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十七章 午夜的冒险

夜晚十分炎热,一丝风都没有。格列佛揭开了毯子,摇醒了菲斯特。甲板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睡觉。

“怎么了?”菲斯特坐了起来,打了个哈欠。

“我们去游泳吧。”

菲斯特迷糊地挠了下脑袋。“又要去吗?为什么?”

“去找针。”格列佛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严肃,脸色也十分紧张。格列佛用警觉的眼神迅速打量了下四周。“不要出声,佩奇和福斯特船长还在舱里睡觉,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们要去干什么。”

“我们要去B码头吗?”菲斯特站了起来,换上了泳裤。揉了揉眼睛后,菲斯特看到格列佛已经开始从绳梯往下爬了。

“快一点儿。”

“现在几点?”

“大概十二点吧。我听到钟敲了十二下。”

“我觉得你的计划不怎么样。你觉得我们能够找到什么?”

菲斯特跟着格列佛爬下了绳梯。水很温暖。在菲斯特离开驳船时,他可以感到温柔的波浪拍打自己的脸庞。

“看那边,菲斯特,码头下方。”格列佛轻声说。

菲斯特抬起了头。码头下方不断有灯光在闪。

两个男孩谨慎地游着。他们逐渐适应了黑暗。

两个男人抬着沉重的箱子从西街下的通道走了出来。他们把箱子递给了几个站在水下木板上的人。其中两个男人把箱子搬到了码头修缮过的地方。那片地板上有个门,现在已经完全打开。从门上递来了一根绳子。上面的人用绳子把箱子拉了起来。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地工作着,他们没有发现水中的两个男孩。

格列佛让菲斯特跟着自己来到了码头的另一端。

游到一起后,格列佛低声说:“那边有一个梯子。我想上去看看上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过好奇是件危险的事情。”菲斯特抗议道,“要不我们先回去吧,然后等你祖父带人来查看这个码头。”

“那就太晚了。”格列佛说,“不过,你先回去或许是个好主意。我可以一个人上去……”

“别胡思乱想了!”菲斯特很生气,“我不会扔下你一个人的。”

“好吧。”

两个男孩游向了靠着西街的一侧,来到了“斐济岛人号”和柱子之间的狭小空间。

在黑暗中,所有的声音仿佛都更明显。他们可以听到波浪声,附近蒸汽机发出的声音,以及货船内部大型机器深沉的声音。

菲斯特小声问道:“那是引擎的声音。这艘船是不是准备起航了?”

“我也不知道,或许吧。”

他们在柱子间前进着,一直和搬箱子的人保持着距离。终于,他们找到了梯子。格列佛悄悄地爬了上去,菲斯特紧跟其后。

仓库里的空气干燥而充满灰尘。在灰暗的灯光下,他们可以看到仓库的中心——也就是新换的木板的中间——开着门,有人正在拉箱子。拉起的箱子被堆在了货船和仓库之间的跳板附近。有人正在不断把箱子搬上船。

在仓库四周墙壁的阴影的掩护下,格列佛和菲斯特尽可能地接近了这些男人。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他们一直看着这些男人工作。格列佛把菲斯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他把嘴对准了菲斯特的耳朵轻声说:

“我想看看箱子里究竟是什么。”

菲斯特使劲摇了摇头,并指了指回去的路。格列佛忽视了他的警告,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朋友。在仓库的墙壁附近,有一堆垃圾。

格列佛用手势告诉菲斯特待在原处,然后走到了垃圾旁。他翻了翻垃圾,从中找出了一根坚硬的圆木。圆木的一侧是尖的。格列佛拿着它走到了箱子旁,然后在旁边蹲着躲了起来。

两个男人走了过来,抬着一个箱子走向了跳板。看到附近无人后,格列佛试图用圆木的尖头把旁边一个箱子的布挑起来。

突然,有人喊了一声。

“你!你在干什么!”

喊声在仓库中回荡着。吃惊的格列佛抬头望了一眼。他正好看到了一个抬着箱子的男人的目光。

“快跑!菲斯特!”格列佛用紧张的声音低声道。

他扔下了圆木,跟着菲斯特跑了出去。四周仿佛到处都是追逐他们的男人。在他们身后发出了一声巨响。刚才抬着箱子的两个男人在把箱子摔到地上后也追了上来。

菲斯特面前的阴影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守夜人。他用力地挥舞着自己巨大的拳头。菲斯特试图躲开他的攻击,但他的动作太慢了。拳头击中了菲斯特的肩膀,一下子把他重重地推到了仓库的墙上。

菲斯特磕磕绊绊地退了几步。他捂住了自己的肩膀。守夜人又举起了拳头。就在此时,格列佛冲了过来。他一跃而起,把菲斯特推到了一旁。

但接下来格列佛发现自己坐在了粗糙的木板上,他神志有点恍惚,只感到自己的头部有些发麻。

格列佛抬起了头,想通过眨眼让自己迷糊的双眼能够看得更清楚。他面前站着的守夜人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谢谢你直接撞到我的拳头上来。”守夜人把自己的拳头在格列佛面前摇晃着。

“够了,牧格!”格列佛转过了头,他看到桑德罗拿着自己沉重的手杖走了过来,“去门口看看有没有问题。”

“你要怎么处理这些小屁孩?”

“告诉老板,让他过来一趟。”桑德罗道。

“好的,”守夜人走了,“我去告诉老板。”

桑德罗转向围住了男孩的男人们。“把他们带上船,然后回去继续工作。我们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一个人粗鲁地把格列佛拉了起来。在格列佛面前,菲斯特被人半拖半抱地拉走了。他们来到跳板时,菲斯特突然挣扎了起来。

“快看摔破了的箱子,格列佛!快看,里面都是枪!”

刚才被两个男人抬着的箱子摔裂了一部分。几把全新的、涂着厚厚一层润滑脂的枪支从中露了出来。

“你们这些蠢货!”桑德罗愤怒地吼道,“快把箱子盖起来!然后把这两个小屁孩带上船。”

两个男孩很快被拉上了跳板,然后被关在了船上的一个小房间内。门重重关上后,他们听到了上锁的声音。之后,屋外传来了桑德罗的声音。

“在这里看着他们!不要大意!”

“好的。”一个人答道。

桑德罗的脚步声消失后,周围一片寂静。格列佛转向了菲斯特。

“你还好吗?”

菲斯特勉强笑了一下。“不太好。我的胳膊很僵硬。本来我对付他肯定没问题,但他突然就出现了,我毫无准备。你呢?”

格列佛试着活动了一下,他皱了皱眉。“他的拳头擦到了我。可能接下来数小时内我的头都会很痛。”

“如果他击中了你,你现在就会矮一头了。”菲斯特查看了下格列佛的头部。

“我们可能难逃这个命运,菲斯特。”

“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看到有人往船上搬运枪支。这些枪支应该就是用那些偷运的钻石买的。”

“对,应该就是这样的。”

“所以,他们怎么可能让我们活着下船呢?他们难道不怕我们报警吗?”

意识到他们身处的危险后,菲斯特睁大了眼睛。他惊恐地看了看房间四周。

房间里没有舷窗,里面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和一张小桌子。房间的一角还有一个有两个水龙头的小洗手池。

“这看起来像是个小型监狱。”菲斯特说道。他走到床边躺了下来。“我的泳裤把毯子弄湿了,”他表示,“但我根本不在乎。我们该怎么办,格列佛?”

“没有人知道我们被关在船里,菲斯特。没有人会来救我们。”

“是吧?现在我们只能等他们所谓的老板来了。他会怎么处理我们呢?”

格列佛摇了摇头。他听到船上发出了一声钟响。

“一点了。”格列佛说。

“啊……”菲斯特嘟囔道,然后闭上了眼睛。他睡着了。

格列佛把椅子拉到了床边然后坐了下来。他看着菲斯特慢慢睡熟了。很快,他听到了三声钟响、四声钟响、五声钟响……

凌晨两点半。格列佛想道。

突然,他听到脚步声传了过来。门上有锁转动的声音。格列佛摇醒了菲斯特。

“啊?”菲斯特坐了起来。

“他们来了。”格列佛小声道。

门开了,桑德罗把头探了进来。他默默地看着两个男孩,之后用手势命令他们出来。

桑德罗身边有两名表情严肃的水手,他们狐疑地看着两个男孩走了出来。

“你们要对我们做什么?”格列佛问道。

“我们不会杀你们的,不用担心。”桑德罗阴郁地说,他用手杖指了指前方,“走吧!那个方向。”

两个男孩走下了一段阶梯,经过了拉着帆布的甲板,来到了船头一个金属门前。一名水手打开了门。

“你们要一直待在这里,直到船起航。然后他们会放你们到甲板上。天一亮船就会起航了,所以你们不用在这里待太久。”

“这是什么意思?我可不愿意和你们一起出发。另外,我也无法告诉妈妈我要去哪里。”

“我们一直害怕其实还有人知道你们来到这里。”桑德罗笑道,“谢谢你让我放心了。”

“这是绑架。”格列佛说,“你不能这样做。”

“我们也不能放了你们,让你们去报警,对吧?”桑德罗摇了摇头,“老板不让我们杀你们。所以……”他耸了耸肩,转过头去。

“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桑德罗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我们会把你们放在南美某个荒凉的渔村里。这样等你们回家时,我们已经安全了。”

菲斯特还想说下去,但格列佛摇了摇头,进入了面前的房间。两个男孩进入房间后,金属门关了。门底露出了一丝光亮。门没有完全关好。

格列佛在黑暗中摸索着,终于在门旁边找到了开关。他开了灯。房间四处都是金属架子,上面放着一排排油漆桶。门口还有一个放刷子、各种各样的凿子、螺丝刀和长钉的架子。

“这应该就是船只的油漆间了。”格列佛在打量四周后说。

“他们放我们出去时,我们可以把这些作为武器。”菲斯特拿起了一个沉重的尖锐长钉。

“他们放我们出去时,我们已经在大海上了。”格列佛提醒他道,“到时和他们搏斗根本没有好处。”

“我们应该给佩奇留一张字条的。现在他们根本无法知道我们的处境。”

菲斯特绝望地把长钉扔在了地上。

“听。”格列佛一边说一边抬起了手。

“你听到了什么?”菲斯特趴在了甲板上,把耳朵对准了门口。

在远处,有一个声音在低声哼哼,然后他们听到一阵脚步声朝他们靠近。

“是狗吗?”菲斯特有些疑惑,“还是水手在船上养的什么宠物?”

哼哼的声音已经来到了门外。格列佛从门缝望了出去。被看到的景象震惊后,他不禁把身体缩了回来。

“外面是班乔!”

“班乔!那他们一定也抓住了梅林先生!并且获得了钻石。”菲斯特呻吟了一声后转过头去。

格列佛若有所思。“等一下,菲斯特,说不定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一只狗怎么能帮到我们?”

“它可以去通知佩奇,如果它能够下船的话。”格列佛开始匆忙地打量四周,“如果我有纸笔就好了……”

“对不起。”菲斯特说,“我的泳裤里也没有文具。”

“油漆桶上有标签!”格列佛用长钉把一个标签撬了下来。

“用什么来写呢?”

“这个!”格列佛用长钉刺破了一个油漆桶。红色的油漆流了出来。

格列佛开始用长钉在标签背后迅速地写。写完后,他把标签递给了菲斯特。

被囚禁在“斐济岛人号”上,没有生命危险,但船在清晨出发。速来。

格列佛和菲斯特

格列佛把标签折叠了几下,然后把它从门缝中递了出去。

“好孩子,班乔!快来,班乔。把这个带给佩奇。好孩子!带给佩奇,班乔!”

班乔高兴地叫了几声。它抬起头,叼住了标签。

“好了。”格列佛紧盯着门缝,“快去,班乔!快去!去找佩奇!”

小狗颠颠地走了。格列佛疲惫地叹了口气,在地板上坐了下来。他靠着门。

“你觉得我们会成功吗?”

“没别的办法了,菲斯特。我们全靠它了。”

“你觉得它找到佩奇需要多长时间?”

“如果它能下船的话,”格列佛说,“十分钟就应该够了。”

十分钟很快过去了,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虽然没有听到船上的钟响,但他们知道已经过去很久了。

突然,他们听到船只引擎的声音开始加速。从附近还传来了脚步声。

两个男孩对视了一眼。

“发生了什么?”格列佛问道。

远方传来了一个声音:“准备放开绳子!”

船要起航了。两个男孩沉默了。他们知道班乔没有把标签送到佩奇手中。

想到自己的命运后,他们的心不禁沉了下去。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