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2.卖小龙虾的杀手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杀人不难,难就难在要按照客户的要求,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来杀人。

就拿眼下这单生意来说,客户想弄死目标人物,却又生怕露出蛛丝马迹被怀疑到自己头上。话说回来,每个雇凶杀人的客户都不愿暴露自己

http://www•99lib•net
幕后主使的身份,但这个客户显然小心谨慎到了极致。他想让目标人物死,又不愿让警方看出是他杀,所以他希望最好警方能以意外事故结案。

这类生意我以前接手过,所以我提了几个经典案例以供客户选择,比如伪造车祸案、伪造溺水身亡案、伪造抢劫杀人案,结果客户都不满意,觉得太俗套了容易被揭穿。

毕竟我是杀手不是厨师,所以我做的小龙虾自己都觉得口味欠佳,但为了能吸引目标人物买到我下毒的小龙虾,为了能让毒杀计划顺利进行,在质劣的前提下我只能做到价优了。别的摊位,小龙虾一斤通常卖三十几元,而我这边直接二十元一斤出售。

结果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二十元的价位只卖了两天就遭到了同行们的威胁。整个台东商圈十几个摆摊卖小龙虾的商贩联合起来,列成方队游行示威似的一同来找我的麻烦。想想也是,行价三十几元一斤的小龙虾我卖到二十元,这不明摆着乱价抢生意吗?

所以,当这十几名摊主围上来时,我很礼貌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主动把价位上调。可是,他们居然得理不饶人,非逼我从夜市撤摊,离开台东商圈方肯罢休。

有几个体格健壮的甚至还拿出铁棍恐吓我,说明天如果再见到我在这儿卖小龙虾就砸了我的摊位。

最后,我实在想不出别的花样了,于是问客户:“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所以,当这十几个摊主威逼恐吓时,我只能点头哈腰连说“是是”。

不想这老方身残志坚,大手一摆,义正辞严道:“孩子,用不着三思,我不在这儿摆摊了总可以吧。”说罢,他推着烤炉说走就走,头也不回。

所谓杀手也讲究工作效率,杀个人总是拖来拖去还怎么挣钱养家糊口。但话又说回来,如果明天坚持出摊,肯定会和那十几个摊主发生争执,一旦动起手来惊动了警方,很容易提前打草惊蛇,到那个时候可就更不好收场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灵机一动,赶紧叫住他:“小哥,收保护费是吗?”

这一问倒把小哥问住了,他反问:“什么好处?”(总不能直白地说“收了钱就不砸你摊了”吧?)

老方启迪道:“没交钱时,我只能晚上在这儿摆摊。那交了钱,是不是白天也能摆摊了?”

老方抬头看了小哥一眼:“啊?交什么费?”

就这样,我想到了毒杀。

小哥目送老方远去,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自知这软柿子没捏好,怅然若失。他首战受挫,失去了工作的积极性,抬头看了我一眼,顿时打起了退堂鼓,思想斗争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择日再来,准备灰溜溜地离开。

小哥面带微笑地重复道:“保护费!”

所谓下毒杀人其实很简单,可是要会烹饪小龙虾却不那么简单。在我施实杀人之前,我先用一周时间了解了小龙虾的进货渠道和烹饪过程,然后我购置了简单的器具,化装成摆摊卖小龙虾的小贩,潜伏在培训学校周围,伺机以待目标人物出现。

小哥眼见这是要谈崩的节奏,立马换成威胁的口吻,试着继续沟通:“大爷,请您三思,若不交保护费,我们有可能会砸您摊位的哦九九藏书。”

混黑社会的都好拿软柿子捏,老方吃亏在年老体衰手脚残疾上,所以在形象上直接被定义为软柿子。可惜一看就知道这小哥刚混黑社会不久,气势不足,第一下没捏好,就听他彬彬有礼地对老方道:“大爷,您在这儿摆摊是要交费的。”

正当我左右彷徨两为其难之际,突然看到有个小哥打扮的年轻人迟疑着向我走来。

这话小哥就不爱听了,他大声道:“我怎么不是小哥了?你看我还有文身呢,一个月两千的保护费,大爷您到底交不交?”

我朝他招手,招呼他过来,说:“你来,你来,我需要保护!”

客户想了想,说:“你要杀的那个人,每周三的下午六点都会去台东一家培训班学会计,然后在晚上九点下课。每次下课她都会在街边小摊买上一斤小龙虾,我觉得你可以在小龙虾上做文章。”

呵呵,这帮小贩显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以我的爆脾气,如果手里有枪,直接就“啪啪啪”一枪一个让他们脑袋开花;如果手里有刀,直接就“噗噗噗”一刀一个让他们开膛破肚。可惜的是,今天我出摊急了,既没带枪也没带刀,甚至手头连根木棍都没有。何况我是杀手不是凶手,凶手会冲动杀人,但杀手只会为钱杀人!

老方哼笑一声,很不买账:“没交保护费之前,我就是晚上摆摊,交了之后,还是只能晚上摆摊,谁交谁有病啊!”

那十几个摊主满意而归、扬长而去,独留下我在这儿左右踌躇。因为明天就是周三,晚上九点会计课结束,目标人物势必会在街边一如既往地购买她心爱的小龙虾。我若不出摊,错过这次杀她的机会,就要再等一周了。

就在这时,老方又开口了:“好吧,孩子,如果我交了这保护费,有什么好处吗?”

老方更不解了,问道:“都交了钱,为什么白天还不能摆摊?”

小哥见自己被识破了身份,颇有些羞涩,站在远处小声地问:“你有什么事吗?”

老方恍然大悟:“原来你们不是替城管收钱的啊,那算什么小哥,糊弄人啊!”

我诚恳地说:“我要交保护费,但今天身上钱不够,麻烦你明天再来一趟,好吗?”

小哥很认真地说:“那不能!”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