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十六章 梅林先生冒着生命危险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个男孩蹲在毯子旁,静静地看着珍贵的钻石。终于,格列佛把钻石收回了皮袋中。

“菲斯特,”格列佛低声说,“我们不能把这件事跟其他人讲。”

菲斯特快速地用疑惑的眼光看了格列佛一眼。“你是说不告诉佩奇和福斯特船长吗?也不告诉梅林先生?”

“是的。”格列佛严肃地说,“我们只能告诉我的祖父和威莱警官。他们早上就会过来。我们把钻石直接给他们。懂了吗?”

菲斯特皱着眉摇了摇头。“不懂,不过如果你觉得这样做是正确的话,那么我没有意见。”

“福斯特船长、佩奇、梅林先生知道得越少,他们就越安全。这些钻石可价值连城。”格列佛用手掂了下皮袋的重量。

“你觉得这些钻石值多少钱?”菲斯特问道。他看到格列佛站了起来,走到小屋的窗口。

“我不知道,但足以让人大开杀戒了。”

“我们最好把救生圈扔回河里去。”

“埃勒里伯父说过,不要把任何证据扔掉。我觉得这个救生圈应该算是证据。”

“那让我们把它藏好吧。”菲斯特把救生圈拆下来的部分都卷在了毯子里。他看了看四周。一个壁柜开着。菲斯特把毯子放到了壁柜里。“救生圈暂时不会被人找到了。”

格列佛关了灯,和菲斯特一起躺了下来。菲斯特几乎马上就睡着了。格列佛担心地叹了口气。他一直醒着,不断翻着身。兴奋让格列佛根本就睡不着。

第二天,天刚刚亮,格列佛就在其他人起床之前起了床并走到了小屋外。雾已经消散了。河面上的空气让人感到凉爽。

格列佛拿出了笔记本,把它扔在了甲板上。他把背靠在小屋墙壁上,开始仔细读笔记本里面的内容。

佩奇出来时,格列佛还在专心读笔记。

“早饭做好了,但我们只能使用装馅儿饼的锡盘。”佩奇说,“其他盘子基本上都被打碎了。”

格列佛只是嘟囔了一声,他没有抬头。“没关系。”

“格列佛·奎因!你肯定根本没有听我在说什么。”

格列佛抬起了头。他还在思索其他的事情。“佩奇,你说什么?”

“你起得好早啊。你这是要做什么?”

“嗯?”格列佛看了看旁边的码头。他可以在码头建筑的上方看到“斐济岛人号”上的烟囱。一缕黑烟缓缓地从烟囱中冒了出来。

“回答我。”

“我的笔记本……我在读我之前记下的信息。”格列佛说,“不知为何,我觉得埃勒里伯父凭借这些信息就能破案了。”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试着破案呢?”

格列佛眨了眨眼,然后笑了。“我?我可不是侦探。我只是——”

“——负责记录信息。”佩奇替他把话说完了。

“另外,”格列佛朝着对面的新泽西河岸皱了皱眉后继续说,“我觉得缺一点关键的线索——能够穿针引线,把这些信息联系在一起的信息。”

“这个关键的线索,”佩奇笑着说,“可能很难找到吧?就像在草垛里找针一样困难。”

“但在草垛里找到针是可能的,你只需要一块吸铁石。”

“我去准备早饭了。”佩奇道。她一转身就走向了舱内。

他们在甲板上吃了早饭,然后一起等着理查德和威莱警官的到来。但在上午十点还未等到两人后,福斯特船长敲了下烟斗,然后站了起来。

“你们继续等待总督察先生吧,”他表示,“我要下去收拾了。”

“我们都可以帮忙。”佩奇道。

她把盘子拿回厨房清洗。菲斯特拿起一个扫把开始打扫小屋。

沙发垫被昨晚来的男人弄坏了。菲斯特捡起了地面上的垫子。

“沙发该怎么修?”菲斯特问道。

“我可以把它缝好,孩子。”福斯特船长在仔细看了沙发后表示,“我这辈子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海上度过的,所以现在我对针线活儿很在行。”

所有人都想尽快把船里收拾干净,但很快格列佛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

“为什么祖父还没有来?”他不断问道。每次提出这个问题后,格列佛都会焦虑地盯着街道。

终于,菲斯特对他说:“总督察先生应该很忙。或许他今早有别的事来不了吧?”

“我知道,但天哪!偏偏是今早……”格列佛拍了拍自己的裤兜。装着钻石的皮袋就放在那里。

佩奇在厨房中喊道:“为什么你不去找他?”

“是啊,”菲斯特附和道,“反正在这里你也干不了什么。”

“我们必须去报案。”福斯特船长说,“去警察局找总督察吧,格列佛。”

“但这里还有这么多事要做。”

“我们现在人手绰绰有余。午饭前我们肯定就收拾好了。你快去吧。”

“你不介意吗?”

“去吧,格列佛。快去警察局总部吧。”

“好吧。”

菲斯特陪格列佛走到了码头边。“小心保管钻石。”他提醒道。

“别担心。”

“格列佛,别相信任何人。你唯一能够信任的就是总督察和威莱先生。如果你把这件事告诉其他警察的话,他们说不定会觉得你已经疯了。”

格列佛笑了。“我们很难阻止他们这么想。”

“的确是。”菲斯特笑着把水手帽正了一下,“快去吧。”

清晨虽然炎热,但格列佛知道到了中午温度会更高。驳船上还有河面的微风吹过。狭小拥挤的街道上则更加黏糊糊的,让人感到不适。

格列佛来到了城市另一端的市政厅公园。他在板凳上坐了一会儿让自己凉快一些,然后从公园中穿了过去。中心街就在巨大的市政厅不远的地方。几分钟后,格列佛就找到了警察局总部。进去之后,他瞬间觉得周围都凉快了下来。

格列佛问一名穿着制服的警察总督察办公室在哪里,警察告诉他在三楼。

格列佛乘坐电梯上了三楼。他找到了一个巨大的房间。一个有着旋转门的木栏把房间一分为二。房间的前端是前台,后面则是一排排工位。许多便衣警察在忙碌地工作着。

格列佛在木栏前有些困惑地看着办公桌。打字机的声音、电话声和警察办公的声音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看到格列佛后,一名警察走到了他面前。

“我能帮你做什么吗?”他礼貌地问道。

“我是来找奎因总督察的,先生。我……他是我的祖父。”

“好的,那进来吧。”警察为格列佛打开了门,“他的办公室就在尽头。他的名字在门上写着。”

“谢谢。”

格列佛蹑手蹑脚地走过了一排排工位。在房间的另一端,他看到了数个办公室,其中一个办公室的门上写着他祖父的名字。格列佛敲了下门。

“总督察现在不在。”一名身材魁梧、动作迟缓的警官走到了格列佛面前。

“你能告诉我他什么时候回来吗?还有,威莱警官会回来吗?”

“他们今天应该不会回来啊。他们都去布鲁克林了。我是温克尔警官,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

“不用了,谢谢。”格列佛犹豫地答道,他想起了菲斯特的警告。但他口袋里沉重的皮袋时刻提醒着他,他身上还带着昂贵的钻石。

“如果你遇到了麻烦,孩子,你可以直接告诉我。”这名穿着制服的警官温柔地对格列佛道。

“是这样的,先生……”

“从头说起吧。”温克尔警官鼓励他道。

“一开始,我们以为有一个太空怪物。”格列佛道。

温克尔警官抬了下眉毛。“什么?你刚才说的是太空怪物吗?”

格列佛心一沉。“是的,先生。但那其实不是太空怪物……”

温克尔警官脸色沉了下来。他刚才的笑容已经完全不见了。

“我的意思是,先生,我们看到有一个男人在水面上行走……”意识到自己让问题雪上加霜后,格列佛闭上了嘴。他愈加不知所措。

“什么?水面上有个男人在行走?太空怪物?”温克尔警官的脸有些红了,“你在说什么?你是来捉弄警察的吗?”

“不是的,先生。有一个皮袋,那里面都是钻石……”格列佛把手伸入了口袋中。

“好了,孩子。不要搞笑了!你一开始说有个太空怪物……”

“但那实际上不是太空怪物,先生。”

“啊!然后你说有个男人在水面上行走……”

“他并不是真的在水面上行走,先生。”

“然后你又说一个皮袋里全是钻石——这一切都是魔术师表演的魔术吗?”

“魔术师的名字叫梅林先生。”格列佛说。

“哦,所以真的有一名魔术师啊!”

“实际上有两名魔术师,先生。我可以让你看下——”

“不用看了!”温克尔警官愤怒地吼道。

“该我说话了——你最好快点离开这里!”

“但是,警官,我带了钻石来……”

“肯定是满满一袋吗?”温克尔警官终于开始吼叫了,“你除了会捣乱之外什么也不会!”他朝电梯摆了摆手,“走吧!快走!”

所有的打字机都停了下来。整个房间突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格列佛和温克尔警官。

格列佛别无选择地把手拿出了口袋。如果他能够拿出钻石的话,这里的人肯定会瞬间相信自己的,格列佛想道。然而,太过匆忙的格列佛不小心把皮袋在口袋里换了个位置。现在皮袋已经完全拿不出来了。

温克尔警官根本没有看格列佛,他脸色僵硬地转向了一个快步向他走来的巡长。

“这里发生了什么,警官?”

“是这个男孩,先生。”温克尔警官开口道。

“他怎么了?为什么你要吼他?你难道没有正事要做吗?”

“巡长,有一个太空怪物——”

“原来如此!”巡长打断了他,“你抓住太空怪物了吗?”

“什么?”温克尔警官紧盯着巡长,“我的意思是,先生,这件事其实完全和太空怪物无关。其实是有一个在水面上行走的男人。”

在听到自己说出口的话后,温克尔警官不禁呻吟了一声,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长官会怎么理解这句话。温克尔警官猜对了,因为巡长的脸色已经变得通红了。很快,巡长的脸色已经和温克尔警官刚才的脸色一模一样了。片刻后,巡长的脸色已经红中透紫。

站在两人之间的格列佛恨不得立刻钻到地缝里去。或者,他或许可以瞬间无师自通,学会梅林先生让自己消失的魔法。

“这还涉及一袋钻石,巡长……”

温克尔警官摇了摇头,他已经满头是汗,他在恍惚间擦了擦额头的汗。

“但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钻石……”他小声道。

“你还好吗,温克尔?”

“我也不知道,巡长。我只是想帮助这个孩子……”

“还是说你已经疯了?”

“你的意思是说,巡长,我的神经……有些不正常?”

“对,温克尔。我希望你今天立刻就去医院检查一下。”

“好的,巡长。”

巡长转身离开了。片刻后,他走了回来,并对格列佛摇了摇手指。

“赶快把这个男孩赶走!”

“好的,巡长!”听到这句话,温克尔警官兴奋了起来。他拉住格列佛的胳膊,拉着他迅速走到了房间的另一端,直接把他送到了门外。

“别让我再看到你!”

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格列佛耳边都不断回响着自己被带出房间时众人的笑声。不知所措的格列佛只能在炎热拥挤的街道上不断游荡。

格列佛终于来到了坚尼街和包厘街拐角处的一个老珠宝店前。这里曾经是纽约钻石交易的中心。许多商人就站在街边兜售各种价值连城的宝石。

但现在这些商人已经搬到了第四十七街和第六大道配备了空调的豪华店铺中。只有几个老派商人还在这个市中心的角落。格列佛走来走去,不断观察着不同店铺展示的珠宝。

格列佛不断思索着自己记录的信息,一遍遍地检查自己是否出错。在看到窗户有所变化之前,心不在焉的格列佛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老珠宝中心。格列佛仔细一看,自己已经来到了纽约下城的另一个地方。这里是销售廉价服饰珠宝的工厂和店铺的所在地。

格列佛来到一个街角。他看着红绿灯,又开始思索自己笔记本上的信息。突然,他记起了早上和佩奇的对话。当时,他说如果有吸铁石的话,他就能从草垛里找到针……对,他需要的就是吸铁石。有了吸铁石,他就能找到他所需要的最后一点线索,明白笔记本里的信息背后的真相……

格列佛回到驳船时,饭已经准备好了。所有人都在忧虑地等着他。

“你去哪里了?”菲斯特看到格列佛后立即问道。

“我们差点儿就报警了。”福斯特船长紧紧地盯着格列佛,“你找到你的祖父了吗?”

“他不在警察局总部,于是我从总部出来后在那附近走了走。”

“走了走!”菲斯特把水手帽按在了头上,“你走了整整一天!”

“我知道。”

“他应该已经又累又饿了。”佩奇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我们先吃饭吧。”

“啊,饭闻起来真香。”福斯特船长先坐了下来。

饭很丰盛。奇怪的是,菲斯特和格列佛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偶尔会对视一眼。佩奇企图说点什么,但没有人搭茬儿。

“我来洗碗吧。”在所有人吃完后,佩奇说,“格列佛应该很累了。”

收拾好所有餐具后,佩奇走到了厨房里。福斯特船长在甲板上抽着烟斗休息。

“我要去见一下梅林先生。”格列佛说,“菲斯特,想和我一起去吗?”

“好吧。”菲斯特看了一眼格列佛。他转过头对福斯特船长说:“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你能告诉佩奇一声吗?”

“没问题。”福斯特船长点头道。

离开驳船后,菲斯特迫不及待地问道:“发生了什么,格列佛?你根本没有把钻石给你祖父,对吧?”

“他不在。”

“我们为什么要去找梅林先生?”

“我需要他的帮助。”

“梅林先生肯定会读心术。你看,他走过来了。格列佛。”

格列佛抬头看了一眼。梅林先生在班乔的引领下正在朝他们走过来。

“在遛弯儿吗?”魔术师向两个男孩打招呼道。“我们是来找你的。”格列佛答道,“我需要你的帮助,先生。”

“当然没问题,格列佛。这是我的荣幸。老梅林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在格列佛回答前,班乔把前爪搭在了格列佛身上。它的嘴中还咬着一枝白色玫瑰花。

“这是给佩奇的。”梅林先生弯腰说,“现在去驳船找她吧,孩子。去找佩奇。”

班乔朝驳船走了过去。

“它肯定能找到佩奇,”梅林先生自豪地说,“它记得佩奇。”他转头对格列佛说道,“好了,你要找我做什么?”

“上次你离开后,”格列佛说,“我想起我们的确在河上看到了一样东西——一个很陈旧的救生圈。那两个男人可能就是在找它。”

梅林先生笑了。“他们干了这么多事就是为了找一个陈旧的救生圈吗?”

格列佛把口袋里的皮袋拿了出来并递给了梅林先生。

“这是我们在救生圈里找到的。”

梅林先生盯着皮袋。

“你能帮我们保管它吗?”格列佛问道,“这里面的东西价值连城,那两个男人可能会想得到它……”

梅林先生终于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哦,那可不行。我可不想要它!”他急促地退后了几步,“交给警察吧,或者把它锁在保险柜里。我个头这么矮,怎么可能保护它?”

“但你会魔术,梅林先生。如果你发挥自己的技能的话,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找到它。”格列佛说,“你甚至可以让它在那些人的眼前消失。”

“这倒也是……”梅林先生犹豫着。

“你曾答应过会帮助我们。”

“孩子们,这件事可十分危险。”梅林先生用双手接过了皮袋,“好吧,老梅林是个遵守诺言的人。但明天你们必须要把它交给警察。”

梅林先生按了下皮袋,然后摊开了双手。皮袋已经消失了。

“它不在这里——我们从未见过它,对吧?你们的钻石已经不见了。”梅林先生冲他们眨了眨眼,然后开心地笑了,“你找我就是因为这件事吗?”

“是的,先生。”

“好了,那我该回家了。”他低声吹了声口哨,这个尖锐的声音把班乔叫了回来,“晚安。”

他转头朝家走去了。两个男孩慢慢地走向了驳船。

“你今晚会在驳船上过夜吗?”

“是的,我已经回家问过妈妈了。”

来到驳船后,菲斯特问道:“你今晚有什么计划吗?”

“有。”但格列佛没有做出更多的回答。

新泽西一侧的灯光在闪耀。不知为何,驳船上的气氛变得十分紧张。想到自己的计划时,格列佛不禁哆嗦了一下。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