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11.大飞,重出江湖了,然后……又失手了

对于杀手来说,每次行凶都是一次精神洗礼,因为你要杀的往往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但是为了钱,为了生存,为了买房,你不得不这么做。

大飞在杀手行当干了十多年,终于凑足了买房子的钱,他本来已金盆洗手不再杀人。可是没想到,他攒了十年的积蓄最后竟然都被骗子骗光了!

这是一个悲哀的故事,然而更悲哀的是做杀手其实也是在吃青春饭。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身手也不再像年轻时那样灵活,所以对于一个大龄杀手,很多高风险的业务是接不了的。

这是最隐蔽的方式,杀人之后极易脱身,而且不需要敏捷的身手。我相信对于一名经验老到的职业杀手来说,这绝非难事。

所以在大飞离开的时候,他笑着对我说:“等我的好消息,等我胜利归来。”

当我察觉事情不对时,同行正好传来消息,说某个犯罪集团的领导为了省钱图便宜,雇佣了一名大龄杀手暗杀警方卧底,结果不幸失手,导致犯罪集团行迹败露,反遭警方一网打尽。

我想到这里,顿时悲伤逆流成河,因为这单生意本来该我做,是我让给大飞的。我让给了大飞,却害了他,害得他不但身败名裂,而且现在还凶多吉少生死未卜,所以我要替他报仇。

我想,大飞这两年太坎坷了,先是被骗子骗得一贫如洗,然后又杀人失手。

直到有一天,我的一个客户找我下单,让我杀一个姑娘。我没有接单,而是毅然决然地把生意让给了大飞。因为我觉得大飞比我更需要这笔业务,毕竟以他现在的年纪,能杀死的人已经不多了。

可是,我该找谁报仇呢?

我们彼此约定了明天见面的具体时间和地点,挂断电话后,我找出了我刚出道时所使用的武器。

就在我为此不知所措的时候,报纸上的一篇头条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

于是,在某个周三的下午,大飞挥手朝我作别,推着一车的小龙虾,踏着夕阳远去。

“好,好。”

我知道他是要去杀人,杀人的方式是用毒,毒药就掺在小龙虾里。

于是,我按照寻物启事上留的联系方式,拨打了王小貌的电话号码。

大飞去哪了?

短暂的等候音之后,听筒彼端传来一个姑娘的声音:“你好,哪里?”

说到这儿,我正好看到那篇报道后面印着“记者刘欣报道”的字样,于是我又补充道:“我是刘欣的同事。”

大飞已经年近四十,他已不再年轻,所以很难再接到生意了。

后来,因为菜刀过于显眼,我已很久不用。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想到了我的客户,我在公用电话亭里拨打了客户的手机号,当听筒那边传来陌生男子的声音时,我果断挂断了电话。

我怀着一腔悲愤将这篇报道从头读到尾,尤其是看到报道末尾的寻物启事,上面清楚地写着女英雄联系方式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冤有头债有主的复仇感。

他一连失踪数日不知去向,会不会杀人不成反而失手被擒,也被警察抓起来了?

然后我就信以为真,等他回来。可我等啊等等啊等,等了两三天,大飞始终没有回来。

干我们这一行的,一旦失手,将很难再接到生意,而大飞这次非但失手还连累客户被抓,他已经不可能再在这个行业干下去了。

我想,我要用这把菜刀终结所有的一切。

我想,传言里那个失手的大龄杀手肯定就是大飞。

王小貌似乎信了,在话筒那端问道:“有什么事吗?”

但是今天,我却把那把刀找了出来。

我非但找了出来,还用磨刀石把它磨得锃亮。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