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五话 交易请小心假币 5.密室中的伪钞交易

如果伪钞集团以婚介所的名义暗中销售假币,那么这些假币会以何种方式流通到市面上呢?

只有一种途径,买假币者以顾客的身份来婚介所征婚,然后伺机交易。所以要想取证,假扮成征婚者来婚介所找对象,似乎是最好的办法。

于是,我揣着这种想法走进了有缘人婚姻介绍所,而为我提供婚介服务的是一名叫委晓君的女职员。

她热情地招呼我入座,然后详细地问我姓名、年龄,以及职业。

委晓君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刘先生,婚姻可是终身大事,您既然来我们婚介所找对象,把终身大事托付给我们,那自然是对我们无比的信任。身为专业的婚姻介绍人,我有义务告诉您,找对象不难,难就难在如何能找到一位可以厮守一生的有缘人,所以我希望您能严肃认真端正态度!”

我说:“我,我一直很严肃认真啊。”

“其实,我来这里的真正目的,”我朝委晓君眨眨眼晴,刻意探过身子压低声音道,“咱们婚介所有没有特殊服务?”

我逐页翻看,很有种皇帝老儿选秀女的感觉。当然,我始终未忘我来这里的目的——找出买卖假币的证据。

我觉得再这样遮掩下去也于事无补,还不如索性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我正寻思时,委晓君打断了我的思路:“刘先生!刘先生,您到我们这儿是来找对象的吗?”

我说我叫刘念,三十岁,从事科研发明。总之,她所有的问题我都逐项回答,只是没有一句是实话。

果然,郭经理先把我领进一间普通的办公室,在他的提醒下,我暂时交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他又非常谨慎地搜了一遍我的身。

委晓君进入正题,问道:“好,刘先生,请您认真说一下您的择偶标准吧,比如女方的身高、体型、年龄等等。”

“真假币一比三兑换。”郭经理卖假币卖出了兑外汇的范儿。

委晓君了解了我的基本情况之后,本着门当户对的服务理念,转身从档案柜里拿出三本档案夹,里面是所有在他们婚介所登记的单身女青年的照片和个人信息。

紧接着,我又看到房间中央摆放着一个巨大的保险柜。我想,假币应该就是存放在这里面吧。但令我没想到的是,保险柜居然绑定了密码生成器。即每次准备打开保险柜时,密码生成器都会生成一个新的密码,而这个新密码则会在一分钟后作废。换句话说,保险柜的密码不是固定的,由此也排除了被破译的可能性。

因为其他办公室都是玻璃门,唯有最里面那间装的是防盗门,如果我猜得没错,存放和交易伪钞的地点应该就在那间办公室里。

我咽了口唾沫,怯懦地问:“是真币五千,还是假币五千?”

委晓君好像瞧出了我的异样,微笑着对我说:“刘先生似乎对档案里的女孩都不满意,那能否和我说一下您的择偶标准吗?”

“身高,一米六二点五?这么详细?”委晓君咽了口唾沫,茫然地看着我,迟疑了半天,说道,“刘先生,您不是来相亲的,您是来寻亲的吧?”

这也太谨慎了吧!

我回过神来,赶紧应声:“呃,是啊。”

至于密码生成器则是由专人保管,就算侥幸盗取,也会打草惊蛇功亏一篑。

犯罪分子的防范措施如此严密,几乎滴水不漏,我真不知道自己下面该如何取证。

委晓君瞪大眼晴盯着我。

我想,安装反窃听器一定是为了防备警方把窃听装置植入体内进行窃听取证。

我漫不经心地翻看着资料,目光却在四处观察。

郭经理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我知道我的行为已经引起对方的怀疑了,如果再不好好回答的话,只怕会暴露身份。可关健问题是,这十年里我一直给警方当线人做卧底,整日与犯罪分子打交道,无时无刻不身处危险之中,哪里有时间和姑娘搭讪啊?更不要说谈情说爱搞对象了,所以择偶标准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年轻,漂亮就行。”我随口敷衍着,目光盯上了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

前面嫌我回答太敷衍太笼统,现在又嫌我回答得太详细,这出题的永远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答题的则总是里外不是人。

那是一个三面是墙没有窗户的屋子,宛如一间密室。在办公室刚进门的位置放置了一张长条桌,桌上有一台电脑,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婚介所门口走廊的监控画面。

在外人眼中,或许会把它误当作路由器,但对于一个经验老到的线人来说,我还是一眼识出了它的型号:市面上最先进的NT25反窃听设备。

郭经理伸出五个指头,连比画带讲解地说:“五千!”

确实,假币烧掉还可以重新印刷,但警方如果贸然行动而取证失败,那么之前一切的努力都将白费。这也是为什么季警官和殷警官在侦破此案时,始终畏手畏尾的原因。

我想,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防备我身上夹藏了特殊工具好进行拍照或者录音取证吧。

我见对方领会错误,也不好明说,只得作出点钱的手势,暗示她我要买假币。

委晓君似乎有些怀疑,说道:“那怎么感觉您总是心不在焉呢?”

我问:“你们这里是什么价位?”

“对了,还有身高,一米六二点五吧。”我最后补充道。

“那个什么,”我彷徨了很久,终于问出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如果花不出去,可以退钱吗?”

就在我尴尬无奈之际,婚介所里终于有人懂我的意思了。只见过来一名中年男子,似乎是个经理,非常有礼貌地对我说:“你好,刘先生,小委来我们这儿上岗不到一周,很多流程还不是很熟悉。我姓郭,下面由我来为您服务,好吗?”

正当我为如何取证冥思苦想之际,更悲催的事情发生了,郭经理满脸堆笑走过来,问我:“刘先生,请问你要买多少假币?”

得,案子没破,反倒要先搭钱进去,估计还很难报销。

我想,犯罪分子一定会24小时盯着这台电脑,一旦有警察或者类似警察的可疑人物出现在监控画面中,那么不等他们冲进来施实逮捕,躲在这间装有防盗门的办公室里的犯罪分子就会毫不犹豫地焚烧掉所有假币。因为我看到装有汽油的塑料桶就放在办公室的角落里。

我小心翼翼地问:“最低消费多少?”

戴手套,是为了避免自己的指纹留在假币上。

我赶紧解释:“咱是第一次买卖,不知仿真度如何,我先买一百块钱的,如果花出去了,再批量购买。”

郭经理哼笑道:“你说呢?”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