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二章 小狗

格列佛开始忙着在笔记本上做记录:

“看见太空怪物,光滑的黑色皮肤,一只圆眼睛在……”

随着一声轻微的扑通声,笔记本从格列佛手中掉了下来。格列佛张大嘴,一边傻站着,一边盯着自己空空的手。片刻后,他瞪起眼睛,激动地问道:“你看见了一个……什么?”

“一个太空怪物。”菲斯特固执地重复道。

格列佛停了下来,伸手摸索自己的笔记本,眼睛却还无法从男孩脸上移开。

“你……真的……看见了一个太空怪物?”

菲斯特指着自己的眼睛。“亲眼所见。”

格列佛摇摇头,把这记了下来。“你是在哪儿看见这个……呃,东西的?”

“在西街的一个空仓库里。正如我告诉你的,西街只有一边有房子,另一边是码头,中间则是高速公路,也就是西边高速。”

“你说,所有的房子都是空的?”

“有三个街区的房子几乎每一间都是废弃的。”菲斯特说道,“总之,我望进窗户,有月光洒在后门上。我在一瞬间看见了……那东西!它一定也看见我了。因为它跳了起来,躲进阴影处然后消失了。它非常快,我几乎看不清楚它的动作。”

“也许你……你是想象自己看到了这一切……”

“不可能。那里到处都是灰尘,你可以看见它的脚印。我敢打赌,脚印一定还在那儿!”

当格列佛把所有信息都记在笔记本上的时候,屋子里一片安静。

“你怎么知道它来自太空?”

菲斯特耸了耸肩。“你听说过地球上有这样的生物?”他反问道,“它一定是从别的星球来的。”

“这只是个人观点。”格列佛说,“我得尽量贴近事实。”

“你可以去那个空仓库亲眼看看那些脚印。”

格列佛把铅笔夹在笔记本上后,将笔记本插回后兜。他安静地想了一会儿。菲斯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在这儿等着。”格列佛终于打定了主意。

他走到门口,把头探出了走廊。

“巴特利夫人,”格列佛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出门了。我们什么时候吃晚饭?”

“七点。”管家在厨房回答说,“你可不能迟到。你祖父不喜欢等人。”

“我会按时回来的。”格列佛看了一眼菲斯特,“走吧。”

两个男孩沉默地坐电梯下了楼。到了街上,菲斯特说道:“我们要去下个拐角坐地铁。”

“好的。”

在上地铁前,他们都没再说过话。是菲斯特先开的口。

“你并不是一直都和埃勒里·奎因一起住的,对吧?”

“是的。只是在我父母去欧洲时,我们会一起住。我爸爸是个工程师。我们平常住在华盛顿。”

“就是有国会和总统的华盛顿?”

“对。”

“那你认识他吗?”

“谁?总统?”

“还能有谁?”

“关于总统,我知道得不比你多。我在游行时见过他一次。”

菲斯特皱起眉头。“不认识总统?但你们住在同一个地方!”他大摇其头,然后又突然改变话题,“奎因总督察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祖父。埃勒里·奎因是我伯父。”

“等你长大了,你打算做侦探吗?”

“我会像我爸爸一样做个工程师。你呢,菲斯特?”

两个男孩不得不抬高音量,以便在嘈杂的列车中听清彼此的话。

“我要去工作赚钱,读完高中以后上大学。我现在就在工作。”卷发男孩骄傲地说。

“一份真正的工作?”

“当然。一份暑假工作,和其他雇员一样有工作合同。我在格林尼治和西街附近的果蔬批发市场帮工。我就住在离那里几个街区的地方。工作并不辛苦。我只在早上工作……”

他们愉快地交谈起来,逐渐变得熟悉起来。当他们一起走出坚尼街地铁站的时候,觉得对方仿佛已经是相识多年的好友。

对格列佛这样一个刚到大城市的陌生人来说,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找到一个朋友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走过拥挤的街道时,他几乎没注意到匆匆赶路的人群。

他们终于到达了西街。菲斯特停了下来指出了地点。街道的一边是废弃的旧房子,窗子和门都被封上了木条。

高速公路的另一侧,码头在一条寂静、简陋的小路中若隐若现。高速公路上无尽的客车车流,正向相反的方向奔去。

一辆接一辆隆隆作响的重型卡车不断开过,碾压着路面。陌生而强烈的气味充斥在空气中,似由柏油沥青、腐烂的木柴和汽油混合而成。

太阳正位于码头后面,长长的影子爬过街道,一直蔓延到高速公路上,在西街上投射出一个浓烈的黑影。

“这边走。”菲斯特道。他向南边示意了一下。

他们沿着几乎是荒地的人行道走了几个街区后,菲斯特停下了。

“你看见这个还运营着的码头了吗?”他一边指向码头一边问道。

“看到了。怎么了?”

“那就是A码头。福斯特船长的驳船就系在那儿。看见那……东西的晚上,我从那儿穿过了街道。”

格列佛扫视了半圈他背后的一排建筑。

“你在哪个仓库看见它的?”

“我是在下一个码头——B码头的对面看见的。”菲斯特解释,“那里有个标识写着‘七海航运’。”

“我看见了。”

菲斯特向街区里面走去。“拐弯处的仓库是空的,第二间和第三间仓库也是空的。”他停顿了一下,向格列佛示意,“我是通过第四间仓库的窗户看到的。这个……”

这个建筑像是扁平的长方体,到处都是煤烟和污垢的痕迹。每个单元差不多四层楼高,都有一个凹进去的门洞通往地面仓库。

“这扇窗?”格列佛走上前去,盯着里面看。他看见他自己的脸映在窗玻璃上。窗户被涂黑了。“我看不见里面,菲斯特。”

“你看不见是什么意思?”菲斯特看了眼窗户,喘着气说,“嘿!有人把它涂黑了!”

“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菲斯特说道,“我无数次经过这个仓库。窗户从来没有被涂上过颜色!为什么只在昨晚之后就……”

“你错了,孩子!”一个粗哑的声音突然出现。一个高个子、宽肩膀的男人从门洞的阴影处走了出来。

“别告诉我是我错了,先生!”菲斯特厉声说道,转过身向这个男人走去,“我知道我看见了什么!”

“你肯定什么都没看见!”

尽管这是个暖和的夜晚,这个人依然穿着夹克衫,衣领竖起到下巴左右的位置。他戴着的遮住眼睛的帽子也盖住了大部分的脸。

“自从桑德罗的公司租了这个仓库以后,这扇窗户就是被涂黑的。”男人拖着脚步,转向两个男孩。

“昨晚这窗户是没有涂色的。”

男人走得更近了些。他的手在身体两侧僵硬地摆动,看起来又大又沉重。他的手指又长又粗,神经质地抽动着,好像正在抓住或者抓紧什么东西。他的手背上刺有罗盘形状的鲜红色刺青。

“你不属于这里。”男人的声音变得低沉,“如果我再抓到一次你在附近溜达……”男人向两个男孩挥舞他的大拳头,“你也许会受点伤。”

“你别吓唬我!”菲斯特的火暴脾气一点就着,“我就是透过这扇窗户看到里面的,我可没说谎!”

“你看到了什么?”

格列佛开始觉察到,男人被帽子掩盖住的脸上,一双冰冷、刻薄的眼睛正在凝视菲斯特。

“噢,这不重要。”格列佛快速地说道,拽着他的朋友的手臂,试图将他拽开,“我们只是有点好奇,先生。”

“是吗?好吧,去对别的东西好奇吧!”

“来吧,菲斯特。”格列佛对菲斯特低语道。

格列佛将他的朋友拽到了街道的拐角处。他们一离开男人的视线,菲斯特立刻转向格列佛。

“这家伙说我是骗子,格列佛!”

“去和他打一架也证明不了任何事。现在,我想看看脚印是不是还在仓库的地板上。”

“我们可以从仓库后面找一扇窗户往里看。”

“真的?怎么去仓库后面?”

“跟我来。”

他们在一所房子前面停住,这所房子的状况比西街的其他房子好一些。有几扇窗户是开着的,窗帘在温柔的晚风里轻轻飘荡。这所房子显然不是闲置的,它朝街的门是开着的。

“跟我来。”菲斯特说完后就进入了房间。

他们在又黑又长的玄关处摸索着走向房间的另一端。在那里,菲斯特打开了门,然后带着格列佛走进了后院。

这个地方堆满了破家具、旧床垫、箱子和生锈的铁罐,上面还挂着晾衣绳。后院的三边都围着木头栅栏,这些栅栏基本上就是在一些废弃的门上临时加固几根木头。

菲斯特指向临着西街的那一面栅栏。

“我们想去从街角数过来的第四座建筑,对吧?所以我们从这些栅栏穿过去。上吧!”

菲斯特跑了几步,一跃而起并抓住了一排栅栏的顶部。他单腿迈过栅栏,跨坐在上面。

格列佛学着他的样子,很快也坐在了菲斯特旁边。

菲斯特无声地跳了下来并穿过旁边的后院,再跃上对面的那排栅栏。格列佛也学着他跃上了栅栏。

他们又用同样的手段穿过了第二个院子。很快,他们坐在栅栏上,看着第三个院子。此时,菲斯特犹豫了。

“怎么了?”格列佛问道,“我们只要穿过这个院子,再爬上最后一排栅栏就行……”

菲斯特没有回答。他身体前倾,看了看自己下面的阴影。

“我……我想我看到了什么东西在那里动了一下。”他悄声说道。

“这些影子里有什么?”格列佛也跟着往下盯着看,“你看到了什么?”

“我不知道……”

“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搞清楚。”格列佛说,他从栅栏上跳了下去,“我不觉得……”一声低沉的吠叫声从栅栏下的黑影里传了出来。格列佛突然停了下来。

“是一只狗!”菲斯特也跳下了栅栏来到了自己朋友身边,“小心!”

场面安静了一会儿。然后,两个男孩喘着气往后退了一步,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只白色的小狗从黑影里钻了出来——它用后腿走路,前爪摊开着,似乎在欢迎他们。

“一只搞怪的狗!”格列佛惊呼。

“但它是怎么进到这个院子里的?又没人住在这里。”

格列佛蹲了下来,召唤这只狗过来。小狗将前爪放回到地面上,摇着尾巴小跑而来。

“它是只聪明的小狗狗!”格列佛环顾四周。这房子的后门半开着。“所以它知道进来的方法。”他指着门说道。

“好吧,它在这儿会饿坏的。”菲斯特说,“它一定是从西街误入了这所房子,然后就出不去了。让我们带它离开,把它放在大街上。”

门的铰链上足了油。菲斯特尝试着一拉,门顺利地弹了回去。两个男孩走进了一间黑暗的屋子,狗则跟在他们身后。他们已经进了仓库的后门。

“小心,这里相当黑。”格列佛提醒道。

“我能看清……”菲斯特刚要回答,屋子突然变得更黑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他飞快地跑向格列佛。

格列佛看了一眼后门。

门被关上了,完全隔绝了院子里的微光。

“你把门关上了?”

“怎么可能?”菲斯特悄声说,“我在你前面啊!”

“有人关上了门!”

两个男孩看着后门。此时,屋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他们快速地回过头来。

一道微弱模糊的光线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黑暗之中。这道光开始有了形状……形状就像一个被包裹着的人,飘浮在空中。

“格列佛!”菲斯特嘶哑地说,“你……你也看见了?”

“是的!”

这个魅影开始向两个男孩移动,无声地飘浮过来。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