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一章 马戏团要来了

“我想知道他做这些动物干什么。”杜纳一边说,一边又眯着眼睛看了看,“一个人在自己家的草坪上放这些动物,真是很奇怪。”

“哦,要不少,”布茨先生说,“不过,你们俩就不用担心这个啦。”

经营:木工·建筑·油漆业

“那好吧,”布茨先生温和地说,“杜纳,赶紧去告诉安妮女士,你要跟我一起出去,还有你,汤米,去跟你妈妈说一声。你们现在就去,一会儿在前往里弗顿的路上,我带你们经过格兰特老先生的家,你们会看到他家门前草坪上的铁制动物。”

“然后是一只狮子,一只老虎,后面又是一头大象,不过,这头不是白色的。”汤米说,“然后又是一个手拿火把的人,在队伍的最后面。我的天哪!生活中哪有这样的场景啊?”

杜纳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点了点头,他想用这种方式告诉汤米他确实看到了一个人,接着,他把身体朝后靠了靠,在座位上坐好,眼睛只是直直地盯着前方,因为听了布茨先生说的话之后,他也不确定是否真的看到一个人落入瞭望塔了。

“一开始就是他组建的吗?”杜纳问。

两个男孩听后直盯着布茨先生,连强普也坐了下来,头歪向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布茨先生。他们都不知道布茨先生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们没有问,想等他笑过之后自己来解释。

“是的,我猜根本没有,”布茨先生说,“这个队伍真是够别致的,孩子们!”

“嗯,”布茨先生继续说,“昨天傍晚,我正往家赶呢,正好看到一个人在贴那张海报,于是我就停下了脚步,看了看,然后想起了一件事,就对他说,我有一个不错的地方可以贴海报,就在路边,只要有人经过,肯定看得到。

“您别卖关子啦!”他情绪很是激动,“到底是什么,布茨先生?”

两个马戏团,两轮节目——

“要去马戏团的话,需要多少钱呢,布茨先生?”杜纳问。

“是的,如果您同意的话,安妮姑妈。他说他会带我们去看——”

“嗯?”布茨先生立刻接过问题,“你说哪儿?”

“没错,”布茨先生咯咯地笑了,“这就是格兰特老先生的阅兵场。他——”

“当然认识,”布茨先生回答说,“他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居然把一个不起眼的马戏团办成那么大规模。”

“对不起,安妮姑妈,很抱歉吵到您了,”杜纳说,“不过,我真的很激动……布茨先生弄到票了……是马戏团的票,等马戏团来里弗顿演出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去免费观看……现在……他要带着我和汤米去里弗顿,帮他搬一些木柴,还要带我们看格兰特老先生家门前草坪上的铁制动物。马戏团以前就是他的……还有——”杜纳停下来,喘了口气。

趁这个空当,安妮姑妈说话了。“我要是你的话,”她说,“我会先喘口气,把舌头捋直了,再开口,否则,真要窒息了。你现在就要跟着布茨先生去里弗顿吗?”

“格兰特老先生家门前草坪上的铁制动物,”在杜纳又一次停下来喘气的时候,安妮姑妈接着他的话说,“去吧,去吧,不要误了晚饭时间就行。”

杜纳突然停下了脚步,这下可害惨了一路小跑、紧随其后的苏格兰小猎犬强普,还有强普身后的汤米·威廉姆斯——杜纳的小伙伴,他们一下子撞到了一起,差点儿摔倒,只见杜纳指着栅栏上贴着的红黄两色的大海报,叫道:“我的天哪!马戏团要来里弗顿了!”

“这位老先生以前确实挺有意思,”布茨先生说,“他很热衷于做宣传,总是想让自己的名字,还有马戏团的名字上报纸。或许这也是他做这些动物的原因之一。我猜他是想让路过的人都知道他从事的行业。你想啊,以前这块栅栏边的花草经常修剪,里面的动物也时不时粉刷一新,只要有人从门口经过,想不看到都难。广告外加口头宣传,这就是马戏团得以运营下去的原因,他以前这样跟我说过的。”

“我的天!”汤米说,“要去你去,我可不去。”

乔治·布茨

“稍等一下,杜纳,”布茨先生一边说,一边把头歪过去,看着他的脸,“你这是干吗,还要吓唬我们一次?”

情自若的空中飞人,有骑着自行车走钢丝的杂技演员,有狮子、老虎、大象,还有马戏团里其他该有的一切,平时不可能一次全部欣赏到的,这会儿倒是在海报上一览无余了。

汤米·威廉姆斯朝口袋里摸了摸,然后慢吞吞地数着掏出来的硬币,每数一个,就把一只手上的硬币放到另一只手上。

“嗯,我觉得你们可以把强普抱到车上来,然后跟着我去看看比较好,”布茨先生说,“走吧!我可不是时时刻刻都有空的。”

“现在马戏团归谁所有?”汤米问。

“我对他说,要想把海报贴在那儿,你得给我六张门票。

“好了,好了,杜纳,”布茨先生说着笑了起来,然后启动了卡车的发动机,“你总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不过,休想让我信服。不管怎样,现在我们得去搬木柴了,再不去暴风雨就要来了。”

房子一共有三层,最上面的一层四个角落里各有一座城垛,城垛中间由锯齿状的护墙相连。房子最中间有一座更小的城垛,在屋顶上方,看上去像是一个瞭望塔,周围也有一圈护墙。

强普坐了下来,朝一边歪了歪脑袋,伸出了又长又红的舌头,它没发出任何声音,而是看着杜纳,等着他发话。

“房子里面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觉得,”布茨先生说,“不过,你们俩似乎忘了到这儿来要看什么了吧?”

“我想知道,”汤米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要花多少钱才能去看马戏团的表演呢。”

倾情奉献

“我还可以去柯林顿啊,”杜纳说,“那儿有不少人呢。”

房子周围种着高大的榆树、紫叶山毛榉以及枫树,长长的树枝伸向城垛,替房子遮住了阳光,因此,整座房子看上去有些阴沉,给人一种不祥之感。树枝的阴影直接映在城垛下面的一个个窗子上,远远望去,老房子就像是一只蹲在地上的巨型怪兽,眼睛紧闭着。

“对了,”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发话了,“我家里有一些东西,或许你们俩会感兴趣哦。”

“话是没错,”汤米忍不住插嘴,“可你准备给谁擦鞋呢?在伊登伯勒,我们能找的只有品德勒夫妇、克拉贝尔以及她父母、我的父母、布茨先生和安妮·埃勒里姑妈,其他人应该不需要你给他们擦皮鞋。”

“嗯,就算不是盛大,”布茨先生一边说,一边轻声笑着,“也差不多吧。阿尔瓦·格兰特老家伙可不想有人指控他夸张吹牛,这个演出我之前看过好几次了。有一次,我给阿尔瓦先生干活,他带着马戏团来里弗顿的时候就送了我一些门票。老家伙不久前去世了,他人很好,可即便如此,有时候也难免会夸大事实呢。”

阿尔瓦·O.格兰特

“六——七——八,”他小声念叨着,“八个一分的,还有一个五分的,也就是十三美分。你呢,杜纳,你有多少钱?”

突然,杜纳发话了。“有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他说,“我可以给西弗内斯夫人写信,也就是安妮姑妈的好朋友,请她把我的擦鞋盒寄给我,夏天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那个盒子帮我挣了不少钱呢。现在只要擦二十双皮鞋,我就……”

“‘哎呀,哎呀,老先生,’他说,‘六张门票?那我都可以把海报挂到天上去了!’

“可以拥有整个马戏团,想象一下吧,”汤米叹了口气,“那样根本不用担心看不到了,因为时时刻刻都在其中啊。为什么——”

不过,杜纳和汤米从车上爬下去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门上的字。他们的眼里只有那张巨大的马戏团海报——此刻,海报就在布茨先生的工作间前面贴着呢。这张海报足足有之前那张的三倍大,而且上面似乎把马戏团的所有节目都列出来了。内容如下:

“你肯定没见过那么奇怪的动物,”布茨先生说,“快,现在先回家说一声!”

“可是,我真的看到了,布茨先生!”杜纳表示抗议,“他——”

“听好了,杜纳,看着我,”布茨先生十分严肃地说,“你要说你看到了大象,甚至是白色的大象,看到了长颈鹿、骆驼,都可以,即便都是铁的,也没有关系,因为我知道这儿确实有。可是,如果你说看到了树上有人荡来荡去,像猴子一样,而且不是铁的,那就太离谱了!”

“确实如此,昨天确实还没有看到这张海报。”杜纳说。他仔细看了看海报上画着的那个年轻姑娘,身着超短百褶裙,裙子上的亮片闪闪发光,脚下是一匹正准备从圆环里钻出去的佩尔什马——她就站在马背上呢!

“哎呀,我也不知道,”杜纳说,“不过很可能需要不少钱。好在还有几天呢,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存钱。你现在有多少钱?”

两个男孩先把强普抱上车,然后自己也爬到了卡车的车厢里。布茨先生发动了引擎,卡车沿着满是灰尘的路咔嗒咔嗒向前驶去,一路上经过了安妮·埃勒里女士的房子,也就是杜纳住的地方,然后又经过了品德勒先生的店,最后在一座既是居所又是工作间的房子前面停了下来。只见前门上清晰地写着:

“接着是一只长颈鹿,”杜纳兴奋极了,“然后呢,是一头骆驼,还有一个人牵着呢,再接着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四轮马车,车上还有很多管状的东西,是——”

这是一个闷热的下午,往西看,天边正飘浮着雷雨云,乌压压的一片,不过,杜纳和汤米一点也没注意到热浪和一点点迫近的暴风雨。他们满脑子都是格兰特老先生家门前草坪上的铁制动物,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卡车一路跑着,路边有很多正在吃草的牛和白色的农舍,强普可没那么高兴,因为每经过一座农舍,就会有狗汪汪地叫,冲着卡车飞奔,这可把强普急坏了。

“刚刚有个人在屋顶那边的一棵树上摇摆了一下!”杜纳很是惊讶,“他就在树上,我看到了,不过只是一瞬间,然后他就放开了树枝,直接落到了房子里,脚先着地的,然后就不见了!”

“‘那再好不过了,老头儿,’他说,‘你领路,我跟着你去。’

几分钟后,杜纳、汤米和强普都坐上了布茨先生的卡车,老旧的卡车经由小村庄柯林顿,朝着里弗顿飞驰。

杜纳兴奋地尖叫一声,吓得安妮姑妈打翻了手边的醋瓶,然后,只听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杜纳已经一溜烟地跑了回去,急着往布茨先生的卡车上爬呢。

“刚才你们两个看到的那张海报,就是在路边的那张,知道吧?”布茨先生问。

“我觉得没什么刺激的,”布茨先生淡淡地说,“如果你问我,我会说,那儿看起来有点儿沉闷。”

“嗯——嗯。”杜纳思索着,没有再说什么,他也知道,带着擦鞋盒跑那么远不太现实。

英国皇家动物园

“你们两个小鬼想去参观马戏团吗?”一个声音传来,他们俩吓得差点儿跳了起来。

“看到了!”汤米顺着杜纳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说,“有个人走在前面,手里还拿着火把,火把的最前端涂成了黄色,看着就像是点着了的。嗯——还有——他身后紧跟着的就是一头白象,白象背上还骑着一个戴着无檐帽的人,还有——”

杜纳掏出了口袋里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把三个弹珠、一把小刀和一根旧鞋带挪到了右边的口袋里,然后开始清点刚才和这些宝贝混在一起的硬币。

“不管怎样,”布茨先生继续说,“我还是把他带到了我的工作间门口,然后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他最后同意给我四张门票,马戏团在里弗顿演出的时候,拿着这些票,可以观看任何一场表演。你们知道,这次演出会持续一周呢,在格兰特老先生去世后,他们把演出重新编排了一下。”

布茨先生依然笑着,这个时候卡车已经发动,开始慢慢动了起来。

很多物种都快要灭绝了!猜一猜它们都是什么!快来看吧!

奉上一场盛大的国际演出

“不是,”布茨先生说,“是他的父亲组建的。格兰特老先生接手的时候,马戏团的规模还很小。父亲去世后,他就把马戏团组建成了一个大型的组织,还用赚的钱盖了一座大房子,跟城堡一样,今天下午我就带你们去看。”

停车区的正前方是一块形如长方体的栅栏,在草坪上投下了长长的影子。杜纳盯着阴影看了一会儿,然后说:“天哪,汤米,你难道没有看到吗?”

“是的,当然!”布茨先生很是赞同,“可是,如果没人知道,即便有小丑和大象也没什么用。你要让人们前来观看,所以,口头宣传就很重要了。”

两个男孩面面相觑,沮丧极了,又回头看了看那张色彩艳丽的大海报。他们完全被海报吸引了,根本没有听到一辆旧卡车已经沿着马路轰隆隆地开了过来,而且就在他们身后停下了。

“天哪!”几分钟后,汤米感叹道,“上面说这是一场盛大演出,您觉得果真如此吗,布茨先生?”

“这就是我要门票的目的啊,”布茨先生说,“等马戏团离开里弗顿的时候,估计你们一定看得都想吐了,肯定再也不愿意看了!”

杜纳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只要布茨先生这么说,就一定是有惊喜给他们了。可是,汤米·威廉姆斯实在忍不住好奇。

这是在暹罗之外,能够看到神圣白象的唯一机会!

“西迪贝勒阿巴斯!”杜纳兴奋地说,“我之前读到过——还在电影里看过呢。天哪!那一定很刺激了!”

“铁制动物!”杜纳说,“在哪儿呢?”

“可以啊,当然可以啊,布茨先生,”他们异口同声,跟彩排过一样,“我们很乐意效劳。”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