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九章 梅林的天赋

格列佛本能地跳入了河里。很善于游泳的他瞬间就跳入了水中救人。

突如其来的冰冷的河水浇灭了他的冲动。格列佛不得不扭转身体,再次回到水面。他的头从水中露了出来。格列佛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把头高高抬起,把眼中的水眨出来。

格列佛冷静地看了下四周。四周的水面上都是明亮的月亮的倒影。

从驳船上传来了菲斯特的喊声。

“他又浮出来了,格列佛。就在那边!你的右边!”

水中先是浮出一只手,然后浮出了一张脸。男人勉强让自己浮出了水面。他几乎已经无法发出声音了,挣扎着企图大声呼救。

格列佛迅速向那个男人游了过去。但在他游过去后,男人已经消失了。

“他又沉下去了!”佩奇惊恐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了过来。

格列佛努力让自己沉入了漆黑的水中。他睁大了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突然,格列佛的手指蹭到了什么——是衣服!是一只袖子!格列佛迅速地抓紧了它。格列佛紧紧地拉住袖子,开始努力向上方移动,把男人拉出水面。

浮到水面上后,男人大声呼吸着,咳嗽了几声后又吸入了几口水。格列佛把他的身体翻转过来,并把自己的双臂伸到了男人腋下以帮助他把头露在水面上。

格列佛慢慢地向驳船游去。只听啪的一声,佩奇已经把绳梯扔到了水中。格列佛可以看到菲斯特正在从摇晃的绳梯上往下爬。片刻后,他的一只手抓住了男人的领子,企图把他拉上去。

“拉住他,孩子!”福斯特船长的声音从船上传了过来。

格列佛从下面推着男人,菲斯特也使劲拉着男人。终于,福斯特船长的手伸了过来,一把抓住男人的肩膀。格列佛抓住了绳梯大声喘息着。趁这个机会,菲斯特和福斯特船长把男人拉上了船。男人躺在甲板上昏了过去。

“拿些毯子过来,佩奇。”福斯特船长喊道,“这个人受伤了。把急救箱也拿过来。”

“好的,祖父!”佩奇答道。她趴在船边问格列佛:“你还好吧?”

“还好,就是有点累。”

听到这个让人放心的答案后,佩奇离开了。格列佛爬上了甲板。福斯特船长弯着腰,正在为男人做人工呼吸。男人的脸转了过去,这让格列佛无法看清他的脸庞。

“他是谁?”格列佛问道。

“你没有看到吗?”

“我刚才手忙脚乱……”

“是莱恩先生,B码头的守夜人。”佩奇说。

“他怎么会掉到河里?”格列佛问道。

“他肯定不是自己掉到河里的。”福斯特船长没有抬头,“他头部被什么东西重击了。菲斯特,快去报警。对面的街区有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那里有电话。”

“好的!”菲斯特冲到了码头上,向西街跑去。

福斯特船长用毛巾擦了下莱恩先生的脸和额头。毛巾很快沾上了大量的血迹。在福斯特船长的指挥下,佩奇从急救箱中拿出了一些纱布,然后把纱布压在了莱恩先生的额头上。他们还用毯子把莱恩先生裹了起来,但莱恩先生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脸色惨白。

突然,莱恩先生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四周。看到格列佛后,他努力张开了嘴,仿佛想说点什么。

“放松,朋友。”福斯特船长说,“你的头部受了重伤……”

“那个……东西……就在我面前……它就从木板中蹿了出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莱恩先生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格列佛蹲了下去,让自己的耳朵几乎贴到了莱恩先生的嘴上。他听到莱恩先生说道:“有人在我身后……打了我……我没有看到他……我只看到了……那个东西……那个黑色的东西……”

声音停了。格列佛转过头看了莱恩先生一眼。他静静地躺在那里,双目紧闭。

“他……他……”格列佛的情绪快失控了。

“他只是晕过去了。”福斯特船长迅速说。

寂静的深夜中传来了警笛声。起伏的警笛声如同波浪一般。很快,警车从西街开到了码头上。

一名警察从警车奔到了驳船上。

“让我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警察蹲在了莱恩先生身边。他摸了下莱恩先生的脉搏,然后看了下他头部的伤口。“吉姆,”警察开始呼叫自己警车中的搭档,“叫一辆急救车来。”

“你们基本上已经为他止住了血。”警察表示,“现在我需要把这些纱布固定,这样它们至少能够坚持到医院。”佩奇把急救箱递给了警察。

警察双手稳健有效地工作着。虽然他人看上去很健硕,但为莱恩先生包扎起头部伤口来却相当温柔。

“我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急救车马上就要来了。”警察对福斯特船长点了点头,“现在让他休息一会儿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认识他吗?”

格列佛开始向警察讲述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在这个过程中,菲斯特回到了船上。

“是奎因总督察打电话给我们的。”警察说。

“奎因总督察?”格列佛有些吃惊。

“对,我直接给他打了电话。”菲斯特说,“然后他肯定直接给警察局打了电话。”

理查德和威莱警官来到现场时,最先来到现场的警车已经开走了,失去意识的莱恩先生也已经被急救车拉走了。格列佛已经换上了新衣服,并喝起了佩奇为他做的热巧克力。

“我在炉子上烧了一壶咖啡,总督察先生。”佩奇说,“你想来一点吗?”

威莱警官答道:“太好了,这样我就能完全清醒过来了。”

“我没想到菲斯特会给你打电话——”格列佛开口说。

“他做了一个聪明的决定。”理查德打断了格列佛,“现在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我吧。”理查德一边说,一边接过了佩奇递给他的滚烫的咖啡。

格列佛讲到自己是如何救起莱恩先生的时候,威莱警官摇了摇头。“你是说自己把莱恩先生从河里拉出来做得还不够?”他看着格列佛,“我不知道如果当时是我的话,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勇气跳入河中。”

“这是我这辈子看到过的最勇敢的行为。”佩奇用充满敬佩的眼神看着格列佛。

格列佛脸有些红了。他赶紧喝了一口热巧克力。

“好吧,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一些事。首先,忘掉怪物和其他此类稀奇古怪的事情吧。”理查德严肃地说道,“码头的盗贼已经让这里足够危险了……他们只是小贼,但他们的确很凶残。”

“好的,祖父。”格列佛说,“但是,祖父!你必须读一读我记下的信息……”

“把这些信息留给埃勒里吧。”理查德说。

“嘿,大家好!”一个声音从码头传了过来,“我能上船吗?”

“啊,是梅林先生。”格列佛喊道。

“我看到灯光觉得你们应该还没睡,所以我就过来了。”梅林先生说,“我在遛班乔的时候,看到了警车和急救车……”他看了眼理查德和威莱警官,“没发生什么事吧?”

“这是我的祖父,奎因总督察……这是威莱警官……这是福斯特船长。”格列佛接着向大家介绍了魔术师,“这是在对街开了一家魔术店的梅林先生。”

“很高兴认识你。”理查德急促地说。看了梅林先生一眼后,他转向了格列佛,“我刚才说了,这里即使没有怪物也相当危险。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回家吧……”

“啊,祖父,我没事的。”

“我们就住在这里。”福斯特船长说,“今天之前这里可从未出过事。”

“我也就住在附近。”梅林先生插嘴,“我也会照顾他的,总督察先生。相信我……在我的保护下,所有人都会很安全的。”

威莱警官看了眼这个身高将将能够到他肩膀的魔术师。

“那谁来保护你呢,梅林先生?”威莱警官笑道。

梅林先生骄傲地挺起了胸。“我不需要别人保护。”他表示,“你虽然身材高大,但你绝不是我的对手,警官。”

“真的吗?”威莱警官觉得这十分好笑,“让我看看你的本领吧。别担心,我不会弄痛你的……”

“你才需要小心,这样才不会弄痛你,警官。”梅林先生冷冷地答道,“唉,我即使赤手空拳也可以打倒你……”

梅林先生一把抓住了威莱警官,企图把他的胳膊扳到背后。看到梅林先生徒劳的努力时,威莱先生不禁莞尔。无论梅林先生怎么用力,都无法移动威莱警官一丝一毫。终于,梅林先生放弃了徒劳的努力。

“天哪。”梅林先生说,“你太强壮了。”

“当然。”威莱警官自吹自擂道。他笑着补充,“不要太失望,梅林先生。很多比你健壮得多的人最终都发现他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我能感受一下你胳膊上的肌肉吗?”梅林先生充满仰慕地说,“我最佩服强壮的人了……”

威莱警官笑了。“当然。”他伸出了双手。

突然,什么东西锁上的声音传了出来。梅林先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把手铐铐在了一脸震惊的威莱警官手上。

“但和身体的强壮相比,警官先生,我更佩服智慧。”梅林先生笑着退后了一步。

警官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突然,他的脸上闪过了怒色。他充满威胁地向梅林先生走近了一步。

“我自己的手铐!”威莱警官喊道,“你偷了我的手铐。”

“往后站!”梅林先生拿出了一把手枪指着威莱警官。

“我的手枪!”威莱警官惊呼道。

“你最好把枪放下,梅林先生。枪弄不好就会走火。”理查德静静地说。

“哦,天哪,当然。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拿枪。”梅林先生把手枪递给了威莱警官。

“手铐呢……”

“哦,对,警官。”梅林先生把手指放在了手铐上。手铐一下子就打开了。“好了。”这位魔术师说,“一切都解决了。”

威莱警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你的确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啊,总督察?”威莱警官转向了自己的上司,“有梅林先生在这里,这些孩子是不会有事的。”

福斯特船长笑了:“知道梅林先生能够在这里保护我们,也让我放心了许多。”

理查德也笑了:“威莱,刚才你真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表情。”

“总督察,让我们忘记这件事吧,好吗?如果总部的那帮人知道了这件事……”

“我不会告诉他们的。”理查德承诺道,“说到总部,我们最好快点回家吧,我们明天还有很多工作呢。”

“我也要走了。”说完后,梅林先生摇摇晃晃地走了。

“我也要走了。”说完这句话后,菲斯特停下了脚步,“我差点儿忘了你的笔记本。”他一边说一边把笔记本递给了格列佛。

“我们开车送你回家吧,孩子。”理查德道。

在他们走后没多久,福斯特船长也回去睡了。

“我还要在这里坐一会儿,把刚才的事记下来。”格列佛在甲板上只剩下他和佩奇两个人后对佩奇说。

“我还不想睡。”佩奇说,“我想再待一会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当然。”

河上已经布满了迷雾。雾已无声无息地遍布水面,把来自新泽西的灯光完全挡在了对面。

因为天气变冷,格列佛和佩奇走进了小屋。格列佛坐在了一张桌子前,开始在笔记本上记录信息。佩奇静静地看着格列佛。突然,格列佛疑惑地抬起了头。

“怎么了?”看到格列佛脸上的表情后,佩奇问道。

“说到梅林先生,”格列佛说,“当时班乔并不在他身边。”

“班乔应该在家吧……”

“但梅林先生说当时他在遛狗,所以才会看到驳船的灯亮着!”

“对……”佩奇也有些疑惑。

“所以他肯定说谎了。当时他并没有带着班乔。”

“你觉得他当时在做什么?”

格列佛在笔记本上翻了几页。“他答应那个瘦高的人,自己今晚一定要做一件事情。”格列佛挺直了身体,闭上了眼睛,“难道,他说的是攻击莱恩先生……”格列佛没有说完这句话。他睁大了眼睛看着佩奇。

格列佛和佩奇相互凝视了片刻。突然,他们的身体开始颤抖。他们颤抖并不是因为河面上的阴冷。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