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一话 凶手还没出手又死了 2.部长选举,请投票!

今天公司开早会,平时上班向来很准时的孙皓,这次却足足迟到了两个小时。

迟到的理由也很奇葩,他家小区门口的盘山公路不知被哪个缺德的车主乱停车给堵住了,害得他不得不弃车步行,一路小跑至山下的公交站点改乘公交上班。

其实早在昨天深夜孙皓驾车外出时,就已经被那辆横在马路中央的标致3008堵在半路无法通行。虽然车主留了移车电话,可关键问题是对方手机关机,这让孙皓很无奈,只好取消了当晚的外出计划,悻悻而归。

孙皓吃了迟到的亏,怕遭株连被一并革去晋升资格,于是赶紧主动承认错误:“今天我本来打算开车上班,不想刚驶出小区就发生了意外,因为怕耽误早会,不得已改乘公交。哎,结果还是迟到了,真是耽误大家时间了。”

这本是极好的规划,没想到却走漏了风声。其余同事闻讯自然不依,以李部长处事不公结党营私之名,将状偷偷告到了董事长那里,于是才有了今日选拔部长的早会。

但不管怎么说,迟到总比不到强。孙皓赶到公司会议室时并未见到邵翔宇的身影,想必他是真的离职不干了。但董事长大人秉承着民主公平的选拔理念,非要等人都到齐了再开会。孙皓虽然知道内情,却不好点破,只得陪着众同事干耗时间白等下去。如此又等了大约半个小时,众同事仍不见邵翔宇前来开会,打手机也无人接听,于是便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于是同部门的曹大朋举手提问:“能不能毛遂自荐?”

身为领导的他,最关键的问题是对手下这些员工都不了解,如果贸然选人,只怕会招来非议。

董事长是说不能给自己投票不假,但他还说过投票是不记名的,所以最后的结果是,毛遂们自荐的时候都不承认自己是毛遂。

董事长解释道:“他们上一轮都投过了,还投什么啊?这一轮让你投,就是为了让你从他俩之间选出部长人选!”

但令人意外的是,原本打算今早开车上班的他却发现,昨晚堵路的那辆标致3008竟然还挡在那里,而小区门口竟已经排起了长长的车队。诸位司机都找不到标致3008的车主,只能对着空车泄愤般地狂按喇叭。一时之间,各种噪音此起彼伏。孙皓也算是识时务的俊杰,眼见此景立刻决定改乘公交车去上班。

以一票之优势,孙皓终于如愿以偿当上部长。别看这早会只有四五人参加,但格调上却丝毫不逊美国总统选举,投票结果一公布,紧接着便是新任部长的就职演说。

先是李部长做了简短的卸任演说,接着又宣布此次早会的目的是选拔新一任部长。董事长在一旁补充说道:“选拔的方式是采取公平公正民主的不计名投票!”

董事长人好面子,当时听得心花怒放。他笑眯眯地看着孙皓,就像在注视着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一边点头赞许一边暗打腹稿为稍后的总结发言做准备。

曹大朋奇道:“就我自己?为什么孙皓和柴伟业不投?”

整个知识产权部,除了邵翔宇没来,也就剩下孙皓、柴伟业、曹大朋三人。曹大朋心想,既然不能给自己投票,当然更不愿给别人投票。于是,他抱着损人不利己的心态干脆弃权。

就工作能力而言,新任部长非邵翔宇莫属,只可惜这家伙却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如此关系前途涉及命运的早会居然没了踪影。

董事长觉得此话甚是有理,可环视四周却发现加他在内一共只有五个人,两个参选,一个弃权,一个避嫌,最后就只剩他自己了,总不至于亲自出马来定人选吧?

董事长大为不悦,扯着嗓子喊道:“姚秘书!姚秘书!看一下,哪个不长眼的在敲会议室的门,没看正在开会呢吗?”

李飒本意是想选柴伟业,可惜之前暗箱操作被人揭发,功亏一篑。此番领导又问起人选问题,她怕有诈,不敢轻易回答,深思熟虑一番后,决定还是避嫌为妙,于是禀告道:“我选实在不太合适,还是让别人来定吧。”

曹大朋心里明白,柴伟业资质平庸,就算当选部长也只是个摆设,等他日李飒坐完月子归来恐怕又是复辟的节奏,于是毅然决然地投了孙皓一票。

当领导的对自己的秘书向来都和颜悦色,董事长大人也不例外,当即换成一副慈祥的面容,问道:“小姚,有什么事吗?”

曹大朋下意识的想法是:我还想弃权!但显然董事长大人不会允许他这么做的。

李部长早就怀疑告状者是邵翔宇本人,本着铲除异己的想法趁机打击报复,于是痛惜不已道:“这邵翔宇啊,工作认真,能力也强,什么都好,唯一欠缺的就是组织纪律性。今天的部门会议能请到董事长莅临现场,多大的荣耀啊,他小邵居然还不来?唉,也难怪,年轻人嘛,自由散漫惯了,多磨炼几年或许会有所改善。”

曹大朋抓住重点,复述道:“我知道,我知道,公平公正民主,不记名!”

董事长没有平原君的气度,深知一旦自荐起来肯定都厚着脸皮投自己的票,铁定是一人一票的节奏,于是赶紧否决,并再三强调说:“只能给别人投票,不能给自己投票。”

于是,摆在曹大朋面前的只有两条路,是选孙皓当知识产权部的部长,还是选柴伟业当。

曹大朋一愣,未料这公司选拔制度采用的是“中国好声音”模式,还有“复活赛”一说,当即连连点头道:“我愿意,我愿意!”

董事长大人正发愁下面的流程该怎么开展时,一抬头忽然看到了坐在会议室一角、因为主动弃权而懊悔不已的曹大朋。

董事长等得久了,耐性消磨殆尽,终于一拍桌子,说道:“不等了,咱们开会吧!”

董事长笑着说:“对你来说,记不记名已经没意义了,因为这一轮就你自己投票。”

他所谓的“意外”其实就是堵车,但孙皓表达得隐晦,让人乍一听来还以为他遭遇了车祸。李部长摸不清深浅,不敢妄自批评,只好简单说了句“下次注意”,算是不予追究了。

“很好!”董事长欣慰地点头,叮嘱道,“小曹,知道公司投票的制度吧,公平公正民主,不能投自己。”

与会的李飒原是公司知识产权部的部长,因为要休产假,今日不得不卸任职位、交接权力。要说现在的公司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李部长未雨绸缪,尚未卸任却先惦记着将来复职一事。她生怕坑被人占了自己坐完月子回来后无处安身,所以在新部长的人选方面力推工作上毫无建树的柴伟业,也算是为自己日后的重出江湖埋下伏笔、做好铺垫。

当领导的就是不一样,这话说得含沙射影、绵里藏针,不动声色间已把邵翔宇的缺点公之于众。

姚秘书说道:“有警察来访,说非要见你。”

董事长看到曹大朋,顿时计上心头,笑嘻嘻地问道:“小曹,愿不愿意回到选举台上,重新掌握选举投票的权利啊?”

就在这权力更替的历史性时刻,忽然有人在会议室外敲门。

董事长不察,误以为他二人是英雄之间惺惺相惜,难分伯仲,于是转头问李部长道:“李飒,你觉得他俩选谁合适?”

他一边进门还一边

九九藏书网
说:“笑话,警察办案怎么可以等?”

董事长当他们公司是动感地带,以为自己的地盘能自己作主,于是不以为然地对姚秘书说:“你去回复警察,要他们等我开完会再说。”

结果姚秘书前脚刚去回复,市北分局刑警大队的季警官后脚便带着众警员推门而入。

话音刚落,一直候在会议室门外随时听从调遣的姚秘书推门进来,一脸抱歉地说:“董事长,是我在敲门。”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