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6.和一般警察不同的季警官

对于一个警察来说,破案不难,难就难在如何才能不把案子破成冤假错案。

尤其是那种已经被洗白的具有黑社会背景的社团组织,要想掌握他们的犯罪证据,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派线人潜入其内部进行卧底。

委晓君在我手下做线人做了五年,帮我破了很多案子。记得当初招募她时,我曾许诺,干足五年我会帮她转正入编警队。如今已是第五个年头了,委晓君做完手头这个案子,我就该给她一个身份了。

也许是最后一案的缘故,我时常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是害怕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就像谍战片里演绎的那样,作为卧底的主角功成身退之时却惨遭敌人毒手。我担心同样的情节也会发生在委晓君身上,如果那样她就太不值了。因为她一直想当公务员,想享受公务员的福利待遇,当然也顺便为人民服务。

我问:“那传递信息的事儿怎么办?”

说实话,从警多年,我从未直接跟线人接过头。我这么做的原因是出于对自己安全的考虑,毕竟《无间道》里的警察不论多大的官职,最后都是因为接头而死于非命。

我问他为什么。

我在庆幸的同时,转念又一想:不对,这十几个人显然是有所预谋。他们事先埋伏在路边是不是在等我?

那天,老头儿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明天不去那儿卖烤地瓜了。

其实,很多人都怀着这种憧憬在我手下当线人,但他们大多数都成了烈士,我希望委晓君能活着当上公务员,幸福快乐地享受生活。

说到这儿,大家可能还不理解,那么通过表面看本质,往深了说,通常警察办案都循规蹈矩,而我不同,任何的风吹草动藏书网我都敢于大胆设想。

老头想了想说:“等我确定好卖烤地瓜的地方,你们再来找我?”

想到这里,我再也按捺不住,我要对得起自己这张伸张正义的脸,所以我必须保证她的安全,于是我驱车驶向了台东。

负责与委晓君接头的是一个卖烤地瓜的老头儿,对那个老头儿来说,卖烤地瓜是主业,帮忙传递情报只是兼职。

当我看到青年被一棍子敲倒在地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拔出枪来大喝道:“不许动!我是警察!”

那人痛苦地说:“我肚子疼!”

紧接着我回想起来,肚子疼的那个人,他所吃的小龙虾原本是摊主卖给委晓君的。如果说小龙虾里真的有毒,那么本来要毒死的应该是委晓君而不是眼前这个人!

想到这里,一切都顺理成章,而眼下这见义勇为的青年显然是误打误撞替我挨揍了。

余人见状,顿时领悟其深意,赶紧倒打一耙反咬一口道:“警察同志,您快来看看,我朋友被打了。”

这个问题有很多种解释,但归根结底答案只有一个:我和一般警察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我不一般!

“什么?保护费?”我愣了一下,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时,又听那个说自己肚子疼的人气若游丝道:“那,那份小龙虾有,有问题!快,快送我去医院。”

事后想想,我庆幸自己当时没抢先喝止,因为那青年前脚刚喊完,后脚便跳出十几个人,手持长棍围将上来。

气愤地扣上电话后,我知道这老头是指望不上了。明天就是周三,现在安排其他接头人已然来不及了,思量再三,我决定亲自前去接头。

我一边想着,一边准备过去找她。就在这一刻,不知从哪冒出一个彪形大汉一把夺过即将递到委晓君手里的小龙虾!

委晓君笑嘻嘻地问我:“季哥,是你和我接头吗?”

所以在办这件案子的时候,我异常谨慎小心。我曾不止一次地叮嘱委晓君要注意安全、小心行事,她却不以为然。

老头振振有词道:“我的责任是卖好烤地瓜,又不是给你们传纸条。”

余人词穷99lib•net,无言以对,只得推卸责任道:“具体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清楚。不过,警察同志,你看我朋友表情这么痛苦,应该不是装的吧?要不你问问他怎么受的伤?”

那青年光顾着舍己为人,丝毫不在意自己的伤情,醒来后第一句话便是:“摆,摆摊,请,请交保护费!”

我越发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儿,冷静下来思考:犯罪分子先以收保护费为由把接头人逼走,但却迟迟不对委晓君动手,是因为他们想引我出来好一网打尽!好嚣张好毒辣的计谋啊!这几乎是照搬《无间道》的剧情啊!

我倒吸口凉气,心想如果当时我喊,我就得是他现在这个下场。纵然我身上有枪,可只有七发子弹,假设能枪枪爆头超常发挥,也打不过他们这么一群人啊。

话已至此,身为人民警察的我总不能坐视不理:“喂,怎么了?”

而我之所以亲自前去接头,是因为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预感到委晓君可能会遭遇危险,我要去救她!

为了保证任务顺利进行,我给委晓君报了一个会计培训班,并安排了每周的接头时间和接头地点。

我说:“开什么玩笑,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

我哼笑一声,冷冷地问:“是被揍得?”

我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那就不该我管了。”说着转身扶起那位见义勇为的好青年,摇醒他询问伤势如何。

我脑海中那个可怕的念头似乎越来越清晰了,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后来事实证明,干兼职的就是靠不住。

老头说:“原本就不挣钱,现在又有小哥收保护费。”

余人忙又www.99lib.net改口:“是有点争执,但我朋友也是被迫还手,属于自卫。”

世上有劫钱劫色劫珠宝钻石的,哪有劫小龙虾的,这八成是要暗下毒手啊!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该去哪里救她呢?

我虽穿着便装,却也带了枪,当我的手摸到枪套,准备大喝一声“谁敢在这儿生事?!”时,却突然有人抢先喊了我的台词,紧接着路人中站出一个威风凛凛的青年。

通常打人者面对警方调查时,都想把事实混淆成互殴或者被打。

难道……总不会?

我想,杀手毒杀不成,肯定会以身犯险再痛下毒手的,现在他俩都没了踪影,莫非委晓君已经遭到杀手挟持了?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