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五章 河边一夜

格列佛把身体紧贴在墙面上,但刚才他看到的那副令人惊恐的骷髅般的面孔还是深深地烙在了他的脑海里。

“我一开始也很害怕。”菲斯特表示。

“他是谁?”

“我也不知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就在了。”

“梅林先生知道有人在监视他吗?”

“或许知道吧。但不论如何,我们都该通知他一声。”

两个男孩继续等待着。终于,不远处传来了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片刻后,桑德罗的深蓝色轿车向住宅区的方向开去了。

“我们现在去见梅林先生吧。”菲斯特从藏身处走了出来。

格列佛看到,魔术师已经指挥着两个工人快干完活儿了。

“明天我们还有些东西要给你送来,梅林先生。”看到两个男孩走过来后,一个工人说道。

“先生们,谢谢你们!这样我的工作马上就可以开展了!”

此时,梅林先生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在两个工人的注视下,他跳了起来,同时把脚跟并在了一起。在他落地后,他伸出了手。

“这是给你们的!”梅林先生一边对工人说,一边打了个响指。

梅林先生的双手中分别出现了一根雪茄。

“啊!”一个工人惊呼道,“你是怎么让它们出现的?”

梅林先生笑了:“空中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我一伸手就能摸到我想要的东西!”

两个工人接过雪茄后离开了。看到卡车开走后,魔术师转向了两个男孩。

“我也为你们准备了一些东西。”梅林先生表示。

在梅林先生再次打了个响指后,他的双手中又分别出现了一根雪茄。他把雪茄分别给了格列佛和菲斯特。

“我们不吸烟……”菲斯特说。

“啊!”梅林先生笑了,“你们还太年轻!”

扑哧一声后,雪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巨大的红色棒棒糖。

格列佛和菲斯特伸手拿棒棒糖时,只听又是扑哧一声,之后棒棒糖就消失了。两个男孩愣愣地看着梅林先生空着的小胖手。

“你们的年纪已经太大了,棒棒糖不适合你们!”梅林先生说,“不如换成冰激凌吧?我可以召唤一个精灵,让他带一些冰激凌来。”

“好啊!”菲斯特迅速地答道,他想看看梅林先生到底还有多少把戏,“但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告诉你,刚才桑德罗一直在监视你……”

“我知道。”梅林先生笑道,“我看到他把车停到了这附近。”

“你不担心吗?”格列佛问道。

“一点也不担心,孩子!一点也不担心!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让我们进屋去,在那里我说不定能够凭空变出一些冰激凌来……”

“那另外那个监视你的人呢?”

梅林先生猛地停下了脚步。他用惊异的目光看了下格列佛。

“什么另外的人?”

“就是那里的那个人……”格列佛望向了高速路,但他只能看到那里一片黑影,“他就站在那边的柱子后面。他一直在盯着你。”

魔术师的脸色变得惨白。梅林先生眼中的欢乐被恐惧替代了。

“天哪!”梅林先生小声道,“有人在监视我!”他看着格列佛问道,“他长什么样子?”

“高瘦身材。”格列佛答道,“他的面孔很奇怪……看起来好像……对,就好像骷髅!”

梅林先生恐惧地打量了下四周。突然,他转过身来,快速地冲入屋内,然后重重地撞上了门。

被梅林先生的突然举动吓到了的两个男孩愣愣地看着他。

“他怎么了?”菲斯特问道。

“或许他认识那个男人。”

“他很害怕。”菲斯特若有所思,“你应该也会把这些信息记下来,对吧?”

“我只会记录梅林先生感到恐惧这一事实。”格列佛说,“他可能认识那个男人是我的看法,不是事实。”

“好吧,你来决定什么是事实。”菲斯特说,“我来为你寻找和案件相关的信息。现在,我们去驳船和佩奇聊聊吧。”

两个男孩先是回到了刚才自己的藏身之处,然后在红绿灯变成绿色时迅速地过了街。

B码头就在梅林先生住所的正对面。B码头是一处古老的木质建筑,它上面的绿色油漆已经有很多都脱落了。在一扇足够卡车通行的大门前,一块破旧的牌子上写着:

七海航运

不得入内

看到两个男孩走过来,B码头的看门人好奇地打量了他们一番。格列佛可以看到,在码头的中间地带,有一些人正在忙碌地摆弄着一块沉重的木板。

“快点吧。”菲斯特对落后的格列佛不耐烦地说,“我们的目标还在前面。”

两个码头之间有一片空地,而河水可以直接冲到空地的堤岸。格列佛看了眼河水。水击打着堤岸,激起一片片浪花。

一阵清风带来了凉爽的感觉和盐水的味道。在哈得孙河的远方,格列佛可以看到新泽西州的河岸。一条拖船逆水停在上游,在其身后拖着一条条驳船。

“佩奇的驳船就在那边。”菲斯特说。他停下脚步,等了下格列佛。

来到菲斯特身边后,格列佛看了眼A码头。和在西街附近有着巨大仓库的码头不同,A码头是个开放的码头。码头的中间有一艘老式的黑色驳船在水面上起伏。这条首尾都呈圆形的驳船在船尾处有一个舱面小屋。白色小屋看起来很精致,它有着红边窗户,窗台上还摆着不少花。

“船上其实挺好的。”菲斯特带着格列佛来到了码头。

他们踩着码头和船之间厚厚的木板走上了船。靠近驳船时,菲斯特直接跳上了甲板。格列佛也学着他跳了上去。

“你好,佩奇!”菲斯特喊道。

一个穿着蓝色牛仔裤和绿色上衣的消瘦的女孩从小屋里走了出来。

“你好,菲斯特。你带来的人是谁?”

“是我的朋友,格列佛·奎因。”

“欢迎上船。”女孩道。

“你好。”格列佛害羞地说道。

“菲斯特告诉我,说你会来调查噪声的事情。”佩奇说。她有着雀斑的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了羞涩的笑容。佩奇用鲜绿色的带子把红色头发系在了脑后,带子的颜色和她眼睛的颜色一模一样。“实际上,我觉得这些噪声就是从水底传来的。你们想喝一点柠檬水吗?”

在得到格列佛的回答前,佩奇就回到了小屋中。菲斯特和格列佛坐在了甲板的椅子上。

小屋中有一个通道可以通往船身。片刻后,佩奇端着一个盘子从狭窄的小道中走了出来。盘子上放着一壶水和三个巨大的杯子。

“你能为我描述一下噪声吗?”格列佛接过一杯柠檬水后说道。

“一开始我只听到了金属碰撞到什么的声音。”佩奇皱了下鼻子,若有所思地说道,“仿佛是镐击中石头的声音。但最近两夜声音越来越大了。”

“噪声出现多长时间了?”

“我们来到这里后就有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吧。”

“你能告诉我噪声具体来自什么方位吗?或许它只不过是来自临街的噪声?”格列佛想起了桑德罗的房子。

佩奇摇了摇头:“就是从水里传出来的。我把耳朵贴在甲板上时,就能把噪声听得更清楚。”

“水本身是不会发出声音的,至少不是这样的声音。”格列佛有些疑惑。虽然他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还是把笔记本拿了出来并记下了这些信息。

“我就知道这些。”佩奇说,“你自己也可以试着来听下噪声。”

“这是个好主意。”菲斯特快速插嘴道,“格列佛,要不你今天就睡在驳船上吧?”

“我不确定这是个好主意……”

“没关系。”佩奇说,“船里空间大得很。我和祖父都有自己的房间。”

“我们可以睡在舱面上。”菲斯特说,“这会很有趣的。”

在舱面上度过愉快的一夜这个主意让格列佛很心动。在他看来,这甚至能够与和埃勒里伯父一起度假媲美。

“我需要得到祖父的同意。”格列佛说。他的声音中透露出难以掩盖的兴奋。

“我也需要问一下我妈妈。”菲斯特说,“她应该会同意的。当然,前提是你允许我在这里过夜。”菲斯特转过头对佩奇说。

“当然没问题。”佩奇笑说,“别磨蹭了,快去问你妈妈吧!”

“好的!”菲斯特站了起来,“今晚见,佩奇!”

两个男孩沿着位于船身中部的狭窄的甲板回到了码头上。很快,他们回到了西街。

天已经有点晚了,路上的车明显比之前多了很多。等红绿灯变绿后,他们快速穿过了马路。

梅林先生的房子一片沉静,房门也紧闭着。

“这栋房子看起来几乎没有住户。”格列佛经过房子时评论道。

格列佛和菲斯特在街道的拐角处分开了。

“今晚见,格列佛。”菲斯特说,“记得带着牙刷和泳裤。”

“泳裤?”

“对!说不定我们明早会在河里游泳呢。”

菲斯特笑着对格列佛眨了下眼睛后走了。格列佛赶到了地铁并回到了住宅区。回到家后,格列佛发现自己回来得太早了。理查德还在警察局总部没有回来。

“你只能慢慢等他回来。”巴特利夫人说,“晚饭的时间还是七点。到时候你祖父也应该回到家了。”

格列佛在等待祖父的过程中拿出了笔记本。他很快记下了许多信息。实际上,他记录的信息量之多让他自己都有些吃惊。

从头阅读了所有线索后,格列佛完全被这个案件迷住了。他甚至都没有听到自己房间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格列佛,晚饭已经准备好了。”理查德站在门口笑道,“我们还有一位客人:威莱警官。”

理查德和格列佛手拉着手,一起从通道朝饭桌走去。

“我们今晚还需要回总部去。”理查德说,“对不起,今晚你只能自己一个人待在家了……”

格列佛找到了让祖父允许自己去驳船过夜的绝佳机会。他们来到饭桌旁后,在那里等他们的威莱警官正好听见了格列佛向祖父请求的最后一段话。

身材魁梧的威莱警官已经坐下了,此刻他抬起了头。

“在驳船上过夜?”威莱警官重复道,“我小时候是在西区长大的,当时我们也经常在驳船上过夜。”

“你是土生土长的纽约人。”理查德坐下后道,“格列佛不是。我并不确定……”

“驳船上还有福斯特船长。”格列佛说。

“他是个很好的人。”理查德说。思考了片刻后,理查德做出了决定:“去吧。”

“啊,谢谢你,祖父!”

“我和威莱会开车把你送到码头。”

“好的,祖父。”

当他们驾车沿着西区高速路向南行驶时,威莱警官还在回忆他小时候在纽约西区的成长经历。

“当时,那里是个很荒凉的地方。”威莱警官表示,“夏天时,我们很多孩子会一起带着毯子在码头过夜。只要不下雨,我们都能安稳地睡个好觉。”

他们在坚尼街下了高速路,然后沿着西街来到了A码头。威莱把车开到了码头尽头。

“小心点,格列佛。”理查德对拿着小型睡袋下车的格列佛说,“明天早点回家。”

“好的,祖父。”

“替我向福斯特船长问好。”

“我会的。”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