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六章 奇怪的东西

艾本·福斯特船长身材高大、性格温和。他鲜红的头发中夹杂着一丝灰白,嘴巴上有着海象般的胡子。福斯特船长手叉着腰,嘴里叼着黑色烟斗,稳稳地站在甲板上。格列佛看到福斯特船长一直都在看着自己。

“喂,孩子。”福斯特船长用洪亮的声音问道,“你在找什么?”

“这是福斯特船长的驳船吗?”

“是的,我就是福斯特船长。你是谁?”

“格列佛·奎因,先生。佩奇……佩奇在这里吗?”

“在。上船吧。佩奇在里面和菲斯特一起洗碗呢。”看到格列佛上船后,福斯特船长继续说:“我们在等你。”

“祖父允许我在这里过夜……”

“那个旱鸭子最近怎么样?为什么他不过来跟我打声招呼?”

“他有点事,必须尽快赶到总部去。”

“真的吗?好吧,格列佛,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会一点儿,先生。”

“嗯……跳棋呢?”

“这个我更擅长一些。”

“我需要一个水平高一些的对手。我可不想毫不费力地获胜。和一个水平相当的对手比拼能够让自己进步。”

佩奇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是格列佛来了吗,祖父?”

“是的。”福斯特船长答道。

“我和菲斯特马上上来。”

福斯特船长拿出了口中的烟斗,用它指了指一把椅子。“坐吧。”

格列佛坐下后说道:“祖父让我替他向你问好。”

“总督察先生还好吧?”

“还好,先生。今年我和他,以及埃勒里伯父一起住。”

福斯特船长突然轻声笑了出来:“没想到菲斯特真的会因为一个太空怪物而去找你的埃勒里伯父。”

“但是,是你推荐他去找埃勒里伯父的。”

“的确是这样。但我可没有想过菲斯特会去打扰总督察先生。对了,他准备什么时候退休呢?或者,他根本就不想退休吧,他太热爱自己的工作了。”

“你也一样吧?”佩奇拿着一把吉他走了出来,“实际上,你已经退休了,但每个夏天你都会选择在驳船上当船长。你可骗不了我,祖父。你就是想再次体验在水上漂荡的感觉。”

“说得对,佩奇,说得对。现在给我们唱一首歌好不好?”

作为回答,佩奇拨动了吉他的弦。

此时,菲斯特也已经走了出来并坐在了甲板上。

继续拨动了几根弦后,佩奇开始用低沉动听的声音唱道:

我有一头小毛驴,它的名字叫索尔,

沿着伊利运河走十五英里

它工作认真,也是一个好朋友,

沿着伊利运河走十五英里……

格列佛突然发觉天已经黑了,河面上的微风已经消失了。他们四周只有不断温柔地冲击着驳船的波浪。

河对岸的新泽西州可谓灯火通明,河面上还有几艘慢船,水面上满是这些船上明亮玻璃的倒影。佩奇似乎对很多歌曲都了如指掌。当她唱到一首大家都熟悉的歌曲时,格列佛、菲斯特和福斯特船长也唱了起来。

过了很久后,福斯特船长斜过身子,然后用烟斗敲了下甲板。

“该睡觉了。”福斯特船长表示,“至少我该睡觉了。”

菲斯特打了个哈欠。“我也想睡觉了。”他表示,“明早我还要早点起床去打工呢。”

佩奇把吉他拿回了舱里。再次出现时,佩奇手中多了两个枕头和几床被褥。

“舱里有足够的空间让你们休息。”佩奇说,“你们是想到舱里还是在舱面上睡?”

“舱面上。”菲斯特答道。

他拿过两床被褥,把一床被褥铺在了小屋的地板上,然后把枕头放在了靠里面的一侧。

格列佛学着他也准备好了自己休息的地方。

“晚安。”福斯特船长进入了舱内。

佩奇在小屋里又停留了一会儿。

“噪声会在午夜时分开始出现。”她小声说,“到时我也会回到舱面上来。晚安。”

“晚安。”

现在,舱面上只剩下菲斯特和格列佛了。他们躺在被子上,枕着枕头,直视着天空。

布满星星的天空、寂静的环境,以及略微摆动的驳船让格列佛感到十分激动。他从未像今夜一样和陌生人在陌生的地方过夜。当然,现在他已经不再觉得菲斯特是一个陌生人了,佩奇也不再是陌生人。实际上,就连福斯特船长也仿佛是一位和格列佛一家相熟的老朋友……

格列佛困了。菲斯特已经睡得很香了。现在,格列佛已经完全把这次行动的目的——收集关于神秘的“太空怪物”的信息(如果太空怪物确实存在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在驳船上躺着真是太舒服了,这里是如此的安静……很快,格列佛睡着了。

格列佛感到有人在摇晃自己的肩膀。他一下子醒了,然后坐了起来。佩奇就在他身边,她把手指放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格列佛!”

“怎么了?”

“听,是那个噪声……”

格列佛仔细聆听着。砰砰的声音听起来很模糊,仿佛是从远方传来的。

“你听到了吗?”菲斯特说,他借着明亮的月光看了下四周,“这个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把耳朵贴在甲板上。”佩奇道。

格列佛按照她说的做了。声音更大、更清晰了。

同样把耳朵贴在甲板上的菲斯特说:“声音就是从驳船下方传来的。”

“水里的声音能传到很远的地方去。这个声音的来源可能离我们很远。”格列佛看了眼佩奇,“从街上能听到这个声音吗?”

“我不知道。”

格列佛穿上了鞋。为了能够随时上岸,他一直没有脱衣服。

“你要去哪里?”

“去看这噪声究竟是从哪里传来的。”

“可能是桑德罗的房子。”菲斯特说,“我们去那里看看怎么样?”

借着曼哈顿天空的夜光,两个男孩走向了码头。佩奇也跟上了他们。

“我也要去。”

“不,你最好留在这里。”格列佛说。

月光下佩奇的眼睛露出了怒火。

“格列佛·奎因,不要因为我是女孩就认为我无法成为一名称职的侦探。”

“我也不是侦探。我只不过在为我的伯父收集信息。他才是侦探。”

“好吧,那我也要跟你们一起收集信息!”佩奇坚决地说,“不要阻止我!”

格列佛无助地看了菲斯特一眼,但菲斯特只是笑了笑,然后耸了耸肩。

“好吧,那你跟我们一起来吧。”格列佛终于说。

黑暗的西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在桑德罗房子的门前,他们停下了脚步。格列佛等三个人一起仔细聆听着,但这里一点动静也没有。如果不是神秘的噪声已经消失了,那么就是他们走错方向了。沿着街道来到梅林先生的门前,他们发现这里也是一片寂静。

“好吧,所以噪声不是从桑德罗的房子传来的,我们可以确认这一点了。”格列佛说,“说不定噪声是从某个码头传来的。”

“或者从水下传来的。”菲斯特说。虽然天气很暖和,但他还是在哆嗦。

“你是说河里或许躲着一艘潜艇或太空船吗?”格列佛问道。

“等你把所有的信息都记录在笔记本上后,我们再回头来看看我的想法。看看到时候你是不是还会嘲笑我。”

“我们先回去吧。”格列佛领着两个朋友沿着西街走了回去。

B码头的大门已经关上了,但在大门旁边有一个通向一间狭小办公室的小门。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一个男人从门中走了出来。

“这么晚了,你们这些小孩在做什么?”男人穿了一身和警服相似的制服,但他身上没有警徽,“哦,你是那个住在A码头的驳船上的女孩。”在看到佩奇后,男人补充道。

“我是佩奇·福斯特,他们是我的朋友,格列佛和菲斯特……”

“我是这里的守夜人,我叫莱恩。这么晚了,你们不该在外面走来走去……”

“我们听到了奇怪的噪声。”格列佛说,“所以想出来看看噪声究竟是从哪里传来的。”

男人点点头。“我知道你说的噪声。我来到这个码头已经一个星期了。我每晚都会听到这种噪声。”

“你知道噪声是从哪里传来的吗?”格列佛问道。

“有时候我觉得噪声就是从我脚下传来的,但这下面其实什么都没有。我已经查看过了。”

“我们在驳船上也听到了噪声。”佩奇道。

“我不知道它是从哪里传来的,而且它听起来很奇怪。”莱恩摘下了帽子,挠了挠头,“一开始我以为是老鼠,但是工人刚刚把木板换过,这可能会让老鼠的窝整个被端掉……”

“那你现在不这么认为了?”格列佛问道。

“对。”莱恩摇了摇头,“噪声听上去仿佛是锤子发出的声音,老鼠可不会使用锤子。”

“我们能在码头上转转吗?”格列佛问道。

“这里什么也没有。”莱恩让开了通往码头的小道,然后跟着三个孩子走进了码头,“货物要再过几天才会送来。”

“我们现在能进去吗?”

“当然,但你们一定要小心。工人们换下的旧木板有些就堆在码头四周。不要被它们绊倒。”

“谢谢你的提醒,莱恩先生。”

格列佛走了进去。在厚厚的木板上,他发出的脚步声很大。菲斯特和佩奇跟在了格列佛的身后。这是一个巨大的仓库,高高的屋顶上悬着的几个裸露在外的巨大灯泡稍稍照亮了仓库内部。仓库里充满了回声和其他奇怪的声音。

走了一半后,格列佛等人看到旧木板开始逐渐被新木板所替代。仓库四周还有一些东倒西歪的木料。

仓库的两侧是两扇巨大的滑门。它们都是开着的,格列佛可以看到外面黑色的河面。他走到了一扇门旁,看了看外面。

“为什么这些门是开着的?”菲斯特和佩奇跟上来后,格列佛问道。他可以看到另一侧码头旁福斯特船长的驳船。在月光下,黑色的驳船附近一片寂静。

“这样工人才能把货物从船上搬到仓库里。”菲斯特解释道。他抬起了头,仔细聆听着。“我能在这里听到噪声。这里的声音比驳船上还要大。”

格列佛点了点头。他跪了下来,把耳朵贴在了地面的木板上。

“声音很大。”格列佛小声说,“仿佛是从我们正下方传来的。”

格列佛走到一扇门旁,看了看水面。

“另一侧有个木质爬梯。”菲斯特说,“爬梯就在柱子上。我们可以爬下去,查看码头下面的情况。”

“莱恩先生已经尝试过这么做了。”佩奇有些不安,“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我必须亲自下去看看。”格列佛说。他走到了另一侧。“爬梯在哪里?”他问了下和他一起走过来的菲斯特。

“就在那里的某个地方。”

佩奇也跟了过来。“我可什么也没有看到……”

突然,佩奇惊呼了一声。她勉强忍住了想要尖叫的冲动。

“怎么了?”格列佛迅速地看了她一眼。

佩奇的眼中充满了恐惧。她指向了某个地方,完全说不出话来。

格列佛转过了身。

有什么东西在水面上滑过。它看上去是黑色而闪光的,而且异常安静。

它在水面上待了片刻,然后无声无息地潜入了水中。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