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十三章 新的守夜人

佩奇企图拉住挣扎着冲上舞台的菲斯特。“是后面观众发出的叫声。”她小声道。

“停止表演!让他出来!”菲斯特一边喊一边冲了上去。

观众们突然听到了骚动。剧院后方两名强壮的引座员冲了过来。在菲斯特即将冲上舞台前,他们抓住了他。

“放开我!”菲斯特企图推开抓住自己的引座员。

桑德雷看了一眼菲斯特和引座员。之后,他挥舞了一下斗篷,然后又拿起了一把剑,并把剑刺入了箱子中。他不断重复着这一动作。最后,箱子看起来仿佛成为一个针垫,到处都是刺出的长剑。

此时,引座员已经把菲斯特带回了他的座位。

“孩子,你怎么了?这不过是个表演。”

“你们根本不懂!”菲斯特喊道,“这个人正在杀死我的朋友……”

“真的吗?你只要再张嘴说一个字,我们就会把你从这里赶出去。乖乖地坐下,继续看表演吧。”

“求你了,菲斯特,不要冲动。”佩奇抓住了他的胳膊,把他拦了下来。

依然愤怒的菲斯特坐在了佩奇的身边。在舞台上,桑德雷正在从箱子上把剑拔出。他把长剑都递给了他的助手。把所有的剑都拔出后,桑德雷把箱子竖了起来。之后,他兴奋地把箱子打开了。

箱子里是空的,格列佛已经消失了。

佩奇和菲斯特惊呼了一声。观众开始大声鼓掌。

“格列佛去哪里了?”佩奇用惊恐的声音小声问道。

桑德雷向前一步,对观众鞠了一躬。他骷髅般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女士们先生们,我可能在表演过程中丢了一名观众。”他指向空着的箱子,“但他已经买票了,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剧院中充满了鼓掌声和笑声。看到桑德雷开始退后时,菲斯特又站了起来。

“我的朋友去哪里了?”他喊道,“你把他怎么样了?”

桑德雷无助地举起了手。

“这不能怪我。”桑德雷道,“我之前就说过这很危险。”

“好吧,表演已经结束了。”菲斯特一边喊一边挥舞着拳头,“我的朋友去哪里了?”

“走了!消失了!”桑德雷笑着答道,“你也快要消失了。我也马上就要消失了!”

他退后一步,消失在了幕布之后。观众还在一边笑一边鼓掌。

绝望的菲斯特转过了头。

“我们不是演员!我们是认真的!”

两名引座员走了过来,抓住了菲斯特的胳膊。

“我们已经警告过你了。你现在必须离开这里。”

“放开我,不然我要不客气了!”

“好了,好了……乖乖跟我们走吧……”

菲斯特突然转过了身,像一条泥鳅一样从引座员身边逃脱了。此时,穿着制服的看门人也跑了过来。一名穿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也从舞台上跑了过来。很快,菲斯特就被包围了。

佩奇跑了过来。她的眼中充满了愤怒,疯狂地挥动着自己的双手。

佩奇的动作吓到了剧院的工作人员。

认为这一切都是表演的一部分的观众还在高兴地鼓掌。有些人甚至站了起来。

“佩奇,快报警!”菲斯特企图摆脱包围冲上舞台。

“干得好!”一名观众喊道。

此时,舞台上方传来了一声尖叫。二层有人为了看清孩子们和工作人员的斗争而身体太过靠前,差点儿从上面掉下来。

“太精彩了!”整个剧院都在喝彩。

菲斯特冲到了舞台上的工作人员身上。工作人员感觉自己要跌倒时,他挥舞着双手,一把抓住了一名引座员。结果,他们两个一起摔倒了。此时,佩奇也摔倒了,并绊倒了另一个人。

瞬间,无数人都摔倒在了走廊上,他们都奋力地想要挣扎着站起来。

就在此时,格列佛走了过来。

“佩奇!菲斯特!够了!”

看到格列佛后,观众又开始大声鼓掌。

“格列佛!”菲斯特终于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看了眼自己的朋友,“你……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格列佛把佩奇扶了起来,“跟我来。”

被震惊的引座员一时没能站起来。佩奇和菲斯特借机跟着格列佛一起来到了剧院后方。观众们还在为他们鼓掌。

在大厅里,格列佛指向了一扇侧门。“这边。”

他们沿着一个狭窄、昏暗的走廊走着,几分钟后来到了舞台后方。这里有几间更衣室,格列佛在其中一间更衣室的门前停了下来,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一个声音说。

格列佛打开了门,三个人一起走了进去。

坐在梳妆台前椅子上的正是桑德雷。他干瘦的脸上毫无表情,漆黑的眼睛盯着三个孩子。在他身边坐着他的年轻助手。

“啊。”魔术师严肃地说,“骚乱结束了吗?”

格列佛笑了:“刚才真是激烈啊!”

“发生了什么?”菲斯特疑惑地看着桑德雷。

“坐下吧。”格列佛一边指着一张陈旧的沙发一边道。佩奇和菲斯特坐下后,格列佛转向桑德雷道:“你能把刚才告诉我的事再给我的朋友重复一遍吗?”

“刚才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佩奇问道,“你是怎么离开舞台上的箱子的?”

“在观众凝视着我把剑插入箱子时,”桑德雷解释道,“箱子底下已经打开了,你的朋友就是这么溜走的。”

“我在尖叫一声后就从箱子里掉了出来。”格列佛笑道,“之后,有人把我推向了幕布后面,并命令我保持安静。”

“那是我的助手。”桑德雷点头道。

“我记得。”佩奇说,“当时灯光都打在你的身上,桑德雷先生。舞台其他的地方都是黑暗的。”

“现在想起来,一切都太好笑了。”菲斯特笑着挠了挠他卷曲的头发,“但当时我真的很担心格列佛……”

“格列佛,你还记得我们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吗?”佩奇一边问,一边不安地看了一眼魔术师。

“我已经开始回答你们朋友的问题了。”桑德雷说,“但后来我们听见了骚乱。格列佛说,或许我可以等到你们到来后再继续讲完。”

“好了,你可以讲了。”菲斯特严肃地对魔术师说。

“梅林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师之一。”

“但你雇用他究竟是要他做什么呢?”菲斯特狐疑地盯着魔术师。

“这和昨天晚上守夜人被攻击的事情毫无关系,我已经告诉过格列佛了。”桑德雷先生说,“我希望梅林先生能够为我量身打造一个魔术。虽然我付了很高的费用,但的确物有所值。”

“我还想问一下关于兄弟会的事情。”格列佛问道,“我听到你们……”

“兄弟会?”桑德雷摇了摇头,“魔术大师兄弟会如果知道我需要别人为我打造魔术可就糟了。我的声誉将毁于一旦……”

“那你为什么要监视梅林先生?”菲斯特问道。

“我当时正在思考是否要寻求他的帮助。”桑德雷说,“我最终相信梅林先生是个富有荣誉感的绅士,我应该相信他,而且他也的确为我提供了帮助。”

“谢谢你回答了我们的问题。”格列佛站了起来。

“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桑德雷说,“现在轮到你回答我的问题了。这一切事情都意味着什么?你为什么会对梅林先生这么感兴趣?”

“我们……我们对他很担心。”格列佛道,“码头上正在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

“比如守夜人被攻击吗?”

“是的,先生。”

“所以你才怀疑我和梅林先生?”

格列佛默默地点了点头。

“梅林先生是个连苍蝇都不会打死的人,”桑德雷说,他僵硬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他值得你们信赖。至于我,我今晚就要离开这里了。我们要去芝加哥进行两周的表演。”

“那我们先走了,先生。”

“替我向梅林先生问好。”桑德雷站了起来,他走过去打开了门,“再见。”

走出更衣室后,菲斯特摆正了自己的水手帽,然后嘟囔道:“怀疑梅林先生真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还有怀疑桑德雷。”佩奇补充道。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格列佛问道,“我们现在的嫌疑人只剩桑德罗一人了。”

在地铁上,格列佛一言不发,只是靠在座位上,不断地看着自己的笔记本。他应该什么也没能推理出来,因为他什么也没有告诉自己的两位朋友。

到站后,格列佛三人从码头边空旷黑暗的街道来到了西街。路灯昏暗的灯光略微点亮了街道。

河面上,浓密的雾气飘了过来。远处,传来了雾号角凄厉的声音。

“‘斐济岛人号’因为大雾会晚到。”快来到码头时,佩奇说道。

来到B码头时,人们仿佛都在对“斐济岛人号”翘首以盼。巨大的仓库中,灯已经开了。仓库的大门也打开了,几个码头工人站在大门附近,静静地抽着烟。

在码头附近,还有两名海关的工作人员正在看着工人们从一辆卡车上卸下木箱子。

格列佛停下了脚步,他望向了码头。在离他们较远的一侧,集装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船只停靠了。

“不知道我们能不能进去瞧瞧。”格列佛低声说。

“为什么?”菲斯特问道。

“我想知道谁是新的守夜人。”佩奇说,“或许我们应该去认识一下。”

“我们最好的选择就是直接走进去,看有没有人阻止我们。”菲斯特说。说完,他快步走进了码头的大门。

突然,一个壮实的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快离开这里!”

“什么?”菲斯特一脸无辜地抬起了头。

男人充满威胁地朝菲斯特走了过来。他一把抓住了菲斯特的肩膀。

“我是这里的守夜人……”他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吃惊地看着菲斯特。接着,他开始摇晃菲斯特,并低声问道:“又是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们想看船只靠岸。”格列佛走到菲斯特身旁,“另外还有一名守夜人,他说我们可以……”

看到抓住菲斯特肩膀的手之后,格列佛不禁惊呼了一声。格列佛睁大了眼睛,抬起头来。

格列佛看到的正是桑德罗的保镖。他的手背上有个奇特的刺青。

“我之前警告过你们。”男人愤怒地说道。他快速地看了格列佛一眼。两名海关的工作人员正在好奇地看着他们。男人用力推了一下菲斯特。菲斯特跌跌撞撞地后退了几步。

“快离开这里,记得不要再回来!”

“没人可以推我。”菲斯特站稳了脚步,眼中露出了怒火。

格列佛迅速抓住了他的手臂,把他拉了开来。佩奇走在他们前面,带着他们离开了B码头,回到了A码头。

“我们到底该怎么办,格列佛?那个坏人居然要动手!”

“别说了!”格列佛有些急了,“你还不懂吗?莱恩先生就是因此而遭到攻击的。”

“什么?”

“这样桑德罗的手下才可以取而代之。”

“这不过是你的推论。”佩奇道。

“是的,但我觉得自己的推论很合理。”

“你伯父告诉过你……”

“我觉得格列佛说得对。”菲斯特喊道,“那个人就是这样一个恶棍。”回到驳船上后,菲斯特小声说,“我一定要看到那艘船靠岸。他是无法阻止我的!”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