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流行小说

第六话 今天不宜发传单 1.靠智商破案的“功夫熊猫”

从实力上来看,薛警官和功夫熊猫最大的差别就在于他不会功夫,但这并不妨碍他惩治犯罪、伸张正义。身为市南分局刑警队副队长的他,一直坚信破案靠的不是拳脚而是智商。

不过事实证明,有时候犯罪分子狗急了是会跳墙的,他们不跟你讲智商而跟你讲拳脚,而且还玩阴的。对薛警官来说,明枪都挡不了,何况是暗箭。所以,殷警官遭袭遇险的噩耗使得薛警官对刑侦工作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并一度萎靡不振、消极怠工。

当然,这种不良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局长大人本着鼓舞士气、重整雄风的意图,对内宣布谁能抓获杀害殷警官的真凶,谁就能接替他的职位,藏书网荣升为市南分局刑警大队队长。

即便如此,警方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先是从殷警官生前的工作日志里获知那个线人的代号叫“流年”,很快在大拇指广场调查的警员也传来捷报,说物业监控拍到了线人乘坐电梯离开的影像,在影像里能依稀看清对方的脸。

据调查了解,殷警官遇害的当天,大拇指广场周围共有六家公司在发放传单,其中包括两家教育培训公司、两家餐饮公司,一家房地产公司和一家理财公司。拿着同样的理财单页,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所以录像里出现的男子十有八九就是与殷警官碰面的线人“流年”!

那么只有一种解释,即殷警官被人出卖了

99lib•net
,而出卖者不是别人,很可能就是被他约出来碰面的线人。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整个市南分局上下无不跟打了鸡血似的群情激奋,誓要为殷警官报仇雪恨,即便是不懂拳脚的薛警官也信誓旦旦地表了态。

薛警官原本分管的是有组织卖淫和包小姐诈骗案,因为都是和女性犯罪分子打交道,所以不需要掌握太多拳脚功夫,以此可以专心斗智,而避免斗勇。显然,在殷警官被害一案上,他没法再挑三拣四了。

同样,线人赴约,最怕的就是自己的身份暴露,与警方会面时更会小心翼翼,又怎么可能会在路边闲逛时接收别人递来的传单呢?

当侦破工作停滞不前,几乎所有警察都改弦更张开始另寻线索的时候,唯独薛警官依然守在电脑屏幕前,不厌其烦地重播这些监控录像。因为他坚信铁杵可以磨成针的真理,他坚信自己一定能从监控录像里发现蛛丝马迹。他抱着这种坚定的信念,一遍遍回放录像。

纵观整个案情,殷警官遇害地点位于大拇指广场,当时他正在与线人碰面交换情报,结果他一现身没多久便有数名凶徒直至他所在的楼层,实施了惨绝人寰的暴行。最让人起疑的是,殷警官遭遇不幸之后,与之碰面的线人也销声匿迹不再露面。

这么关键的时刻,他在跟谁通电话?莫非和本案有关?

随着电梯门的关闭,他终于在摄像头下露出了本来的面目,但手里的电话却一直没有挂断!

要说薛警官最擅长的刑侦工作,当数卧底侦察,这和他的工作性质分不开。他分管有组织卖淫,像这种卖淫案最难取证,除非是派卧底化装成嫖客混进其中,然后被抓现行。可话又说回来,卧底卖淫组织和卧底其他犯罪集团可不一样,卧底者稍微意志不坚定,中了美人计后倒戈相向的事情时有发生。所以为了顺利破案,薛警官从不假手他人,而是身先士卒亲自上阵卧底取证,在工作岗位上真正表现出了大无畏的献身精神。

对了,为什么没有看到线人前往碰面楼层的监控录像?莫非他走的是楼梯?薛警官继续往下播放。

但可惜的是,出卖殷警官的嫌疑人就是干线人出身,跟线人搞卧底侦察显然是班门弄斧。于是,薛警官目前所能做的就只有一遍一遍地翻看大拇指广场电梯里的监控录像了。

通常警察与线人碰面都极其隐秘,一般不会有第三人知道。既然如此,凶徒是如何获知殷警官约见线人的时间和地点的呢?

薛警官将画面定格,随后不停地放大、放大,再放大。当放大到足够倍数的时候,他终于辨认出了单页上的字!

可关键问题在于,线人属于自由职业者,有活接活没活闲着,按劳收费一次结账。他们非但不属于警队编制,就连能证明自己的身份档案都没有。换句话说,每个线人的姓名、住址和联系方式只有负责联络自己的警官才知道,其他人一无所知。

市南分局亦是如此,整个刑警队虽然是殷警官统管,但下面尚分凶杀、抢劫、盗窃、毒品、黑社会性质犯罪等诸多类别,又由七八人分管,而且他们每个人都挂着副队长的官职。

薛警官看到这里,赶紧把录像画面回放,重播线人进入电梯的一举一动。

说起薛警官,别瞧他现任职位是刑警队副队长,和大队长看起来似乎只有一步之遥。可是要知道如今这个社会,不论各行各业,一把手通常只有一个,但二把手却往往并列多人。

当然,代号可以随时更换,无法作准。至于监控影像,且不论拍摄得是否清晰,单是中国人口众多,脸相似者就不计其数,何况人世间还有整容这种绝技。纵然破案前景如此不容乐观,市南分局的警员们仍是不懈努力、全力以赴,至于薛警官更是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殷警官约线人碰面,想必是有非常重要的任务要布置。既然有任务布置,殷警官自当一心赴约,哪还有闲心接收路边的传单。

理财师?王小貌?

大约二十分钟后,又有十二名男子一同进入电梯。当电梯抵达三楼时,电梯门开启,十二人中的七人离开了电梯。余下五人则依旧待在电梯里,直到殷警官所在的四楼。后来事实证明,抵达四楼的这五名男子正是后来杀害殷警官的凶徒。也就是在那五名男子走出电梯的同时,与殷警官碰面的线人走进了电梯,并按下了“1楼”键。

所以殷警官遇害以后,那个与他碰面的线人就像是一辆车消失在天际,又像是一艘船沉入海底,总之是后会无期成了谜,警局里再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

为了尽可能多地发现破案的线索,分局技术人员已经对监控录像视频进行了清晰度处理。视频里显示,最先进入电梯的是殷警官,他一边看着手里的单页一边按下他要前往的楼层——大拇指广场四楼。通过画面定格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单页下面还有一个档案袋。据说当时殷警官正在侦查一起伪钞案,想来档案袋里装的就是伪钞案的相关资料。

之所以能确定他线人的身份,除了因为他曾出现在和殷警官碰面的四楼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离开时手里拿着的单页和殷警官来时所持的单页一模一样。通过放大画面,可以看出那是一份理财传单,传单上依稀能见到“‘年丰’预收益12%”的字样。

刚走进去时,他一边用单页遮着脸,一边在打电话。

在单页的右下角,写着“理财师王小貌”的字样,后面紧接着的手机号码则确实看不清楚。

当回放到第三十六遍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这才恍然大悟。因为他发现了一个细节,一个非常不起眼的细节。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