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七章 神秘的承诺

格列佛感到自己头皮发麻、身体发冷。他靠在码头的墙上,企图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格列佛盯着黑暗的水面,仿佛在等待刚才他看到的东西再次出现。

在月光下,除了闪亮的波浪和偶尔几个无声无息出现的气泡之外,什么也没有。

在格列佛身边的佩奇嘟囔道:“那……那是什么?”

菲斯特用紧张的语气答道:“就是我在桑德罗的房子透过玻璃看到的东西!就是那个来自太空的怪物!”

从他们身后传来了奔跑的脚步声。片刻后,莱恩出现了。

“发生了什么?”守夜人问道,“我好像听到了尖叫声。”

“水里有什么东西。”佩奇说,“我被吓到了。”

“一个黑色的东西,还发着光,看起来好像海豹?”

格列佛转过身:“所以你也见过它?”

莱恩把手放在了眼镜上。“它只是快速地从我眼前闪了一下。我还以为那不过是幻觉。一个人独自在这里过夜,水面上的月光又那么奇特——这很可能会让人看到并不存在的东西。”

“它的确存在,莱恩先生。我们都看到了。”

“这是一个格列佛可以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来的事实!”菲斯特说。

“看来我必须让自己更清醒。”莱恩说,“如果这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必须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如果你真的找到了真相,你会怎么办?”格列佛问道。

“啊,那我肯定会报警啊。”

守夜人转过了身,并做出了让三个孩子跟上他的手势。他带着三个孩子走出了码头。

“已经很晚了。再过一会儿天就该亮了。”回到街上后,莱恩说。

格列佛和他的朋友说:“晚安,莱恩先生。”

“晚安。”

在走回驳船的路上,格列佛等人的内心都感到隐隐的恐惧。上船后,佩奇回到了小屋中,而格列佛和菲斯特则一言不发地躺在了甲板上。

格列佛翻来覆去很久才终于睡着。在那之前,他的脑海中充满了自己收集的各种各样的线索。

格列佛可以想象埃勒里伯父在听完自己的汇报后,笑着对自己说:“纽约是个很大的城市。这里有几百万人,很多人都在干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你认为这些线索奇怪而神秘,就是因为你对很多纽约人的生活一无所知……”

对,埃勒里伯父肯定会这样说,格列佛想道。在格列佛入睡前,他想通了一件事:自己一定要找到整件事背后的真相,然后再向埃勒里伯父汇报。

早上,菲斯特率先起了床。他收拾甲板上的被褥时发出的轻微动静惊醒了格列佛。

“接着睡吧,格列佛。我现在要去上班了。”

格列佛坐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回来?”

天刚刚亮,还有点灰蒙蒙的。在曼哈顿的另一侧,太阳刚刚升起,但阳光几乎完全被那里的高楼大厦遮挡了。

“我十二点左右就完事了,然后我就会回到这里。到时你还会在这里吗?”

“我想在这里再住一两晚。”

“你可以问问佩奇。他们应该会很欢迎你的。”

“好的,但在那之前我需要先说服我的祖父。”

“好的,那晚点见。”

挥了挥手后,菲斯特离开了。格列佛又坐了几分钟后,拿出笔记本,开始记录昨晚的经历。

写着写着,格列佛突然闻到了一股浓厚的烤培根的味道。格列佛抬起头看到佩奇正站在他面前低头看着他,佩奇对他露出了调皮的笑容。

“哦!早上好,佩奇。”

“想吃早饭吗?”

格列佛跳了起来。“我快饿死了,给我一头熊我都能吃下去……”

“在船上,我们一般会说能吃掉一整头鲸鱼。”佩奇笑道。

“好的,那现在给我一头鲸鱼我都能吃下去。”

“舱里有折叠桌椅。”佩奇说,“把它们拿出来吧。今天我们可以在甲板上吃早饭。”

佩奇回到了舱里。格列佛准备桌椅时,佩奇拿来了一个很大的托盘,上面有煎蛋、培根、牛奶和烤好的面包。她身后的福斯特船长则拿着一壶咖啡。

“马上就要热起来了。”船长在坐下时一直盯着灰蒙蒙的天空,“我们最好能够尽快把货物搬到驳船上,然后把船驶向上游。”

吃完早饭后,他们继续坐在甲板上,看着海滩逐渐苏醒过来。在河上,拖着沉重驳船的拖船开始出现。在下游,货轮开始出海。西街上,卡车开始出现。码头上,一群工人走了过去,开始在各个码头做开工的准备。

“我最喜欢凌晨的码头了。”佩奇说,“空气是那么清新。过一会儿这里就会变得炎热,而且到处都是灰尘和尾气。”

坐在甲板上的三个人静静地享受河面上吹来的清风。就在此时,一辆汽车停在了码头前。

“有人来了。”福斯特船长朝码头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嘴中的黑色烟斗指向了那里,“是找你的,格列佛。”

理查德和威莱警官下了车。他们好奇地打量了下四周,然后走向了驳船。福斯特船长站了起来,等待着他们。

“你一点都没变。”福斯特船长在和两人握手后对理查德说。

“你也没变,你这个顽固的家伙。”理查德笑道,“我的孙子没给你添麻烦吧?”

“一点也没有。”福斯特船长把佩奇介绍给两个人,然后补充道,“在我们去上游前,格列佛可以一直留在这里。”

“你觉得这里怎么样?”理查德问自己高瘦的孙子。

“这还用问吗?”威莱警官道,“所有的男孩子都会喜欢在户外过夜。在我小时候……”

“现在不是说老皇历的时候,威莱。”

威莱警官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应该早就讲过这个故事了吧。”

“讲过很多遍。”

“祖父,我今晚还想在这里过夜。”格列佛道。

“这……”理查德看上去有些疑虑。

“同意他的请求吧,总督察先生。求你了。”佩奇哀求道。

“我可不想让格列佛打扰你们……”

“完全没有。”福斯特船长道。

“那——好吧。”

“啊!太谢谢你了,祖父!我可以在这里再为埃勒里伯父收集一些信息……”

“你高兴就好,孩子。”理查德转头对福斯特船长说,“我们要回总部了,我们来这里就是想看看格列佛怎么样,然后跟你打声招呼。”

“你能带我一程吗?我要去驳船公司的办公室,确认我们下一批货物什么时候到。”

“没问题,船长,跟我们来吧。”

“我马上就来。”福斯特船长进入了小屋。

“你喜欢在水上生活吗,佩奇?”理查德问道。

“非常喜欢,这应该是过暑假的最佳方式了。”

在理查德和佩奇交谈之际,格列佛把威莱警官拉到了一旁。

“我需要你的帮助,警官。”

“哦!什么样的帮助?”

“关于对面街道上建筑的信息。其中一栋房子租给了桑德罗出口公司。那个叫桑德罗的男人想把隔壁的梅林先生赶走,这样他就可以占有那两栋房子了。”

威莱警官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如果梅林先生已经租下了房子,桑德罗应该无法把他赶走。”

“你能帮我去调查一下吗?说不定租契上有什么重要的信息——”

“我可以给房东打电话问问。”威莱警官说,“他们可能会让我不要多管闲事……也可能会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我。我去问问吧。”

“谢谢你,警官。”

福斯特船长走了出来,他手里拿了个沉重的公文包。“我准备好了。”他表示。

“你好好照顾自己,格列佛。我明天再来看你。”三个人开始向车走去时,理查德回头喊道。

佩奇把所有的盘子都放到了一起。“我该做些家务了。”

“我来帮你吧,佩奇。”

“你本来就该帮我。”佩奇快速地答道,“要不你来洗碗?我可以去叠被子和清理下面的房间。”

“没问题。”

楼下的房间狭小但温馨。走到通道尽头时,端着盘子的格列佛看到了一个水池。水池旁是一个炉子和一个小冰箱。通道的两侧是佩奇和福斯特船长的卧室。

时间飞快地过去了。佩奇一边唱歌一边工作着。格列佛轻声哼着曲子,他第一次发现,连洗碗——包括洗最油腻的煎锅——都可以这么有趣。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已经完成了全部的工作。

“我再去清理上面。”佩奇一边走,一边说道,“那里面总是有很多尘土。”

“如果我帮你的话,我们能够更快地把所有的活儿做完的。”

“你已经很辛苦了。”佩奇说,她看了眼窗户,“有人来找你了。应该是你那位魔术师朋友。”

梅林先生已经走上了码头,在他身边的是跳来跳去的班乔。看到格列佛把头伸出小屋后,他挥了挥手。

“格列佛!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早上好,梅林先生。我昨晚就是在驳船上过的夜。”

“真的吗?”魔术师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四周。

格列佛跳上了码头。他蹲下了身子,摸了摸班乔。小狗摇着尾巴,围着格列佛跑来跑去。

“它还认识我。”

“当然。”梅林先生很自豪,“班乔是不会忘记它的朋友的。”

“这让我很高兴。”

“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朋友,而且我永远遵守诺言。昨天我说我会给你冰激凌,然后突然去忙别的事了。”

“对。”

“我是一个遵守诺言的人。”梅林先生举起了双手,“看仔细点。我的袖子里什么也没有……”

“等一下。”格列佛笑着阻止了他,“你还说你在给我冰激凌时不会玩把戏。”

“我好像的确这么说过。”梅林先生有些失望,“现在来我家吃冰激凌吧。”

“要不我们等菲斯特回来吧,梅林先生。”格列佛说,“还有,我希望佩奇也能加入我们……”

“那就是佩奇吗?他们都能来最好,这样派对就热闹了。没有成年人,只有我们几个,对吧?”他转过头,跳了几个奇怪的舞步,然后停了下来并回到格列佛身边,“你昨晚看到那个男人了吗?或者昨晚有其他奇怪的事情发生吗?”

“我没有看到那个男人。”想起昨晚的事件,格列佛皱了皱眉。

梅林先生敏锐地发现了格列佛表情上的变化。

“哦!天哪!你的声音告诉我,昨晚的确发生了什么事。”

“是的。”格列佛把昨晚发生的事情简要地告诉了梅林先生,并且告诉了他莱恩先生答应会对码头多加注意。

“天哪!天哪!”梅林先生担心地摇了摇头,“晚上太危险了。你们不该去码头。”

“我们没想到码头会很危险,我们只是想去看看噪声究竟是怎么来的。”格列佛耸了耸肩,“如果莱恩先生发现了什么可疑的事情的话,他会立即报警的。”

“这是个好主意。”梅林先生说,“今天还会有车来送我的道具,我必须走了。来,班乔!”

梅林先生打了个响指,然后带着班乔向西街的方向走去。班乔对格列佛叫了几声,摇了摇尾巴,然后追上了梅林先生。

格列佛看到梅林先生在诸多车辆中不断躲闪挪移。街道上充满了喇叭声、急刹车声和卡车司机的怒吼声。

然后,梅林先生消失在了阴影中。

佩奇斜着眼看了一下梅林先生。“你这位魔术师朋友身材不高,但看上去人很欢乐。”

“昨天他可是被吓坏了。”格列佛疑惑地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样。听说有一个高瘦的男人监视自己后……他迅速地躲进了屋子并锁上了门。”

路灯变红了,路面上的车都停了下来。然而,梅林先生并没有出现在高速路的另一端。格列佛有种不祥的预感,阴影仿佛完全吞噬了梅林先生。

“我应该过去看看他是否安全。”

“我跟你一起去。”

格列佛和佩奇趁着红灯,一路从码头冲到了高速路。他们来到阴影中后,格列佛看到了梅林先生肥胖的身躯。

在他身边站着一个高瘦的男人。格列佛看出他就是昨天监视梅林先生的人之后,不禁惊呼了一声。奇怪的是,梅林先生虽然身高只到高瘦的男人的胳膊肘处,但他一点也没有露出恐惧的表情。梅林先生正在与高瘦的男人交谈着,他做着手势,一切都让人觉得两人的对话十分友善。

班乔直立着,用前爪搭在高瘦男人的身上。它摇着尾巴,仿佛认出了老朋友。

做了个手势让佩奇保持安静后,格列佛向前走了几步。沉浸在谈话中的二人并没有意识到格列佛的存在。

“马格努斯,你必须行动了!”高瘦的男人坚持道。

“好吧,好吧。我今晚就行动。交给我吧。”

看到前方的车辆停下后,两人过了马路。在梅林先生住所的门前,两人握了下手。之后,高瘦的男人转身离开了,梅林先生则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并关上了门。

格列佛和佩奇悄悄地回到了驳船上。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