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三话 摆摊请交保护费 7.见义勇为的王小貌

对于一个会计来说,算账不难,难就难在如何能从账面枯燥乏味的数字背后看出公司的盈亏虚实。

这句话是委姐说的,不是我说的。

委姐是我在会计培训班的同学,她虽然是初次接触会计知识,却表现出惊人的天赋,什么知识都是一听就懂一学就会,而我在这方面显然不如她。

当一个人不顺的时候,他会有一种神奇的功能,可以把这种不顺不自觉地传染给周边的人。所以当我站在摊位前发自肺腑地羡慕摊主摆夜市收入不菲无忧无虑与世无争之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彪形大汉用实际行动打碎了这个美丽的童话。

我这样想着,抬头再看时,委姐已慌里慌张地走在了前面。

委姐被我纠缠得无可奈何,只好驻足回看,见那小龙虾摊位前已围了很多人,便说:“人家摊主在那儿挨揍,我去要钱多不合适啊,算了,不要了!”

但是,委姐却一把夺下了我的手机,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一姑娘家,人家揍你怎么办?”

我赶紧追上去说:“委姐,走这么急干吗?你买的小龙虾还没拿呢!”

起先,我以为是小哥收保护费,后来听那大汉的谈吐又像是同行之间恶性竟争。不管怎样,一场争执打斗看来是避免不了了。

还没走到车站,突然听见有人叫我,回头一看,竟是之前卖我们小龙虾的摊主。

摊主微笑着对我点头致谢,挥手告别,进而转身去追委姐。

听她这么说,我也不好再坚持下去,只是心疼那十几块钱白白浪费了。我告诉自己,以后买东西一定要拿到货再付钱,即便再发生今天这种情况那也是只赚不赔。

看着摊主远去的高大身影,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我想:他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小贩,却始终不忘恪守职业道德,坚持诚信。即便是在被人围殴、揍得不成人样的情况下,他还始终挂念着给客户退钱,并在被揍完的第一时间,不顾自己的伤势、不顾自己的摊位,四处奔走寻找委姐,单单这种精神就足以感动中国。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抢劫犯真是艺高人胆大,手无寸铁就敢出来揽活儿。我眼见那女的被掐得奄奄一息,马上要一命呜呼,这要是放以前的话我早就跳出来制止劫匪了。但我觉得我要做一个与世无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小女子,亲手制止犯罪不太符合我的形象,而且还有危险,所以我决定跑到街上大喊救命。

一个简单的会计初级考试我已经考了两次都不及格。今年9月1号马上要迎来第三次考试了,我感觉自己还是要不及格的节奏啊!

“不要了,没心情吃了。”她嘴上说着,脚下也不停步。

我以前就有丢三落四忘拿手机的毛病,所以基本可以排除被小偷偷走的可能。

当生活如此不易的时候,我总会去吃街边的小龙虾。有时候,我觉得夜市摆摊挺好的,不用考试、不用拿证、不用加班、不用勾心斗角、不用看领导脸色、不用早出晚归,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儿,卖自己想卖的东西,时间自由挣得还不少。

正寻思时,摊主已跑到我面前站住脚,开口问道:“姑娘,你同伴去哪了?”

坏了,手机不见了!

对了,手机在委姐手里,她还没还我!

当我有这个想法,并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叫我。

其实我挺不情愿走的,还想再多瞅一会儿,我甚至掏出了我的魅族MX3手机准备拍照发微信朋友圈。

委姐不屑地说道:“你自己等吧。”说罢,自顾自往家走去。

那人先是一把抢下摊主准备递给委姐的小龙虾,然后便开始找茬。

“什么?不要了?”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从小过穷日子长大,深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千古名句,最看不惯年轻人铺张浪费,于是道,“咱们可以等啊,等摊主挨完揍再要他退钱。”

我开始以为只是情侣吵架,但出于好奇心,我又开始驻足偷窥。可是当我偷窥了两三秒之后,我忽然发觉那对男女似乎不是情侣间吵架,而更像是那男的在抢劫。

想到这里,我决定把这件事发到微信上,让这股正能量传遍祖国的大江南北。于是,我开始低头翻找我的手机……翻找手机……手机……咦?我的手机呢?

说实话,对于看热闹我挺有兴致的,不论是两人对打还是几个人揍一个,我都很乐意在旁边助兴。但委姐却似乎显得很害怕,仿佛危险随时会波及到自己身上,一个劲儿地要拉我快走。

就在我一边跑一边计算时间担心错过公交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

后来,我因为见义勇为,上了报纸头条。

我拉住她,说:“你可是付了钱的,即便不吃了,也要摊主退你钱啊!”

冷静……冷静……好好想想……上一次用手机是在什么时候……上一次用手机……

我顿时反应过来了,人家摊主是来找委姐退还小龙虾的钱的,赶紧指点迷津,告知

九九藏书
去向。

我一想也是,算了,别凑热闹了,我还是安安静静地做一个与世无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女汉纸吧,不,是小女子。

我见他一边喊“姑娘,留步,留步”,一边发足朝我奔来,第一反应是:好几个人揍他一个,他这么快就挨完揍了?接着反应的是:挨完揍还能这么活蹦乱跳地满街跑,身体素质真好!当这两个反应从我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找我做什么?

在劫匪倒下的一刹那,我趁机拉起委姐的手发足狂奔,一边跑我还一边问:“我的手机,还在你那儿吧?”

我立刻就按耐不住了!

我想起来了,刚才摊主挨揍时,我曾打算拿出手机拍照发微信,结果被委姐制止了。

一念至此,不及多想,我立马从地上抄着一块板砖,三步并两步冲上前去,趁那劫匪不注意,对准他后脑勺就是一下子。

我愣了一下,顺势回看才发现,遭到抢劫被掐脖子的女人,不是别人,居然是委姐!

“王小貌,救我!”

我之所以按耐不住,不仅仅是因为我和委姐熟识,更重要的是我的手机还在委姐那儿,要是被劫匪一并抢走可就再也要不回来了。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