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1.走,一起去偷绩效考核表!

柴伟业掐灭手中的烟,神色凝重地问我道:“你的辞职报告,董事长批准了吗?”

我叹了口气,说:“没有,他让我再考虑考虑。”

柴伟业看了我一

www.99lib.net
眼,问:“你是怎么打算的?”

我恨恨道:“打算?这家公司我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反正辞职报告我都已经提交了,不管董事长批不批,我顶多再干一个月就走人。”

我叹了口气:“别的不说,光拖欠工资一项谁能受得了啊?!”

柴伟业幽幽地道:“嘿嘿,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把那份咱们签名的绩效考核表偷出来,公司就没有理由苛扣工资了。”

我真恨自己当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深深地叹了口气:“难道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吗?”

“偷绩效考核表?开什么玩笑,天知道那玩意儿藏在哪里。”

我看了柴伟业一眼:“王小貌?你是说公司新招聘进来的董事长秘书?”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于是愤愤不平道:“我工作又没少干,公司凭什么扣我钱?!工资一分都不能少,否则我就去劳动仲裁告他去!”

我愣了一下,急道:“开玩笑,我的薪资待遇可是四千呢。”

我万万没想到同事之间也会有这般祸福与共的深情厚意,正要感激涕零之际,柴伟业却摆摆手,慷慨大方道:“你不用谢我,帮你也是为我自己。”

“告公司?”柴伟业笑着摇头,“如果公司给你开一千六百元,你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柴伟业仰天长叹:“新来的那个孙金,就是个大忽悠、大骗子。版权登记三百元的成本,同行报价一般都是八百到一千元。那小子居然张口就问客户收费两万,董事长偏偏看好他这一点,所以要提拔他当部长呢!”

柴伟业拍着我的肩膀,难得生出梁山好汉的侠义之心:“我不会让你自己去偷的,我会配合你,咱俩一起。”

我们董事长别的不怕,就怕下属偷懒,防自己员工甚于防贼,单论知识产权部不到二十平米的办公室就装了八个摄像头,还真是不好下手。

“有!事关自己的利益有什么不敢的!”我先嘴上逞强,然后话锋一转,铺垫退路,“干是一定要干,但决不能蛮干,要谋划好了才行。你说要偷那份绩效考核表,可是公司到处都安装了摄像头,咱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拍摄了下来,这可怎么偷?”

“什么意思?董事长终于撤你的职了?”话一出口,我顿觉“终于”两个字用得不好,赶紧改口转移仇恨,“你部长一职被谁给顶了?”

“什么意思?”

柴伟业“嘿嘿”冷笑:“你这么做就不怕公司扣你工资吗?”

“劳动合同?”我感到有些不安,“我薪资待遇签的是四千啊。”

柴伟业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小杜啊,你还是太年轻,不经事。公司可以不扣钱,但它若是真扣下绩效补贴只发你一千六,那你也没办法。毕竟你在那份绩效考核表上签了字,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果然,就听柴伟业往下说道:“当初刚进公司,我和你一样也误签了那份绩效考核表。之前有同事离职,在工资上吃了亏。如今你要辞职,而过不了多久,我也不打算干了,所以今天把你约到天台,就想商量着把这件事做成!”

看来这是要被打回原形降为普通员工的节奏啊!无论谁干工作,职位越干越基层,又是被新人顶了职位,自然没有再留任的必要了。

柴伟业冷笑着摇头:“嘿,这里面的区别可大了,记不记得刚进知识产权部时,你曾在一份绩效考核表上签过字?”

柴伟业哼笑道:“强行离职,这是要和董事长翻脸的节奏啊!”

柴伟业说:“那张绩效考核表就夹在王小貌桌子上的文件夹里。”

我感觉到他话里有话:“哦?”

柴伟业缓缓道:“表面上你的薪资待遇是四千,可实际工资只有一千六,余下的两千四则是以绩效补贴的形式发放的。”

柴伟业干笑两声:“呵呵,看来你已经忘记当初劳动合同是怎么签的了。”

虽然志同道合,但面对柴部长这个尖锐的问题,我还真不好凭良心回答,于是委婉道:“别的优点暂且不说,单是您这份勤奋努力就足以让我们这些下属敬佩不已。”

结果我话音刚落,柴伟业便化身成天告诉我他知道。

我愣了一愣,反问道:“这,这有什么区别吗?”

柴伟业咽了口唾沫,反问我道:“当初签合同时,你没有仔细看薪酬条款吗?”

我正寻思时,柴伟业开始表决心:“反正我打算偷绩效考核表,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那你的计划是?”

我突然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公司拖欠了我三个月工资,若按每月一千六的标准发放,那可要少得七千多块钱呢。当然我也曾想过状告公司拖欠工资,可显然公司不会给我这个机会,董事长会在第一时间把工资结清。

柴伟业平静的脸上露出悲伤的笑容:“自从李飒卸任部长回家休产假,这几个月都是我来担任知识产权部的代理部长一职。凭良心说,你觉得我干得怎么样?”

当一个人没有任何可取之处时,那么只能强调他的努力了,而柴伟业显然误解了我的本意,拉着我的手惺惺相惜道:“不瞒你说,这几个月我一直想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做出一些成绩,摘掉‘代理’这两个字,转为正式部长。结果,‘代理部长’这个头衔里的‘代理’两个字是给摘掉了,但一同被摘掉的还有‘部长’两个字。”

我大吃一惊:“这难不成是董事长秘书办公室的钥匙,怎么会在你手里?”

柴伟业冷笑道:“怪只能怪咱董事长做事太没人情味,姚秘书跟了他多少年,最后见人家快结婚了,就赶紧找理由把人家辞退了。”

我刨根问底道:“这钥匙是姚秘书给的?”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