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二十章 格列佛的笔记本

下午的时候,一群欢乐的人聚集在了A码头的驳船上。驳船的桌面上摆着水果、糖果、装着蛋糕的盘子,以及装着冰茶、巧克力奶和柠檬水的水壶。

威莱警官躺在一把椅子上,抽着一支巨大的黑色雪茄。他叹息道:“我吃得太饱了,佩奇,无论我有多饿,现在我也什么都吃不下去了。”

“威莱。”理查德喊道,“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当然,我在告诉佩奇我吃了很多美食,总督察。仅此而已。”

“我明白他的意思。”佩奇笑道。

这是一场准备仓促的派对,但每个人都很欢乐。就连蹲在桌下的班乔都从佩奇那里获得了一根塑料骨头。这个礼物让小狗非常高兴。

抽着烟斗的福斯特船长说:“来给我们弹几首曲子吧,佩奇。去把你的吉他拿出来。”

“先不了吧,祖父。”佩奇说,“总督察答应过我们,要告诉我们在警察局总部都发生了什么。”

“对啊,总督察。梅林先生坦白交代了吗?”菲斯特问道。他盘腿坐在甲板上,一只手拿着柠檬水,另一只手拿着蛋糕。

“他坦白了。”理查德道,他为自己倒了一杯冰茶,“就在读了你和格列佛为我们准备的证据后。”

“他这个小生意很不错。”威莱警官插嘴道,“他为走私犯提供枪支,他们为他提供走私钻石。”

“这生意可不小,威莱。”理查德对自己的话被打断很不满意,“这涉及很大的金额。”

“我的意思是……”

“我在讲话,威莱。”理查德吼道。

“好的,长官。”威莱警官拿出了自己嘴中的雪茄并紧紧地盯着它。他希望用这个动作来避开理查德愤怒的眼神。

“好了,祖父,继续吧。”格列佛说,“其实还有几件事我没有弄明白。”

理查德缓缓啜了一口冰茶。他知道这能帮助他更好地营造氛围。

“他是从新奥尔良起家的,当时他假装一些东西是魔术道具,以此把它们偷运进来。但后来他有了更大的野心。也就在此时,当地政府开始调查新奥尔良的码头。于是,他来到了纽约。”

“天哪!”格列佛喊道,“说不定埃勒里伯父就是去调查这个案件了。”

“有可能。”理查德嘟囔道。他看了眼自己的孙子,眼神中满是自豪。“这也可能是对埃勒里开的一个玩笑。他被调虎离山,而你却留在这里帮他破了案子。”

威莱警官笑了出来,他不断拍打着自己的膝盖。突然,他被雪茄的烟呛到了,开始不断咳嗽。

“嘿!想不到大侦探也会中招!”他喘息着说。

“来到纽约的梅林先生一定研究过曼哈顿的老地图。”理查德忽视了威莱警官后继续说,“他找到了一些已经被埋起来的水道。曼哈顿原来可有不少水道。”

“肯定是这样。”威莱警官胸有成竹地点头说。

“梅林先生和他的伙伴桑德罗一起,安排‘斐济岛人号’停靠在B码头。然后,他租用了码头对面的老房子,开始再次挖掘这些水道。这就是我们在西街下看到的通道。”

“这样一来,他们可以在码头工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武器搬上船。”

“我们在晚上听到的奇怪声音,”佩奇说,“就是他们在挖通道吧?”

“多半是的。”理查德道,他皱着眉啜了口冰茶,“梅林先生肯定想不明白,格列佛只是一个孩子,为什么却能够看穿他的阴谋。”

“我也想不明白。”福斯特船长道。

“哦,这没什么。”菲斯特吹嘘道,“一切都在他的笔记本里。”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格列佛很诚实,“我只是做了埃勒里伯父吩咐的事。我把所有的线索都写了下来。然后,在我去警察局总部企图把钻石交出来时……”

“哈哈哈!”威莱警官笑了,“你差点儿让温克尔认为自己发疯了……”

“你就是在那时想通的吗?”佩奇充满敬意地问道。

“我其实并没有想通。”格列佛有点脸红,“只是……所有的线索都可以穿起来了。”

格列佛拿出了笔记本并把它交给了自己的祖父。理查德把笔记本推到了一边。

“你来说吧,格列佛。”

格列佛打开了笔记本,看了看里面的记录。

“让我首先起疑的是梅林先生说的谎话……”

“谎话?”理查德抬起了眉毛。

“是的,祖父。他告诉我和菲斯特,他是在两周前租下的房子。但威莱警官发现,他实际上在两个月前就把房子租下来了……”

“对。”威莱警官点头道。

“他还告诉我们,自己被桑德罗打到了头。”菲斯特道。

“我想他捏造了这么个故事,就是为了把我们吓跑。”

“你知道吗?”菲斯特笑道,“我当时的确被吓到了。”

“我再次阅读笔记时,发现我们把守夜人莱恩先生有点起疑的这件事只告诉了梅林先生一个人。在那之后不久,莱恩先生就被攻击了——”

“医院通知了我,”理查德打断了格列佛,“莱恩先生已经醒过来了,他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太好了。”佩奇道。

“之后,”格列佛一边看着笔记一边说,“梅林先生告诉我们,在他向威莱警官表演魔术的那个夜晚,他会出来是为了遛狗……”

“对,我还记得他的确这么说过。”威莱警官小声说。他不好意思地东张西望了起来。

“但当时班乔并不在他身边!”佩奇喊道,“而且就是在那一夜,莱恩先生被人攻击了!当时你就有些怀疑他,格列佛,你告诉过我的。”

“但后来桑德雷告诉我们,梅林先生是个好人,我们还因此对梅林先生心怀歉意。”菲斯特摇了摇头,“唉,我们真笨啊。”

“我的笔记本里还有更多的线索,但直到我把里面的信息读了很多次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些线索很重要。”格列佛继续说,“但我记得一件事,那两个上船的坏人并不信任对方,他们总是怕被别人占了便宜。其中一人甚至说,必须要在老板获得报酬后才能发货……”

菲斯特点了点头。“对,我们讨论过这一点。我们当时还不知道货物是什么,也不知道谁是老板。”

“当我看到店铺里展示的珠宝后,我又想到了这段对话。因此,我决定先支付报酬。我买了很多假钻石,然后把他们交给了梅林先生。当晚,我和菲斯特游到了B码头,看到他们在搬运箱子……”

“对,然后我们就被抓住了。”

“冒这样的险太不明智了。”佩奇说,“而且,你们应该先跟我说一声。”她不高兴地皱了皱眉,“难道你们不信任我吗?”

“不是这样的,佩奇。”格列佛说。

“你肯定会要求跟我们一起来,”菲斯特说,“但我们不想你也涉险。”

一辆乳白色的敞篷车慢慢沿着西街开到了码头。

威莱警官盯着从车上下来的男人。突然,他喊道:“看谁来了!是大侦探本人。”

格列佛跳了起来,他使劲挥着手。

“埃勒里伯父!埃勒里伯父!”

埃勒里朝着他们微笑着走了过来。他穿着宽松长裤和一件五颜六色的体育衬衫。

“大家好。”他高兴地打着招呼,走上了驳船,“我就知道你们在这里。”

“埃勒里,这是我的老朋友,福斯特船长……这是他的孙女佩奇……”

“很高兴认识你们。”埃勒里和他们握了握手。

“……这是你的客户,菲斯特·琼斯。”

“我的客户?”埃勒里和这名一脸笑容的男孩握手后问道,“我可不知道我现在还有客户。”

“哦,这没什么。”菲斯特随意地挥了挥手,仿佛想要赶走埃勒里的疑问,“格列佛已经把我的问题解决了。”

“真的吗?”埃勒里看了眼众人。他的表情很疑惑。他笑着耸了耸肩。“格列佛,我从新奥尔良回来就把行李收拾好了。我们马上就能去野营了……”

“真的吗?”理查德好像想要捉弄他,“你解决了新奥尔良的走私案?”

“那里的确有走私案,但在我到那儿之前他们已经跑了……”埃勒里迅速地看了自己的爸爸一眼,“你怎么知道那是走私案?”

“他在报上读到的。”威莱警官迅速地答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在这里的,埃勒里?”理查德改变了话题。

“我的本职工作就是侦探,爸爸。我看到了你电话记录本上的几个字。格列佛……驳船……A码头。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你想喝点什么吗,奎因先生?”佩奇说,“想喝杯冷饮吗?”

“冰茶吧。然后再来块蛋糕。”

埃勒里迅速地把蛋糕吃了下去。

“现在你要去享受那个你一直提起的假期了吗?”菲斯特向格列佛问道。格列佛点了点头,但他已经不像前几天那样对野营充满期望了。菲斯特接着道:“你们可以在林间待一个星期,那一定会很有趣。”

“你参加过野营吗?”

菲斯特摇了摇头。“我是个在都市里长大的孩子。我见过树林和草坪。我去过中央公园,还有布鲁克林的展望公园……”

“我们再有一两天也要走了。”佩奇说,“天哪!菲斯特,你有什么计划吗?”

“哦,你不用担心我。”

埃勒里看了眼自己的侄子。这名高瘦的金发男孩安静地坐在椅子上,凝视着哈得孙河。突然,埃勒里靠了过去,拍了拍格列佛的肩膀。

“要不让你的朋友跟我们一起去吧?”埃勒里说。

格列佛吃惊地抬起了头。“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埃勒里伯父?”

埃勒里笑了。“我可是一名侦探……”

格列佛转向了菲斯特,他看到自己的朋友脸色有些苍白。“你想跟我们一起去野营吗?”

“哦,天哪!”菲斯特喊道,他有些哽咽,“真的吗?你们真的愿意带着我吗?”

“当然。”埃勒里说,“车上再坐一个人没问题……”

“如果我不想让你去的话,我就不会问你了。”

“之前从未有人邀请我……不过,我要先告诉妈妈……还有,我要去请一个星期的假,还有……”

“那你还不快去?”埃勒里说,“记得多带几件衣服。我们有一个帐篷和足够的毯子……”

“好的!我现在就去……”菲斯特冲向了码头。他突然停了下来,转头说:“佩奇,再见了。我马上回来……我……再见……”

菲斯特冲到了西街,然后跑到了高速路下方,最终消失在了街角。

“我们等他一会儿吧。”埃勒里说,“你在笔记本上做记录了吗?在我离开后是否有有趣的事情发生?”

“哈哈哈!”威莱警官笑了,“根本没有,大侦探。根本没有!”他从格列佛手中拿过了笔记本,把它递给了埃勒里,“你自己读吧,埃勒里,别客气。”

“好吧,我先看几眼。”

埃勒里打开了笔记本。很快,他就被里面的内容完全吸引了,以至于他没有看到其他人一直在笑着看着他。

格列佛看到埃勒里的眼中露出了惊奇和震惊的眼神,格列佛变得无比高兴。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