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四话 我的手机去哪儿了 12.黑老大,亲自出马了

身为割据一方的黑社会老大,他的职责不仅仅是收保护费,更重要的是真能起到保护作用。

所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是我们黑道的职业准则。我在这道上混了很久,一直恪守行规。不仅如此,我所罩的地盘甚至还提出先保护后收费的服务理念,也算是引领行业潮流了。

说实话,这种服务有风险,搞不好就会发生保护提供了但钱收不上来的囧状。

由此可见,王小貌很可能认识我的客户,或者目睹了客户受伤的过程,不论哪种情况都有助于客户恢复记忆,进而交纳保护费。

我朝客户使眼色,客户心领神会道:“姑娘,你看我面熟吗?”

只见王小貌双眉紧锁,怒目圆睁,咬牙切齿,抓耳挠腮,显然是想到紧要关头,眼见就要想起来了可就是想不起来,正在做最后的挣扎。

王小貌说:“我是想起来了啊,我想起他是卖小龙虾的啊!”

于是,以还手机为借口,客户和王小貌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客户激动万分:“不错,不错。那我是谁?”

我在一旁瞧着揪心,生怕她走火入魔,于是小心提醒道:“台东夜市,摆摊卖小龙虾。”

王小貌自知理亏,辩解道:“是沾了你提醒的光,但我自己也确实想起来了。”

我的客户长啸一声,整个人快如霹雳迅如闪电,刹那间便欺身到持刀者面前,然后只见他右手五指弯曲如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向敌方。

随着王小貌对着电话交谈,我顺势看去,果真看到一名身穿短袖衬衣的男子朝我们这边走来。

“她怎么会知道?你是不是失忆了?不管失没失忆你先把手机还我啊!”

我眼见王小貌这条线索马上要断,决定在还手机之前做最后挣扎。我对王小貌说:“你再好好看看,真不认识吗?”

王小貌说:“这我哪儿知道,咱俩又不熟。”

等到达约定地点,王小貌早已等在了那里。我陪着客户上前,王小貌伸出手掌,直奔主题道:“我的手机呢?”

我大惊失色,是因为我看到张记者手里拿着的是一把菜刀。后来我又长吁了口气,则是因为张记者挥起菜刀要砍的人居然不是我,而是王小貌!

就在此时,张记者开口说话了,他深情地呼唤:“大,大飞?”

——露出了包里的东西。

看到眼前这一场景,听到耳边这番对话,我再笨也知道,他俩之前就认识,这是在相逢叙旧啊。

我一听有戏,赶紧催问道:“你是不是认识他?”

我们要见的人是一个叫王小貌的姑娘,之所以见她,是因为我在客户受伤失忆的现场捡到了王小貌的手机。

我说:“那明明是我提醒你的好不好!”

我这还要先帮客户找回记忆,按理说这种事儿都是该交给小弟办的。但我就一个小弟,还被揍得卧床不起等钱治伤,所以我才会亲自出马。

这一刀劈得极快,躲闪已然不及,何况客户完全没有要收招的意图。

坏了,坏了,对方只要挥刀反切他手腕,客户便要收招;或者憋气顶住勒颈举刀横抹他的咽喉,客户也是要收招的!

说实话,我看清他招式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都醉了,因为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张记者也笑了,他说了声“好”,然后突然扔掉手中的包。

我豁然发觉,高手之间的对决,凡人真的很难看懂。我竭尽所能妄图解释眼前发生的一切,但想来想去似乎只有一种答案:张记者之所以会主动放弃抵抗、安心赴死,他一定是中了江湖上失传已久的武林绝学——摄心迷魂大法!

王小貌像是被戳到九-九-藏-书-网了痛处,恨恨道:“那个女人太鬼了,弄丢我手机之后就不露脸了。哎,对了,我的手机你还没还我呢。”

客户说:“我知道我是卖小龙虾的,我是问我的名字叫什么,家住哪儿?”

当我看清那件东西的时候,先是大惊失色,然后又长吁了一口气。

张记者道:“我是张政啊!”

一听这话我不高兴了,插言道:“那你刚才吆喝什么,说你想起来了?”

菜刀怎么会落地?

王小貌意志不坚定,当时就被转移话题,把要手机一事抛至脑后,就见她抬头看了客户一眼,像是想起了什么,指着他道:“咦,你,你,你好面熟!”

就拿眼下这起案例来说,我提供完保护正准备要收费,结果客户失忆了。

然而让我不解的是,我发现王小貌的五官又开始紧凑起来,难道她也陷入了回忆?人家朋友相认,她跟着回忆什么啊?

显然客户自己也急了,接着又问道:“你是不是认识我?”

我不甘心,说:“不要只看脸,再看看别的地方。”说完,我拉着客户在王小貌面前自转了一圈。

在赴约的过程中,我寸步不离,生怕客户趁机逃走。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搅乱了王小貌的记忆长河。

客户恍若未闻,继续道:“委晓君知道我是谁吗?”

我正寻思时,张记者果然面露凶相,持刀斜劈客户的脖颈!

话说两个男人打架,一个掐着另一个的脖子,换作其他围观者早就躲得远远的了,这姑娘胆子真大,非但敢走近了看,还转着圈儿地围观。

“你是卖小龙虾的啊!”

王小貌双手一挥,示意不要打扰她思考,吓得我俩不敢再多言一句,在旁边悄无声息地等候着。

我在庆幸的同时又难免有些惆怅,因为王小貌是帮我客户找回记忆的唯一线索。张记者这一刀下去,客户可能以后就再也想不起来了,我的保护费也很难拿到手了。

我知道这是擒拿法里的绝技,却没料到一个摆摊卖小龙虾的商贩居然身怀这样的绝技。我想,客户这一出招自然要夺下对方手中的菜刀!

“张政?”客户眼神迷离,掐脖子的姿势虽然没有改变,但手上已经不再用力。

我看到客户闭上了眼晴,陷入沉思,我知道他是在寻找失去的记忆,当即屏息禁声,生怕惊扰他的思路。

王小貌叹了口气,显得爱莫能助:“他这张脸我已经看了好几遍了,真不认识。”

我这样想着,然后静候好戏的后续发展。结果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客户竟然没去夺对方的刀,反去掐对方的脖了,一只手不够还用两只手。

我正寻思时,那张记者已走到了面前,他问王小貌道:“你是王小貌?”

在我们发自肺腑的咒骂声中,王小貌接通了来电。

张记者痴狂地叫道:“飞哥,你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了?”

然后下一刻,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也就在这一瞬间,客户忽然高呼道:“我想起来了,你是张政,我是大飞!”

我已不忍直视了,因为我知道手起刀落的那一刻,必然是血肉横飞的场面。

客户的脸上也现出了迷惑的神情:“你是?”

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曾在路边碰到过一位大师。那位大师说我骨骼清奇,必是练武奇才,说要便宜卖我一本武学秘籍。于是我花两角钱买下了那本武学秘籍。而书的第一页所画的招式,正是现在客户所施展的功夫。虽然时过近四十载,但我仍然依稀记得这套功夫的名字,我惊呼道:“少林龙爪手!”

可是就在我准备闭目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张记者的脸上现出了惊愕的表情,然后“啪嗒”一声,菜刀落地!

我去你大爷的,收个保护费,怎么这么难啊?!

只见王小貌的五官越来越紧凑,几乎要挤成一张包子脸。不仅如此,她还围着客户和张记者慢慢转圈。

于是,我看到我的客户刚恢复记忆,又被砸晕在地了!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