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四章 沉默的守望者

对于突然打开的门,桑德罗看起来有点惊讶。他后退一步,冷冷地看着魔术师。然后他的目光从魔术师转移到两个男孩身上。

“我正要敲门。”桑德罗说。

“我知道。”梅林先生很快恢复过来,将手放在了头顶上,“但是你别想把我从这屋子里赶走!我不会把我的租契卖给你的!”

“我来是因为可能有麻烦……”桑德罗说道,一丝疑惑的表情出现在他脸上。

“走开!走开!”梅林先生向这个男人大力挥着手,“我不会再和你说话了!”

“这两个男孩是谁?”桑德罗问道,眼神流露出了怒气。

“是我的朋友们!你快点走开!”

桑德罗没再说什么,转身向停在人行道边上的一辆深蓝色轿车走去。手背上有刺青的男人瞪了两个男孩一眼,然后转身跟着桑德罗走了。他们钻进了车子里,然后车子开走了。

梅林先生面露喜色。“我把他吓走了。”他喊道,“幸好你们在我身边!”魔术师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他又说,“你们听到这个人说的了。‘可能有麻烦……’这当然是个威胁,但这不足以去警察局立案。他们会嘲笑我的。”

“我想,你必须搞到更多的证据。”格列佛表示同意。

梅林先生出人意料地轻笑一声,他的心情转变得很快。“嗯,孩子们,当麻烦出现时,我并不担心桑德罗和他的跟班。你们只管跑掉。我有个绝妙的主意,正好试试我研究出的一个新的魔术戏法。”

魔术师将两个男孩送到街上,关上了门。一秒钟以后,门又打开了。梅林先生探出了头。

“你们不会忘记再来拜访我的,对吗?”

“我们会来的……”格列佛回答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因为门又关上了,魔术师已经离去。

“好有个性的人!”菲斯特笑道。

“他很有趣。我喜欢他。”

“我也是。我想看他的更多魔术戏法。”菲斯特的视线扫过西街,最终落在码头上。“我们去驳船那儿看看吧。”

“今晚不行。我必须回家吃晚饭。如果我让祖父等太久,他会生气的……”

“明天怎么样?”

“明天可以。什么时间?”

“我会在午饭时分结束工作。之后我们在驳船那儿见。”

“A码头的驳船。”格列佛点头道,“午饭之后。就这么说定了。”

两个男孩沉默地穿过街道,走向地铁站。太阳正在下落,窄窄的街道上排列着脏兮兮的高楼,这一切被深深埋入了阴影之中。

距离地铁站还有一个街区的时候,格列佛停了下来然后宣布:“有联系!”

“啊?”菲斯特疑惑地看着他的朋友。

“我的意思是,你看见的太空怪物、梅林先生听见的诡异声音之间有联系……”格列佛解释道。

“哦,是吗?”菲斯特说,“说不定吧。”

“……还有埃勒里伯父要去调查的新奥尔良海滨发生的怪事肯定也和这件事有联系!”

“现在你把我搞糊涂了。”菲斯特说道,他挠了挠头,“那是什么?”

“在新奥尔良,人们报告在海滨发生了奇怪的事情……”格列佛突然停了下来。

“是什么事?”

“没什么。”格列佛答道,他想起了埃勒里·奎因的警告,“我刚才差点儿干了一件埃勒里伯父不让我干的事。”

“什么事?”

“说出自己的看法而不是事实。”格列佛说,“我的工作就是收集真实的信息——仅仅是事实。我不能违抗埃勒里伯父的命令!”

两个男孩在地铁入口处分了手,菲斯特转身退入冷寂、空荡荡的街道,而格列佛则下楼梯去赶地铁列车了。

刚跳上嘈杂的地铁列车,格列佛不由自主地开始思考这个奇怪的案件。他开始在心里思考一些用以描述案情的短句,准备晚些时候记到笔记本上去。

格列佛知道了哪些事实?菲斯特看见了一个被他称为太空怪物的东西。梅林先生听见了神秘的声音从同一所房子里传出,然后桑德罗试图强迫他搬走。菲斯特说在A码头的驳船上也能听见同样的奇怪声响。所以,这些事实构成了一条条线索,它们似乎和码头和大海有关。

然后,埃勒里伯父正在调查……

想到这里时,地铁列车到站了。格列佛就赶紧跳了出来。他狂奔回家,在听见他祖父不耐烦的声音的那一刻冲进了公寓。

“难道你没有告诉格列佛我们七点要吃饭吗,巴特利夫人?”

“如果你饿了,你可以先开始吃。”巴特利夫人反击道,“还有五分钟才到七点,再多等这么点时间,你还不至于饿死。”

“他胆子真大啊。”理查德·奎因嘟囔道。

“嗨,祖父。”格列佛一进餐厅就欢快地喊道,“我本该更早些回家的,祖父。只是那个太空怪物……”

“现在没关系了。坐下吧,格列佛。我饿坏了。”

“好的,祖父。”格列佛滑进自己的座位。

“嗯?”格列佛的祖父突然从自己的盘子里抬起头来,“你刚才说太空怪物?”

“是的,祖父。”

“什么太空怪物?”

“有个叫菲斯特·琼斯的孩子,他报告说他在海边看见了太空怪物。”

奎因总督察看起来有点困惑。“你去海边了?”

“是的,祖父,我去确认和收集信息了。”

“格列佛,你在说哪个案子?”

“菲斯特·琼斯带来的案子。他希望埃勒里伯父解决的案子。”

“谁又是这个菲斯特·琼斯?”

“住在A码头驳船里的福斯特船长派来的一个男孩……”

“艾本·福斯特船长?他过去是海湾消防处的处长,对吧?在那之前他是否还当过海员?”

“我不知道,祖父。总之,他认识你。”

“肯定的——他是我的老朋友。”理查德顿了下,思索着看了一会儿自己的孙子,然后说道,“把整件事从头告诉我吧。”

格列佛一边吃一边说话。他讲完的时候,饭也差不多吃完了。当男孩停止说话的时候,理查德正强忍着自己的笑意。

格列佛注意到了祖父的神情。“你不觉得这案子很有意思吗,祖父?”

“这需要埃勒里来决定。他会阅读你给他收集的这些信息。”

“但你怎么想呢?”

“我不觉得这案子有什么意思。”

“梅林先生被袭击了是怎么回事?”

“我敢说,那个叫桑德罗的人没有因为他破门而入把他送进监狱,已经算是很客气了。还有,你也不能再去爬栅栏了。”

“好的,祖父。”

吃完饭后,格列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关上门后,他在地板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今天发生的事件都记录在了笔记本上。让格列佛感到吃惊的是,他的记忆力居然非常出色,连一个小细节都没有忘记。格列佛还小心地只记下了所有事实,把所有的理论、猜测和意见都装了起来。

格列佛完成记录时,天已经很晚了。脱下衣服后,格列佛躺在了舒适的床上,顺手拿起了一本书。他拿起的是《画龙点睛》,是埃勒里伯父写的第一个解谜故事。

门被推开了一点,理查德把头探了进来。“还没睡吗?”他问道,“我来跟你道晚安。”

“晚安,祖父。”

看到格列佛手中的书后,理查德不禁莞尔。

“看埃勒里的书最容易让人入睡了。”理查德说,“晚安,格列佛。”

理查德说错了,格列佛看得十分入神,以至于他在深夜看完整本书后才进入梦乡。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叫醒了格列佛。

“起来吧,懒虫!”巴特利夫人喊道,“难道你要睡一整天吗?”

“天哪!”格列佛跳了起来,“现在几点了,巴特利夫人?”

“已经来不及吃早饭了。”巴特利夫人答道,“但如果你快点起床的话,你还能赶得上午饭!”

“我五分钟就出来,巴特利夫人。”

格列佛迅速地完成了脱睡衣、洗澡和穿衣等一系列动作。虽然他很饿,但他并不是因为想到食物才如此匆忙,而是因为他想到自己可能要赶不上和菲斯特说好的见面时间了。

在格列佛走进厨房时,巴特利夫人已经准备好了午饭。

“我现在去下城见菲斯特。”在吃完饭后,格列佛说,“但我肯定能够赶得上晚饭。”

“你必须要按时回来。”

“知道了,巴特利夫人。”格列佛一边说一边出门。

格列佛出了坚尼街时已经十二点多了。刚出来时,格列佛就被大批中午出来吃饭的人搞晕了。终于,格列佛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他开始跟着人群朝西边的码头走去。

格列佛快步来到了码头附近狭窄的街道。之后,格列佛放慢了脚步,开始仔细打量着四周。一箱箱水果和蔬菜被人从街边停着的巨大的卡车上卸了下来。格列佛可以闻到橘子、卷心菜和洋葱的味道。格列佛还可以肯定,附近有人在煮咖啡。

格列佛本想在这里多花点时间,但他已经晚了。菲斯特肯定在等他。好吧,以后再来这里细细品味这奇特、拥挤、充满食物的街道吧,格列佛想道。

格列佛很快穿过了华盛顿街。想到西街就在前面,格列佛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但就在格列佛来到街角时,他身边传来了一阵嘘声。

“嘿!格列佛!看这里!”

菲斯特就站在一个空着的店铺门口。

“怎么了?”格列佛走到了菲斯特的身边。

“桑德罗和他的跟班就在附近。”

菲斯特让格列佛跟着自己走到了墙壁后。

“你看那儿。”

让身体贴在墙面上后,格列佛把头探了出去。不远处停着一辆深蓝色的轿车。桑德罗和手背有刺青的男人就坐在车里。他们都紧紧地盯着后视镜。

格列佛看了看四周的街道。梅林先生家门口停了一辆卡车,两个男人正在往下搬运长方形的木质箱子。箱子看上去非常重,两个男人搬得非常吃力。

梅林先生站在街旁,他跑来跑去,一边疯狂地挥动着自己的胳膊,一边指挥着搬箱子的两个男人。

“这就是他说要从仓库搬来的道具。”格列佛把头缩了回来,“为什么桑德罗会对他感兴趣?”

“不止桑德罗对他感兴趣。”菲斯特说,“看那边高速路的下方。”

格列佛又把头探了出来。这一次他望向了斜对着自己的方向。一开始,格列佛只能看到几辆大卡车在路上奔驰,以及几个码头工人站在B码头开着的大门附近。

突然,格列佛发现高速路下面有一个影子略微动了一下。有一个男人改变了自己的姿势,这让他在瞬间内出现在了阳光下。格列佛清楚地看到了这个男人的外表。

这是一个高瘦的男人。他把双臂交叉放在胸前,头则抬得高高的。男人的脸细长,眼睛深陷在眼眶中。他聚精会神地看着梅林先生。

这是一副奇怪的、类似骷髅的面孔。格列佛哆嗦了一下,再次把身子缩了回来。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