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二话 离职前请勿杀人 10.身陷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

季警官擒下重犯,得意洋洋,当着围观群众的面问众警员:“你们觉得我和一般的警察有什么不同?”

众警员心想他又要自吹自擂了,赶紧抢先拍马屁:“你是警官,我们是警员。”

“这只是表面现象,你们要透过表面看本质,往深了说。”

众警员明知答案却不说,十分配合地摇摇头。

季警官借兵法来遮掩自己的失误:“所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这只是为了迷惑凶手,让其放松警惕罢了。嘿嘿,何况我还有另外一层深意!”

接着他又理论结合实际,就案论案:“就拿眼下这起案子来说,99lib•net现场勘察没有任何进展,而公司里百分之八十的员工都有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像这种大海捞针式的审查讯问工作,我是一向不赞成的。”

“虽然你没承认,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再清楚不过。首先,你和柴伟业合谋要潜入王秘书的办公室偷取所谓的绩效考核表,当时的分工应该是你动手偷而柴伟业望风。但令你没想到的是,董事长因故提前出差回来,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听到异响便出来查看,发现是你后你们发生了争执,最后你万不得已用高尔夫球杆将董事长敲死在办公室里。”

季警官安完内开始攘外,大喝道:“有录音为证,岂容你诡辩!”

众警员听到此处皆恍然大悟:“我们还纳闷呢,又不是悬赏缉凶,今早怎么这么多人积极提供线索呢?原来是怕自己被当成凶手抓起来啊!哈哈哈哈!”

众警员听到此处,深以为然,纷纷鼓掌已示佩服。

季警官点头肯定众警员的同时,也在肯定自己,道:“我之前说的放长线钓大鱼,就是这层深意。”说罢,他走到人民群众面前,语重心长道,“破案一定要有远见!”

季警官瞅了我一眼,不屑道:“不是柴伟业,是刑科所。”

我想了想,说:“我哪也没去,我自己一个人在厕所里待了很长时间。”

“有哪个凶手会坦白自己杀人?!”季警官继续喝道,接着便开始长篇大论起来:

一言至此,人群中已响起热烈的掌声,我无法挥手致意,只得颔首表示感谢。

“当警方询问案件时,有人收起了对董事长的不满,刻意隐藏了作案动机。他这么做是不是已经事先知道了董事长被害的真相?换句话说,真凶有没有可能在那百分之二十的员工里面?”

季警官胸有成竹道:“哼,就是说没有人能证明了?”

我虽然被摁倒在地,但这并不影响我化身成柯南揭露真相。我趴在地上,照样学着柯南伸出手遥指天空,以此借代柴伟业的在天之灵,义正辞严道:“柴伟业之所以接过那根球杆,是因为他想故意在凶器上留下自己的指纹。他当着我的面留下指纹就是为了掩盖自己之前的指纹。因为他才是用高尔夫球杆敲死董事长的真凶!”

我说:“我在厕所里。”

我见季警官若有所思,似乎看到了转机。

“你说凶器上有你的指纹?”季警官惊喜不已,没想到竟然还会有意外收获,忙吩咐手下警员赶紧做好笔录。

“什么,你说凶器上有你们两个人的指纹?”季警官颇为震惊,然后陷入沉思,一言不发。

季警官这几句话虽是冲着众警员说的,但脸却对着围观者的手机镜头,而且他说话声音极大,力求保证最后一排围观者的手机录音都能录得清楚。

“哪种可能?”众同事忍不住追问。

“可是当你要脱身时,又一件意外发生了,那就是王小貌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机落在公司,返回时正好与望风的柴伟业相遇。于是,他俩发现了遇害的董事长,那时的你也许就藏在董事长办公室门后伺机而动。”

围观的同事听到此处,比之前的恍然大悟更加茅塞顿开,纷纷道:“原来这其中另有隐情啊!”

这时,警员马提出异议:“既然你早知道凶手不在那百分之八十的员工里面,为什么还要把他们带回警局审讯?”

我说:“我拿那根球杆纯属偶然,但我一直很纳闷,柴伟业为什么要多此一举从我手上接过那根球杆呢?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其实这个问题我冥思苦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一种可能。”

“一位优秀的人民警察应该善于思考和分析,何况我天生又冰雪聪明天赋异禀。于是我换了一个角度思考问题,剩下那百分之二十的员工,他们确实没有作案动机吗,还是他们隐藏了自己的作案动机?”

季警官仗着后知后觉的优势,马后炮道:“此案缺少证据,令人毫无头绪,要想侦破,非得倚靠人民群众不可。可如何调动大家协助破案的积极性呢?就是让每一个与案件有联系的相关人员都意识到自己随时都会背上杀人的嫌疑,人人自危。”

(察言观色和以貌取人难道不一样吗?)

于是,我说:“其实偷绩效考核表的事情是柴伟业谋划的,而我们之所以能顺利潜入王小貌的办公室,是因为早在上任董秘离职前,他已偷配了办公室的钥匙。现在回想起来,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柴伟业提前谋划好的,而我则像一个被牵着鼻子走的木偶般任由其摆布,直到最后莫名其妙地背上杀人犯的罪名。”

我觉得在柴伟业命丧车祸死无对证的前提下,我完全可以发散思维乱说一通,把所有的嫌疑都推到柴伟业身上。

说到这儿,他看了大家一眼,继续自我表扬:“通常警察办案,只注重现场证据、杀人动机和不在场证明。可是一旦遇到高智商犯罪,现场搜集不到证据,杀人动机和不在场证明又非常模糊,那么警方该如何确定凶手的身份呢?我想大部分警察都会受主观因素影响以貌取人,而我则不同,我更注重察言观色!”

季警官也不计较大家跟在自己身边这么久仍无长进,依旧耐心地点拨:“我和一般警察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我不一般!”

围观的同事听到此处,皆恍然大悟,信以为真。

听着警员们的一唱一和已接近尾声,我终于忍不住插嘴替自己辩白:“我没有杀人!”

在掌声中,季警官气急败坏道:“差点就被蒙骗了!”

我急忙道:“你后面说得很对,但前面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我是因为听到王小貌的脚步声才躲进董事长办公室的,当我躲进去时董事长已被人害死了。警察同志,你不能因为凶器上沾有我的指纹就妄下结论,认为我是凶手啊!”

季警官只是问:“你确定你和柴伟业都碰过那根高尔夫球杆?”

我心急如焚,赶紧辩解道:“凶器上不光有我的指纹,也有柴伟业的指纹,这根本说明不了什么,我们都是无意中接触到那根高尔夫球杆的。”

季警官不耐烦地说:“都铁证如山了还瞎推理什么,凶器上有你们两个人的指纹,说明是你俩合谋的呗。喂喂,小王你怎么回事,把嫌疑犯给我按住了,让他伸个手指乱比画什么啊,误导民众。哦,对了,那个柴伟业呢?”

“凶器没检查出指纹,那我刚才的那一番推理……”

我赶紧套近乎:“对吧对吧,咱们差点就被柴伟业蒙骗了。”

季警官哼笑道:“谁说没有驾照就不会开车!柴伟业出车祸时你在什么地方?”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