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十八章 拂晓奔袭

佩奇仿佛被电击了一样,恐惧让她醒了过来。有什么东西在她门外,正企图进来。佩奇坐了起来,静静地听着。

周围又安静了下来。突然,同样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有什么东西在挠门。悄悄移动后,它发出了低低的哼哼声。

佩奇僵住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呼救还是勇敢地去开门。又听到挠门声后,她终于放下了心。

“啊,应该是一只狗。”佩奇松了口气后自言自语道。

佩奇下了床,开了灯,然后打开了门。

班乔走了进来。它骄傲地竖起了尾巴,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在期待佩奇的夸奖。它站了起来,把嘴中叼着的标签递给了佩奇。

“干得好,班乔。”佩奇笑道。她拍了拍班乔的头,接过了标签。“给我的吗?好孩子。”

读完字迹潦草的标签后,佩奇感到了比之前更强烈的恐惧。她冲到了福斯特船长的房间里,摇晃着手中的标签。

“祖父!祖父!快醒醒!”佩奇冲进了房间后打开了灯。

福斯特船长坐了起来,眨了眨眼睛。“怎么了,佩奇?”

“是格列佛和菲斯特!他们有危险了!”佩奇把标签递给了福斯特船长。

福斯特船长快速读完了标签上的内容。“快穿上衣服,佩奇。快!”

佩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福斯特船长急匆匆下床,穿上了自己的衣服。他拉开了床下的一个抽屉,然后从一堆叠好的被褥中拿出了一把巨大的手枪。福斯特船长打开了弹膛,确定里面还有子弹。之后,福斯特船长把手枪别在了腰间,然后用衬衫盖住了手枪。

福斯特船长出门时,佩奇已经穿好了衣服,在楼梯处等着他。他们一起走向了舱外。

“不要开灯,佩奇。”福斯特船长说。他走到屋外,试图看清对面码头的景象。

“斐济岛人号”上只有一点灯光,但这已经足以衬托出B码头上方货船烟囱的形状。福斯特船长仔细地看着这艘船,然后回到了小屋中。

“可能情况不妙。”福斯特船长皱着眉摇了摇头,“看来它要起航了。”

“我们该怎么办,祖父?格列佛和菲斯特还在船上!他们被困住了!”

“是的,佩奇。你快去那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给奎因总督察打电话。我要上船去看看自己是否能够帮到那两个孩子。”

福斯特船长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腰间。佩奇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动作。她一把抓住了福斯特船长的手。

“你居然把这个老古董拿出来了,祖父!”佩奇喊道,“不,你不能一个人上船。”

“快去打电话,佩奇!我们浪费的每一分钟都让他们的处境更加危险……”突然,福斯特船长闭上了嘴。他仔细聆听着。“有人来了!”

几个人从码头跳上了驳船。福斯特船长拿出了枪,把佩奇推到了自己身后。

一个沙哑的声音喊道:“他们不在甲板上,总督察,我差点儿被他们的毯子绊倒……”

“去舱内把船长叫醒,威莱。”

福斯特船长打开了门。

“奎因总督察?”他轻声说,“威莱警官?”

“对。”威莱警官应了一声,“我们来了。”

“两个男孩去哪里了?”理查德问道。

“他们不在……进来再说吧。”

理查德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地走进了小屋。他身后跟着威莱和一名穿着制服的警察。

“下来吧。”福斯特船长说,“我不想让对面的人看到这里的灯亮了。”

“为什么要这么神秘?”威莱警官问道。

他们一起挤在了楼梯附近。佩奇开了灯。福斯特船长把标签递给了理查德。迅速读完标签上的内容后,理查德把它递给了威莱警官。

“‘斐济岛人号’就停在B码头。”福斯特船长道。

“他们是怎么上船的?”

“我也不知道,总督察。我也不知道。”福斯特船长摇了摇头,“我之前应该更谨慎的……”

“别说了,船长。你是怎么得到这个标签的?”

佩奇答道:“班乔把它送来给我。”她拍了下静静蹲在自己脚边的小狗,“我们应该感谢梅林先生,是他让班乔如此训练有素的。”

“嗯……威莱?”

“怎么了?”

“给总部打电话,让他们通知海岸警卫队派一艘小船登上那艘船,同时让他们提前把搜索那艘船所需要的法律文件准备好。”

“好的,总督察。”威莱警官转过了身。

“还有,威莱。我们必须和海岸警卫队协调好,这样我们就可以同时登船了。另外,让总部也通知一下海关。”

“我会安排好的,总督察。货船应该在清晨才会起航。”

威莱跌跌撞撞地上了楼梯。

“好吧,你是对的。”理查德对另一名警察说,“我很高兴你把我喊了起来,温克尔警官。”

“你们怎么知道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的,先生?”佩奇问道。

“这都是温克尔警官的功劳。”

“在我知道来警察局胡言乱语的孩子是埃勒里·奎因的侄子后,我觉得可能确有其事……”

“他也是我的孙子。”理查德吼道,同时不悦地看了温克尔警官一眼。

“是的,长官,当然,长官。”温克尔警官的脸有些发红,他擦了下额头,“你的孙子——对,是你的孙子,长官。”

“别忘了这一点。”

“好的,长官。这也是我这么晚还要给你打电话,并且陪同你们一起来到了这里的原因。”

“嗯,现在他已经是那艘陈旧的货船上的人质了。”福斯特船长道。

“但我们只能继续等待。”理查德说。他转向佩奇,“或许你可以去煮一壶咖啡?”

威莱警官回来时,咖啡已经准备好了。

“海岸警卫队的船已经朝这里驶来了,总督察。”威莱报告道,“海关也派人来了。法律方面的事情已经准备就绪。我还把警车安排在了这附近隐秘的地方。就等你的命令了。”

“干得好,威莱。警卫队大概什么时候会到?”

威莱警官摸了摸鼻子。“大概清晨吧。”

“喝点咖啡吧,然后你负责监视B码头。让他们扣下所有下船的人。”

“好的,长官。”威莱警官匆匆喝了一杯咖啡,然后回到了舱面上。

“温克尔?”

“长官,有什么事吗?”

“去码头看看警卫队什么时候会来。看到船后记得立刻过来通知我。”

“好的,长官。”温克尔警官也走了。

理查德对船长和佩奇点了点头,然后叹息道:“等待并不容易,但我们没有其他选择。”

他们一起焦虑地等待了数个小时。突然,他们听到了温克尔警官低声吹了声口哨。码头上还很暗,理查德走上舱面后,他一时间没能看到温克尔警官在哪里。

“有一艘船驶了过来,”温克尔警官道,“但我看不清那是不是警卫队。”

“我来看看。”福斯特船长走了上来。

福斯特船长跳上码头,在码头的另一端仔细观察着河面。几分钟后,他走了回来。

“的确是警卫队的船。我从它的灯上把它认了出来。现在它就在附近徘徊,应该就在等行动的命令了。”

理查德抬头看了下天色。“马上就可以开始了。”

在东边,清晨的一丝灰色已经出现在了曼哈顿高楼大厦的上空。

“留在这里,船长。在警卫队开始出动时通知我。之后,你和佩奇需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因为等一会儿可能会有枪战。”

福斯特船长皱了皱眉。“我希望……好吧,总督察,没问题。”

“跟我来,温克尔。”

理查德带着温克尔警官走到了西街。不远处,威莱警官靠在总督察的车上。

“没什么动静。”威莱说,“安静得不得了。”

“温克尔警官,去通知其他警车,一旦看到我的车开动就一起开过去。让他们做好战斗的准备。”

“好的,长官。”温克尔警官消失在了黑暗中。

天已经开始亮了。很快,周围开始变得清晰,雾也退了。

理查德静静盯着在A码头观察警卫队的福斯特船长。突然,船长看了一眼警车。他举起了手,摇摆了一下。

“警卫队出动了,威莱。”理查德说,“你现在就去码头附近,假装要系鞋带,然后找个方法把大门打开。”

“好的,总督察。”威莱警官挺起了胸,轻松地走向了B码头。

理查德上了车。车启动后,他把枪拿了出来,检查了里面是否有子弹,然后把枪放在了腿上。他静静地等待着河面上警卫队的出现。

在略微打开的码头大门前,威莱蹲了下来,假装在系鞋带。他先伸出左脚,然后又伸出右脚,一直故作笨拙地拖延时间。看到理查德没有过来的迹象,他又看了眼左脚。

守夜人已经走了出来。他狐疑地看着威莱。

“你在做什么?”他问道。

威莱警官摸了摸头。“啊……你知道这艘货船是否还需要船员吗?我希望得到一份工作……”

“你在胡说什么?你看起来并不像一名水手。而且,货船再有十分钟就该起航了。快走开。”

威莱警官从眼角看到理查德的车已经开了过来,并且在逐渐加速。车朝大门开了过来。

“快开门。”威莱警官改变了口气命令道,“我是警察……”

“警察!”守夜人大声喊道。他把手迅速地伸向了腰间的手枪皮套。

威莱警官挥动了右拳,他重重地击中了守夜人的下巴。守夜人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威莱警官跨过守夜人,把大门打开。理查德的车一下子冲了进去。

威莱警官敏捷地拿起了守夜人的枪,朝理查德的车的方向奔了过去。

西街的寂静被警笛声打破了。理查德一直开到了跳板处,然后急促地踩了刹车。他跳了出来,躲在了车的后面。

“过来,威莱!”他喊道,并朝跳板摇了摇手。

理查德一转头就看到无数子弹击中了自己的车。车的玻璃瞬间被打碎了。码头上到处都是被子弹激起的木片。

“小心,总督察!”威莱警官喊道。他也躲在了车后。

理查德站了起来,朝对面开了两枪。听到船上一阵枪声后,他倒了下来。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