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弗拉芒人家 第一章 安娜·佩特斯

“我确信您会来的,警长先生……”

“默兹河在发大水,洪水冲击桥墩……航运三个星期前就中断了……”

因为他毕竟不是小男孩了!她和柔弱不搭边,但麦格雷依然有她两倍宽,那件巨大的外套令他看起来像是被从石头里凿出来的。

“默兹河那时候已经发大水了?”

门槛上站着一对男女:一个没戴帽子的女孩(大概是工厂女工)搂着一个男人,背对着他们。

“我并不想洗澡。”

大风狂扫站台,站台上只有稀稀落落几个旅客。她看起来比往常高大,显得有些强壮。她的鼻子红红的,手上的帕子揉成了团。

“安娜告诉我您接受了……”

“三号那天,您是几点到这里的?”

“八点半……可能更早点……我们晚饭吃得早……我父亲有一帮玩桥牌的朋友……”

麦格雷的目光已经扫过那些装满商品的货架。他注意到,在包锌皮的那一部分柜面上,有几只锡嘴酒瓶,酒瓶里面装满烧酒。

一份糯米馅饼。

冷冷清清的街道上吹着大风。仅有的几个行人走得很快,安娜不是唯一一个擤鼻涕的人。

“再也没有。”

“她有家人吗?”

“他父亲是工厂的夜间门卫,她还有个哥哥叫热拉尔……”

“那么,咱们开始吧,我现在就可以给您一些初步说明……”

佩特斯太太叹了口气,站起来,因为店铺的铃铛响了。他听见她在说弗拉芒语,用一种几乎可以说是愉快的声音,称着四季豆和豌豆。

“他们在说什么?”

“真相永远也不会被知道!”

“那么,即便如此,他们依然打算结婚吗?”

“您弹钢琴?”

“小提琴呢?”

“您简直无法想象人们臆造出来的那一切……”

“这边请,警长先生……”

亲爱的麦格雷,

“今天已经二十号了……”

一条更阴冷的走廊。又是一扇门。里面是出乎麦格雷意料的房间,半客厅,半餐厅,一架钢琴,一个小提琴琴盒,精心打过蜡的木地板,舒适的家具,墙上挂着仿制油画。

“他们都说没有!”

“没有!这种女人不会自杀的……再来点咖啡?来块馅饼?这是安娜做的……”

“真是他的就好了!谁也无法证明这一点……看!”

“这条小巷,左边……”

年轻姑娘示意停下来,小心翼翼地用一个几乎难以觉察的手势指出小巷的第二栋房子。房子破旧,只有两层。房子里已经亮起灯光——煤油灯,在一个窗子下面。

“我们的表妹……范德维尔特医生的女儿……他们住在吉维……还是现在就告诉您为好,因为之后别人也会告诉您的,她是约瑟夫的未婚妻……”

“您不会太累吧?”

“这是我母亲的一大痛苦……这件事早就定下来了,约瑟夫和玛格丽特是要结婚的……他们在十六岁就已经订婚了……但是约瑟夫必须先完成学业……然后这个孩子出现了……”

“是的……我只喜欢音乐……尤其在我伤心时……”

真是令人惊愕!麦格雷无法说清楚自己的感受。是的,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像她那样唤醒他的好奇心,她是那么沉静,没有微笑,也不卖俏,有时用手绢揉揉鼻孔。

“这是麦格雷警长,他是来帮助我们的……我表妹玛格丽特……”

“他一会儿就到了……我已经通知他您要来……”

“玛利亚还没回来吗?”

激潮汹涌,平底驳船在水里相互碰撞。自由了的马儿吃着稀疏的草。

“他不在吉维?”

“也没有人在本地区见到她?”

麦格雷做了些笔记,以概括她的叙述。一个错综复杂的家庭故事。

“她走了?”

安娜固执地皱起前额。

“这就是她住的地方!”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