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针对性很强的袭击。刺客在袭击明楼君座驾的同时,也袭击了陆军医院高级病区,大开杀戒,肆意妄为,无法无天!”冈田芳政因情绪激动,而显得十分愤慨。

“高级病区受损严重吗?”

“非常严重,我们失去了一条最好的线索。”

“这件事情真是诡异极了,为什么要同时刺杀我和高级病区的病人?这两者一定有什么密切联系。”

“重庆政府花高价买你的人头,明楼君。这是我们特高课截获的最新密电,重庆政府一定要置周佛海先生和你于死地而后快。”

明楼显得很平静:“这也不是新闻,但是我这次的座驾遭遇袭击,刺客情报准确,路线清晰,我觉得心腹大患不在重庆,就在身边。”

“我发现了这个。”冈田芳政把一个文件夹拿给明楼,“这是陆军医院高级病区的出诊记录。”

“一个电话记录并不能确定事件的真实性。”

“不过,这个电话记录有可能是寻找幕后黑手的唯一线索。”

“希望如此。”

“明楼君,我可以向你保证,帝国会不遗余力地打击抗日分子,绝对保证你的安全!”

明楼立正:“明楼一定殚精竭虑,为帝国效力。冈田君,76号和特高课也有过对峙和不信任,我不想说任何推卸责任的话,南云课长的死足以让76号和特高课清醒过来,我们的共同敌人是抗日分子,我们要协同作战,资源共享,查出内奸,及时扑灭抗日之火,绝不能让罪魁祸首逍遥法外。”

冈田芳政点点头把南云造子的相框扶起来,说:“从现在开始,我将接手特高课的全面工作,交接期间,有什么突发事件,明楼君和我一定要及时沟通,我们需要集中力量,进行反击。”

“是,冈田君。”明楼劝道,“我们都不要太自责了,无论如何都要挺过去。”

冈田芳政深以为然。

黄昏时分,汽车驶进明公馆,明楼和阿诚从车上下来。阿诚看着门廊说道:“他在家。”

“该做饭了吧。”明楼冷不丁地脱口而出。

阿诚有点儿无语:“今天您还惦着吃饭啊?他一定憋着火呢,安安静静地没把房子点了就算不错了,您还想着吃饭?”

明楼轻松道:“有那么严重吗?”

阿诚不睬他,向门廊走去。

阿诚和明楼一前一后走进客厅,觉得整栋房子出奇的安静,阿诚喊道:“明台……”

“在房间里吧。”明楼猜测着。

阿诚随即走上楼梯,明楼正要去书房,就听得阿诚叫了一声,顺势从楼梯上滚下来,明楼上前一步托住了阿诚。他抬头一看,明台正虎视眈眈站在楼梯口,看着他气势汹汹的架势,再看看扶着胳膊、疼得皱眉的阿诚,明楼就知道一定是明台把阿诚推下了楼梯。

明台假惺惺地道:“阿诚哥,你怎么了?一个不小心你就滚下去了?”一边说一边往楼梯下走,“你不看路啊?还是路数不对啊?”

明楼喝道:“你干什么?!”

“你说我干什么?”说着,明台冲下楼,迎面就给了明楼一拳。明楼不提防,被打倒在地。

一旁的阿诚捂着肩膀的受伤处,喊道:“明台,你疯了!”

转瞬间,明台迅速掏出枪对准了明楼:“站起来!”

危急关头,阿诚也顾不得其他,拔枪就对准了明台:“放下枪!”

明楼缓过神来,狼狈地站起身,用手掸掸衣服,指着门廊喝道:“关门去!”

阿诚反应过来,用枪指点着明台:“你别乱来。”慢慢向后退着,关上了门。

明楼神情严肃:“你想干什么?”

明台也是冷面相对:“给我答案。”

“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明楼不回应,“你敢拿枪对着我?你敢开枪吗!”

“你怎么知道我不敢开枪!”明台吼道。

“放下枪!”阿诚枪指明台。

“你把枪放下!”明楼对阿诚喝道。

“他放我就放!”

“你以为他敢开枪吗!”

“你怎么知道我不敢开枪!”

说完,明台抬手一枪,打落墙上挂的“家园”画框,气氛瞬间安静下来。

明楼淡定自若:“枪法不准啊。”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撒谎。”

“你没撒谎吗?”

明台走到明楼身边,明楼一脚踢飞他手上的枪,两兄弟打了起来。一阵风卷残云的气势,沙发、花瓶、茶几、水果,包括墙上挂的相片框,被撞击、砸翻,无一幸免。

阿诚把枪揣进兜里,把明台的枪也捡起来,收好。刚要劝架,被明台一个扫堂腿给连带得人仰马翻。阿诚按着自己的伤口,龇牙咧嘴地喝道:“你们打够了没有!有话好好说,家里的东西不是钱买的?你们……”

明台不管其他,只想将胸中的郁气在搏击中倾泻出来。他被明楼逼到墙边,顺手摘了墙上的剑,反攻过来,楼梯扶手惨遭不幸被拦腰砍断。明楼顺着扶梯滚下来,阿诚摘了一把剑扔给他。明楼接剑在手,反击明台。

剑光如电,兄弟俩各有长处,明楼只想制衡,明台却凶猛顽强。阿诚也拿了剑,可几乎插不进去,他也不知道帮谁,见谁落了下风,他就帮谁一下。

兄弟两人边打还边互呛,明楼不想再跟他纠缠,索性叱问:“你疯够了没有?”

明台答非所问:“我是‘疯子’的徒弟,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明楼问,“‘疯子’没教过你上司大如天吗?”

“‘疯子’教过我军令大如天。‘毒蛇’电令,清除明楼!我在执行你的命令啊,长官!”明台最后的“长官”二字说得很重。

“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差点逼死我!”

“你进军统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逼死我啊!”

终于到了真相大白之时,两兄弟剑拔弩张,拼得气血贲张,衣衫开裂,家里更是一片狼藉。明楼和明台剑指对方,明台依旧满脸的不忿:“我一直以为‘毒蛇’不信任我。”

“不信任你,把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你只觉得自己受了欺骗,自己被折磨了,你想过我的处境吗?”

“你可以叫别人做,你知道你在叫我做什么吗?你叫我杀了自己最亲最敬的亲大哥!”明台吼道,“明长官!换做你是我,你怎么做?”

“你委屈了!我和大姐有多在乎你,你在乎过我们吗?你有没有想过执行任务的时候,会有去无回?如果一旦有去无回,你有没有想过大姐会怎么样?你是她从小养大的孩子,她为了养育你,受了多少流言蜚语,吃了多少苦?你现在委屈了,你愤怒,你使性子,出手犯上!你问问你自己的良心,你对得起这个家吗?”

“明台,大哥真的是走投无路才启用你这组来执行这个特殊任务的,林参谋那一组遇到日本人清乡,被打散了,我们是真没办法了。”此时,阿诚见两人终于停了下来,赶紧插上一嘴,解释道。

“电令完全可以写成,清除南云。”

“你有没有脑子!有没有脑子!电波完全可能被截获,一旦被截获,破获密码,命令是袭击明楼座驾,刺杀南云造子,我就万劫不复了。”明楼早被他惹火,之前只是忍着,现在终于可以发出来了,“你,你怎么毕业的?明少爷?我真是,太佩服‘疯子’了,能带出这种学生来。”

面对明楼的质问,明台一时语结,他在心里暗忖了一会儿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他想说自己是被绑架的,又忽然觉得事已至此说出来也没有任何意义,又把话头咽了回去。

见两兄弟都停了手,阿诚这才上前一把先夺了明台手上的剑,然后站到明楼身边,收了明楼手上的剑:“有话好好说嘛,看看家都成什么样了。东西不是钱买的吗?砸成这样,大姐回来,你们怎么解释?家里进贼了?”

明楼在一片狼藉中寻找着自己的眼镜,这时,明台主动把眼镜拾起来递到他面前。明楼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看到地上的血,突然想起阿诚,忙道:“阿诚,你身上的伤口裂了。”

“没事,刚回来的时候,被他一脚踢下来,摔裂了。”

明台有点不知所措。

“先别管这些了,先处理伤口,走,到我书房去。”明楼和阿诚走进书房,独留明台一人站在客厅里。此时,明台有些进退两难,原先一口恶气倒是吐干净了,可看到阿诚受伤,这会儿又内疚了。

明台看着被自己砸得凌乱不堪的客厅,脚下踩着一个破碎的相框,低头一看,竟是自己和大哥大姐的合影,赶紧收了脚,蹲下身把相框拾了起来,抹去照片上的灰土,回头看了看明楼书房紧闭的房门,缓步走去。

阿诚脱了上衣,肩膀上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明楼用酒精给他清洗着伤口。

明台敲了敲门,不等明楼说让他进来,自己倒先推门而进,怯怯地站在门口不敢上前。

“会缝合伤口吗?”明楼问。

明台摇头。

“现在的军统培训班真是滥竽充数,”明楼边准备着缝合伤口的针线边道,“我原本也不指望疯子能带出什么好学生来。”

明台局促道:“我想跟您单独谈谈。”

“以什么名义?”

明台愣了愣,试探性地说道:“‘毒蝎’的名义。”

“那就不用谈了,任务完成得很好,回去等嘉奖令吧。”

“大哥。”明楼不睬他,只好又叫了一声,“大哥。”

“叫我大哥是吧?”

“是。”

“出去跪!”

明台无奈,只好关上房门,悻悻地走到客厅跪着。

灯光下,明楼替阿诚缝合着撕裂的伤口。阿诚开口替明台说起了情:“这种情况下,真的不能怪他,他就是情绪激动,有受欺骗的感觉。而且,他的确被您逼到了悬崖上,换了我也一样。”

明楼点头:“我知道,我没怪他。”

“那您罚他。”

“他揍我,你没看见啊。”

“您做这种事情,原本就该挨揍。”

“嗨,反了你们了。”明楼抬手给了阿诚一下。阿诚歪了头直叫“疼。”

明台还在客厅里跪着,想着这一天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

明楼给阿诚包扎完毕,阿诚穿好衣服。明楼收拾完医疗器具,问道:“几点了?”

“快八点了。”

“有点饿了。”

“我去做饭。”

“做什么饭,伤成这样。吃点水果算了。”

“我们不吃,明台也要吃啊。”

“我去做。”

“你会吗?”阿诚一愣,脱口而出。

明楼一副“小看我”的自信模样,站起身走出了书房。

三碗阳春面端上桌,明楼喊道:“吃饭。”

阿诚站在餐桌前,看看还在跪着的明台,对明楼使了个眼色。明楼会意,一脸严肃地叫道:“过来,吃饭。”

明台得了赦令,赶紧起身,走到饭桌前。折腾了一整天,他早就饿了,来到桌前坐下来就狼吞虎咽,大快朵颐起来。

饭桌上,三人自顾自吃着,彼此无言。“受伤了吗?”明楼冷不丁地问道。

明台道:“没有。”

“没受伤,你不去做饭,一个个都想累死我。”

“你放香油了吗?”见明楼又要对明台说什么,阿诚突然转移话题。

明楼被打断,惊诧地看着他:“放香油?”

阿诚挑了挑碗里的面,一脸嫌弃:“你做饭就这水平。”

明楼瞪他一眼:“不能吃吗?”

“你做饭就这标准?”

“做给你们吃就不错了。”

正说着,明台猛地站起来。

“干吗?”明楼问。

明台不回答,把三碗阳春面搁在托盘上,进了厨房。

明楼转头看着,脸上浮现丝丝笑意。

阿诚对着厨房喊着:“明台,给我那一碗多加点肉末。”

三碗阳春面重新被端上来,色香味俱全。明台双手捧了第一碗,放到明楼面前,又端了一碗放到阿诚面前,最后是自己,一言不发地端着碗坐回原位。

明楼看看明台,拿起筷子来尝了一口:“味道不错。”

阿诚笑而不语。

三人吃饭。

明楼冷不防地又射一箭:“今天要是车上下来的真是我,你会开枪吗?”

明台低着头:“不知道。”

“要是换做我,可能也不知道……”

“大哥。”明台反问道,“我要抗命呢?”

明楼冷着一张脸,语气笃定:“枪毙。”

这两个字一出,明台刚吃到嘴里的面条又被呛得吐了出来。

阿诚冷着脸对明楼道:“你能让我们好好吃饭吗?”

明楼不说话了,继续吃面。

阿诚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公馆,说:“我明天找一家可靠的室内设计公司,把楼梯修一下。”

明楼“嗯”了一声,说:“墙上的画框可以稍微调整一下。”

“明白。”

“可我喜欢原样。”明台要求道。

“你还有脸说,全你砸的。”明楼一脸严肃。

明台不敢再出声,低头吃面。

“港大那边,你是不可能回去的了,我们要给大姐一个交代。”

“交代?”

“告诉大姐,你被港大开除了。”

明台吓得筷子落在饭桌上。

看着明台惊慌失措的样子,明楼说道:“你跟‘疯子’走的时候,就该料到有今天。不仅如此,你去香港银行偷开大姐的保险箱,我也必须给汪曼春一个交代。二罪归一,你不吃亏。”

明台急了:“我还不吃亏?我都吃打了。”

阿诚笑起来。

明楼夸了明台一句:“要不怎么说你聪明呢,等着挨揍吧。”

高木走进冈田芳政的办公室,立正,行了一个军礼。冈田芳政示意其他人都出去后,问道:“情况怎么样?有新进展吗?”

“特高课和76号联合行动,正在彻查‘毒蜂’的下落。”

“‘毒蜂’真的存在吗?”

“‘毒蜂’一直隐藏在上海,负责通讯和联络。我们一直追踪了他两年,他曾经失踪过一段时间,可是据76号侦听处报告,一个星期前,‘毒蜂’又开始活动了,只不过换了个报务员,代号也更替了,密码还在破译中。”

冈田芳政叹了一口气:“我们就快成了热锅里的蚂蚁了。高木君,我当初把你派到南云身边,就是让你好好保护南云课长。可是她出事的时候,你根本就不在她的身边,你甚至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去梧桐路。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冈田先生,我在特高课,南云课长只让我负责跟踪和秘密逮捕,我根本碰不到她任何核心机密。我根本不知道她正在针对谁,她从来不向我交底。她根本就不信任我,她认为我是您派到她身边的监视者。”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您应该问,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冈田芳政沉默。

高木进言:“南云课长似乎对汪精卫政府的明楼长官十分青睐。”

冈田芳政还是沉默。

“这个明长官很有个人魅力。但是,您知道,76号的汪小姐……”

“高木君,你应该把精力放在收集情报上,而不是汪精卫政府里的风月八卦。”

“是。”

“马上联系‘孤狼’。”冈田芳政说。

高木惊诧:“‘孤狼’?”

冈田芳政点点头:“南云放在明楼身边的一颗钉子。”

高木迟钝了一下:“我一直以为是阿诚。”

冈田芳政问:“阿诚这个人怎么样?”

高木据实答道:“工作能力很优秀,但是他在南云课长这里多领了一份薪水,卑职认为,他纯属招摇撞骗。”

冈田芳政眯起一双眼睛:“你的意思,此人八面玲珑。”

高木点头。

“我们现在需要这种吃里爬外的人,好好利用,我相信钱的力量远比人心的忠诚更有威力。”

“是。”

“你还不明白现在事态有多严重,虽然南云是被误杀,抗日分子真正袭击的目标就是明楼,他们要杀鸡儆猴。”冈田芳政意味深长,“阴差阳错,杀死了猴子……”

明楼穿戴整齐地走出房间,看见地上的垃圾全都已经清理干净,再望了一眼沙发上,明台抱着三姐弟的破碎相框睡得正酣。

阿诚走过来刚准备要叫,被明楼制止道:“让他多睡一会儿。”

“小家伙昨晚一定累得够呛。你瞧,他把地毯都弄干净了。”阿诚指着干净的房间说道。

明台一个翻身,倏地从沙发上滚下来,“哎呀”叫了一声。

明楼伸手把他扶起来嗔道:“又摔了。哪里不能睡,窝在这睡。穿堂风吹着,小心着凉。”

明台揉了揉眼睛,坐回沙发上。

“明台,你吃了早餐,去百货公司把昨天砸了的东西买回来。”阿诚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纸和钱,“我给你写了一个清单,你亲自去跑一趟,相框、画框买回来自己装,装不了的,等我回来装。五百块钱,你拿着,应该够了。”

明台接过钱揣进兜里。

“还有,虽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有关任务下达的指令,还是走正常渠道,通过郭副官传达给你。保持常态,避免日谍和76号的侦听机构的任何猜疑。”明楼嘱咐道。

“郭副官知道‘毒蛇’是谁吗?”

“不知道。”

明台用不相信的眼神看着明楼:“大哥,我还是想跟您谈谈。”

“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谈。”明楼道,“我们要上班了。”

阿诚莞尔一笑:“走了。”

明台点点头:“大哥慢走,阿诚哥慢走。”

“记得吃早饭。”明楼的声音回荡在客厅,人却已经出了门廊。

明楼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桌子上摊开的文件,陈秘书和刘秘书站在桌对面,听着明楼的工作指示:“今天股价相对稳定,但是也不要掉以轻心。南云课长被抗日分子杀害,会导致人们对汪主席的经济政策失去信心,很多事情相辅相成,在这种紧要关头,一定要注意对经济政策的保密。”说完,又问道:“李秘书怎么没来?请假了吗?”

阿诚端过咖啡放在桌上:“她说自己生病了,请了一天病假。”

明楼冷笑:“心病吧。她跟陈秘书换了工作后,一直就害病。你告诉她,不想干,以后不要来上班了。让76号给她重新安排个职位,肯定比我们强。”

房间里的人神色各异。

正值此刻,梁仲春来了。

明楼话里有话:“说曹操曹操到。”

众人都干笑了几声。

梁仲春进来,说:“明长官提到我们,一定是76号办事不力,让明长官费心劳神了。”

“这一次倒不是76号办事不力,是我们政府办公厅出了内奸。试想一下,像我的开会路线、出行时间,对于外界,要想探知到一点确实的消息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是,内部就不一样了。”明楼问,“不知在座的哪一位,哪一路神仙想要明某人的命啊?”

办公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我绝不允许类似事件再发生!明某人只有一条命,谁想要我的命,我一定奉陪到底。不仅仅是为了南云课长,也是为了我自己,我一定会找到这个内奸,替汪主席拔出这个祸根。”

“我希望大家尽忠职守,不要给抗日分子可乘之机,从即日起,全体待命,以保证金融系统和保密部门的正常运转。要知道,死了一个南云造子,很多机构间的工作需要重新协调,日本人也会对我们的工作更加挑剔,大家辛苦点,至少熬过这一个月……”

会议结束,众人纷纷离开,梁仲春跟阿诚最后走出明楼的办公室。阿诚把一个信封递给梁仲春,梁仲春看都不看就直接揣进里怀里。

“一笔大生意。”阿诚说。

梁仲春问:“风险大吗?”

“没风险,我找你干什么?”

梁仲春点点头:“也对。我那份还喂不饱你,你肯分一份出来,这活儿一定不好干。”

“有人想从我手上买三个劳工。”阿诚突然说。

梁仲春抬头看看阿诚,敏感道:“你指日本人的矿上的?”

阿诚点了点头,梁仲春一下全明白了:“你打算捞几个?”

“你能捞几个?”

“一个给多少?”

“五根金条。”

梁仲春低头算了算:“什么人啊?”

“你只管出货,什么人跟你有关系吗?”

“你害我。”

“我帮你。”

梁仲春一愣,咀嚼着阿诚话中含意。

阿诚笑笑:“回去好好想想,我不急。”

明台在百货公司买完东西,正准备付钱时,不知怎的觉得脑后飘来一阵女人的香水味。刹那间,明台的直觉告诉他,有情况。敏感的职业习惯,让明台突然改变了主意,对售货员道:“东西先寄存在柜台上。”

售货小姐没懂:“啊?”

“我一会儿还回来。”

明台穿过走廊,感觉身后有人跟着,突然转身迎面走了过去。李秘书见明台折返,顿时心里有些紧张,两人目光对接,却因为走廊上客人太多而没有动起手来。

明台直接向百货公司三楼走去。李秘书这一次没有跟去,反而往楼下走。

李秘书走到百货公司一楼,向门口门童亮出派司:“马上关门,等待76号汪曼春处长的紧急搜查。”

一名经理模样的人走过来询问道:“怎么回事?”

李秘书拿着派司,恶狠狠地说道:“马上给76号汪曼春处长打电话,泰山百货发现抗日分子,快!要是耽误了抓捕时间,贻误战机,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明台站在暗处,目睹着眼前的一切,暗中叫道:“糟糕。”明台设法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在脑海中想到王天风的教导:“你一定要判断准确,你的确被跟踪了。而且,这个跟踪者认识你,你的脸不幸被他捕捉到了,或者你的背影、你的声音被他记住了。如果是这样,你就极度危险了。必须快速做出决断,离开现场。”

明台迅速地走近女宾部,顺走了一套衣服、一双鞋、一顶帽子。

接到电话,汪曼春立刻发号施令,带领一队人马冲出76号的大门。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朱徽茵放下耳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明楼放下电话,神情严肃地对刚进来的阿诚说道:“关门。”

阿诚警觉,立即关上门:“发生什么事?”

“事出突然。”明楼问,“我们的人还有谁离泰山百货最近?”

阿诚想了一下:“‘蛇医’。”

明楼骂了一句:“疯子。”

“怎么了?明台遇到危险了?”

“李秘书找到他了,现在人困在泰山百货,遇事、做事拖泥带水,‘疯子’的干净利落,他一点没学到。”

“我去吧。”

“不行。”明楼断然拒绝,“我们目标太明显。没办法了,让‘蛇医’去吧。”

阿诚点头,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苏医生挂断电话,以最快的速度换衣、拿包、藏刀,一系列的动作干净利落,直奔出诊所。

百货公司试衣间里,明台穿上旗袍、高跟鞋,戴上女式绒帽,用最快速度涂上红色指甲油,涂上口红:把自己的衣服塞进旅行包,提着旅行包走出试衣间。明台走到后门楼梯,看到铁锁加固在门上,瞬即掏出手枪,安装消音器,一枪打穿锁芯。

巷口处有一个垃圾桶,明台把旅行包塞进垃圾桶,疾步走出了巷子朝着大街的方向走去。

“顺利离开现场,只是暂时脱离危险,如果跟踪者牢牢地记住了你的脸,很不幸,你必须解决这个跟踪者,进行有效反击。”明台反复想着王天风的教导,大步地走到街上,混迹人群中。

百货公司门口,李秘书焦急地站在门口,朝着街面上望去,时不时回头看看百货公司。

街对面,苏太太快步走来。与此同时,乔装打扮的明台戴着雪白的丝绸手套,穿着高跟鞋,稳稳当当地也向正门而来。

“一个熟练的跟踪者,并不等于是一个聪明人,他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他凭着模糊的记忆去考量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人。这就给猎物的反击提供了宝贵的时间。聪明人通常都不会被猎物发现,既然被猎物发现了,就等于把自己的命也交给了猎物。聪明的狐狸一样会杀死猎人。”王天风的话犹然在耳。

而此刻被困在“泰山百货”的客人们开始跟门口的警察冲撞,很多人“突围”而出,李秘书着急地喊着:“拦住他们,拦住他们。”

乔装后的明台淡定地从李秘书身边走过。明台与李秘书近距离眼光对接的一刹那,李秘书惊讶地张开嘴。不等开口说话,苏太太已从另一个角度走至身前,迅速出刀。

明台笑盈盈地一刀捅进李秘书的身体,刀锋直入肝胆。苏太太从背后将刀插入李秘书身体。

明台、苏太太交叉走开。

明台第一次睁大双眼瞪着苏太太的背影,她干净利落的补刀,让明台目瞪口呆。

人群在街心晃动,李秘书眼睁睁看着插入自己身体的尖刀,只有刀柄在外面摇曳。一切发生得太快,李秘书几乎没有任何反应,她瞪着一双死鱼眼,倒在血泊中。

你可能喜欢

  • 灵魂之舞 阿来
  • 男人还剩下什么 毕飞宇
  • 散落星河的记忆2·窃梦 桐华
  • 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 桐华
  • 散落星河的记忆1·迷失 桐华
  • 推拿 毕飞宇
  • 天父地母 王晋康
  • 谁说江湖好 籽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