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一章 太空怪物

当埃勒里·奎因打开门,走进自家公寓的时候,他侄子正躲在一张高背安乐椅后,手脚摊开仰坐在地板上。男孩正沉浸在一本书里——那正是埃勒里·奎因写的“谜团”系列中的一本——他并没有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

“格列佛,”埃勒里喊道,“格列佛,你在哪儿?”

“我在这儿,埃勒里伯父。”

这个十六岁男孩从自己的藏身角落站了起来。格列佛比其他十六岁男孩要高,他的金发理得很短。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他的发色看起来几乎是白的。

“格列佛,我有个坏消息。”

“怎么啦?”男孩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忧虑的表情。

“我该走了,搭乘下午的飞机去新奥尔良。”

格列佛很失望。“你要走了?不带我去吗?”

“我必须要去,格列佛。”埃勒里从男孩身边经过,进入了自己的卧室。

格列佛慢慢地跟了进来。“但是……为什么呀?埃勒里伯父。”

“是个政府的案子。我被叫去帮忙,当然我没法拒绝。而且,”埃勒里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次又是那种我难以抗拒的解谜类型案件。”

“是关于什么的?”

“我现在无法告诉你太多信息。总之,新奥尔良海滨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有一些疯狂的传闻、关于奇怪生物出没的报告,以及人们在晚上被惊吓到一类的事情。政府工作人员倒是没发现什么犯罪行为,但财政部很焦虑。我的工作就是去搞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话间,埃勒里从衣柜里找出一个行李箱,开始打包衣物。

“我们的旅行呢?”

“看来不得不推迟了。”

失望的表情出现在格列佛的脸上。他站在屋子中央,手深深地插入口袋,沉默地看着他的伯父。

从冬天开始,格列佛就在盼望能和自己这位著名的伯父一起过暑假。他们原计划在阿迪朗达克山上花一周时间来野营和钓鱼。但现在,这趟旅行突然被推迟了。

“埃勒里伯父,你要去多久?”

“也就四五天吧。”

“也就?”格列佛的声音流露出无法掩饰的失望,“天哪,差不多就是一周了。”

自从两天前格列佛·奎因来到纽约州,这是第一次他感到了孤独和困惑。格列佛的父亲是个工程师,正在欧洲参与联合国的一个长期项目。格列佛的母亲也陪着他一起去了。

但格列佛还得继续上学。最后的决定是,格列佛和祖父——纽约警察局的总督察理查德·奎因,以及埃勒里伯父一起住。

与埃勒里·奎因一起住的兴奋感和一起去冒险的许诺减轻了格列佛与父母分别的难过。现在,第一次冒险活动——山上的野营之旅被推迟了,格列佛发现自己只能在单调的日子里苦苦等待。

“就几天,”埃勒里·奎因说,“没那么久。我们早就说好,如果有重要的事情发生,我们的度假就不得不推迟,你知道的。”

“我知道,埃勒里伯父。我想情况也不会太糟,在纽约总有很多东西可以看,很多事情可以做。”

格列佛试着隐藏自己真实的情绪,变得高兴一点。但埃勒里·奎因是个很敏锐的观察者。他突然说:“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为我做些事情。”

格列佛好奇地抬起了头。

埃勒里拎起自己的行李箱,向书房走去。他把行李箱丢在门边,走到了自己的桌子跟前,拉开抽屉,拿出一个小小的封面是皮革的笔记本。

“拿着,格列佛,”他说,将笔记本交到了男孩手中,“我的秘书尼克·波特会跟我一起去,我的自动答录机也会记下所有留言,但有时候人们会打电话给我或者直接到住所来找我。”

“有麻烦的人?”格列佛热切地问道,“想雇你当侦探的人?”

“是的。大部分时候,比起我来,警察能更好地帮助这些人。但我会试着给这些来访者做记录。你永远没法说什么时候有趣的案子会出现。”

“你想让我去接待这些人,并访问他们?”

埃勒里·奎因微笑了起来:“没错。这么说吧,你将扮演我助手的角色。用这个笔记本记下这些人的名字和住址。你也可以记下他们的样子和行为。”

“比如,他们看起来很焦虑或担忧?”

“太对了。然后你要准确记录下他们说的话,记录下所有你能观察到的事实。当我回来的时候,我会浏览笔记本并决定是否要关注这个案子。”

“好的,埃勒里伯父!”

“记着,格列佛,别试着自己去破案。只是把所有的信息写下来。记住,是所有的信息。”

“并且只能是信息!我知道了。”格列佛比几分钟之前感觉高兴了许多。

“对。你会为我做这些事吗?”

“当然!”格列佛自豪地说,“天哪,这可是当你的助手!”

“我就指望你啦。同时,巴特利夫人会在家照顾你的。”巴特利夫人是奎因的管家,一个善良又慈爱的女人。

格列佛打开了笔记本,看着空白页,急切地想知道自己会写些什么上去,以及还需要多久才能开始记录。

“现在我得赶快了。照顾好自己。”

埃勒里·奎因飞快地抱了下男孩的肩膀,拎起自己的行李箱离开了。格列佛则继续待在屋子里。一刻钟后,巴特利夫人来打扫灰尘,发现男孩依然站在那儿做着白日梦。

“年轻人,现在,”她喊道,“我不希望你在屋子里逛来逛去。特别是在像今天这么好的天气里。”

巴特利夫人是个刚过中年的矮胖女人,总是带着一种忙乱和焦虑的气场走来走去。

“我该去哪儿?”

“你去过动物园吗?”

“没有,夫人。”

“哈哈,你就像一个天生的纽约客。人们一辈子都住在这里,就总也看不见城市的风光。中央公园就在路对面。去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动物园看看吧。那里有湖也有船。你可以在那里度过美好的一天。”

“但是,巴特利夫人……”

“我不要再听到你说什么‘但是、但是’了,格列佛。”

“好的,夫人。”格列佛想既然埃勒里·奎因离开了,自己是有几天时间可以用来看风景。他把笔记本塞进了裤子的后兜出门了。

但一个小时后格列佛就回来了。巴特利夫人开了门,严厉地看着他。

“为什么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唉,我在动物园里看了一个小时猴子。没有朋友实在是无趣,巴特利夫人。”

“那就去交朋友啊。你可以从城里的八百万个人中挑个朋友!”

她摇着头,走开去忙了。

格列佛决定去埃勒里的书房待着。他挑了本书开始看。但就在此时,门铃响了。

“你能看看是谁吗,格列佛?我在厨房忙着呢。”巴特利夫人道。

“好的,夫人。”格列佛去开了门。

一个和格列佛差不多大的男孩站在他面前,那个男孩比格列佛矮一个头左右,穿一件褪色的蓝色牛仔外套和工装短袖。他抬起一双热切的黑眼睛望着格列佛。他有一个短短的朝天鼻和一头急需修剪的黑色卷发,脑袋上面戴着一顶皱巴巴的水手帽。

“你住这儿?”男孩好奇地问。

“是的。”

“你姓奎因?”

“是的。”

男孩打量着格列佛。一丝短暂的不悦从他的眼里闪过。

“你的样子不像奎因啊。”

“嗯,这就是我的姓,不管我的样子像不像。”格列佛望着男孩答道。他被这个男孩的态度搞得有点恼火。“我不知道奎因得有什么特别的样子。”

“别激动。”来访者说,他试着越过格列佛望到公寓里面去,“我的意思是作为一个出版过图书的著名侦探来说,你的样子有点太年轻了。”

“你说的是我伯父,埃勒里·奎因。”

“那正是我想见的人。他在哪里?”

“他不在家。”

男孩将格列佛推到一边,走了进去。

“好,我可以等。”

“估计你得等很久,他这几天都不在。”

“什么?”失望的表情出现在男孩脸上。

“我是格列佛·奎因。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很高兴见到你,”男孩说,“我是菲斯特·琼斯。”

“如果你告诉我你的地址,”格列佛说道,“我伯父回来后会联系你的。”

格列佛拿出了他的笔记本,打开了第一页,写下了来访者的名字。

“好吧。”菲斯特给了格列佛一个市中心的地址。

“现在,”格列佛一边说一边露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来找埃勒里·奎因吗?”

“福斯特船长过去曾是皇后区的警察。是他让我来的。他告诉我来找一位警官的儿子埃勒里,所以我就来了。”

“很好。”格列佛说道,记录下了这些信息。

“这是什么?”菲斯特问道,并怀疑地看着他,“你为什么把这些都写下来了?”

“埃勒里伯父让我为他所有的访客做记录,把所有事实都记在笔记本上。”

“为什么?”

“他回来以后会查看这些信息,然后决定是否要接这个案子。”

“哦,我这儿就有个案子给他。”

“好的,我的工作就是获取信息。告诉我这案子的内容,一定要如实相告。”格列佛把铅笔摆在了笔记本上等着男孩回答。

菲斯特沉思着,伸手拨弄自己的卷发。

“好吧。”他说,“事情是昨晚发生的。当时我正在A码头的一艘驳船里,拜访我的两个朋友——”

“拜访谁?”格列佛打断了他。

“福斯特船长和他的孙女佩奇。”

“他们住在A码头的一艘驳船里?”

“他们一直会住到船装满货。然后这艘船会去哈得孙河的某个地方。”

“继续。”格列佛点了下头,记下了这些信息。

“我离开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穿过大街,整个街区都是老房子,里面早已没人住了。这些房子大多被木板封上了。我沿着街区走的时候,突然在一家空仓库的窗子里看见了……”格列佛做记录时,菲斯特停了下来。

“然后?”

“就是那时候我看见了那个。”菲斯特说。

“看见了什么?”格列佛抬头问道。

“一个从太空来的怪物!”菲斯特嘶哑地说,他的声音里透出了恐惧,“我亲眼看见的,绝对是事实!它有着黑色的光滑的皮肤……在月光下发着光……和一双软软的大脚。还有……还有一只巨大的圆眼睛,就长在脸中央!”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