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1.猫文身的小哥

对于一个小哥来说,文身不难,难就难在文什么样的图案比较合适,毕竟每一位老大的世界观都不一样。

所以,当我一脸虔诚地询问我的老大,问他我文什么图案比较合适时,老大目光深邃地望着远方,然后很淡定地回答我:“只要合适,文什么都行。”

所谓没有克制就没有放肆,不规矩无以成方圆。老大告诉我文什么图案都行,我反倒不敢乱文了。但我又不好再问,因为同一个问题问两遍,在领导眼中是愚钝的表现。

在我文完手持屠龙刀的机器猫的第二天,老大便带我到市面上收保护费。

我奇道:“总不会是婚纱街和台东一路吧?那可是合法的民生摊位,咱若收费会被警察抓的!”

于是,我换了个话题:“您当年文的是什么图案呀?”

老大告诉我,小巷的尽头最近开了一家培训学校,有成人高考,有英语辅导,还有会计学习。

老大摇头。

我好奇地问:“那五点之前呢?”

老大继续排除:“那几个卖炸串、炸臭豆腐、炸鸡柳和肉夹膜的摊位,咱们恐怕也不好收保护费。”

即便如此,我依旧保持乐观:“除去那三个摆车摊的,还有六七个摊位可以收费啊。”

老大叹了口气,显得有些忧愁:“如果咱们发展好的话,别人不敢来抢地盘的话,将来也许大概可能还是咱的势力范围。”

老大淡定地告诉我:“城管五点下班。”

我问:“为什么叫‘现在’属于咱们的势力范围,那将来呢?”

我抬眼望去,那小巷短得可怜,不足百米,但却有三个摆车摊的,分别卖衣帽、鞋袜、手工香皂;有四个卖小吃的,分别卖炸串、鸡柳、肉夹膜、臭豆腐;还有一家是卖小龙虾的。

那是一条小巷,夹在台东一路和步行街之间,属于两不管地界,老大告诉我:“这里就是咱们的地盘。”

我又问:“难道是桑梓路?”

老大的回答很笼统:“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咱们混江湖的,文身不只是为了威慑恫吓,还得图一个平安祥和的寓意。”

老大指点迷津说:“干这种炸货小吃,而且又不重样,说明他们几个人很可能都是一起的,搞不好是同村老乡结伴进城。这种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群体,就靠这种小吃生意维持生计,你若动了他们的利益,他们能联起手来跟你拼命。要知道这种人平时腰里都别着刀,城管都不敢惹。”

老大的地盘遥远得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他笑着说:“你说的这些地方都是人家的地盘,咱们不能收保护费。”

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们和城管是早晚两班倒的节奏啊!对此,老大有更深刻的理解,他总结成一句话是:社会分工不同,他们收摊,我们收钱。

老大划分天下大势的时候,我俩正站在台东商圈的中央。于是,我很自然地想到了一个问题,随口问老大:“咱们的地盘在步行街吗?”

老大带我去之前,曾叮嘱过我:“在江湖上混,凡事要把握一个度。”

我问:“为什么啊?”

说实话,老大刚看到这个文身时,并不是很满意,因为他觉得机器猫过于可爱的卡通形象会影响我们收保护费工作的顺利开展。所以在他的建议下,我又去文身店让老板在机器猫的右手上文了一把砍刀,砍刀上赫然写着“屠龙”两个字。

听到这里,我很不理解,问道:“为什么啊?”

老大笑我单纯,不知江湖深浅,他说:“摆车摊的保护费不好收,比方说路边那个开宝马Z4卖手工香皂的摊主,人家宝马车都养得起,出来摆摊纯粹是图个乐,消遣一下。这种人说不准有什么背景呢,一旦得罪了,吃亏的还是咱们自己啊。”

我如梦初醒,并以此回忆过往的童年,忽然想起了藤子·F.不二雄。于是我就在后背上文了一个机器猫(哦,对,现在大家都叫它哆啦A梦,但我还是习惯叫它机器猫),这个象征着平安祥和且无所不能的动漫人物。

我隐隐有一种要跟着他出生入死打天下抢地盘的不祥预感,老大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亲自把我领到了一处地方。

我说:“欺老怕壮,你就不怕老大爷和那些卖炸货小吃的是同乡?”

老大信心十足地说:“不会的,进城营生的大多是青壮年,而那烤地瓜的大爷都一大把年纪了,明显是本地人。”

是的,这是一把象征权力和尊严的屠龙宝刀,拿在一个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保佑平安的动漫人物手里。这下正符合了老大对文身的要求:不只是威慑恫吓,还图一个平安祥和的寓意。

我虚心请教:“这个度怎么把握?”

“晚上下课的学员比较多,这才渐渐聚集了些摊位。因为小巷不起眼,还未被其他帮派注意,所以现在尚属于咱们的势力范围。”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咱们也是混社会的,谁怕谁啊?!”

老大颇为乐观,扩大盈利范围,说:“倒也不是,烤地瓜的那个也可以收。”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老大很欣赏我这种孺子可教的表情,他欣慰地笑了笑,接着便开始布置工作:“小何,今天你先负责通知,明天咱俩就过来收保护费。”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