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国外小说

第三部 二九

西敏寺大厅极其雄伟,要大于一些大教堂。其长度和高度令人叹为观止,高高的天花板由双排的高大支柱支撑着。在西敏寺宫中,这里是最重要的房间。

罗兰伯爵在这里完全有归家之感,而戈德温却觉得愤愤不满。伯爵和他的儿子威廉穿着时髦的衣服——裤腿一条红,一条黑,大摇大摆地在周围走动。伯爵们彼此熟识,大多数男爵也互不陌生,他们拍着朋友的肩膀,互相打趣,以他们自己的方式笑骂着。戈德温想提醒他们,在这个房间里进行的审判活动,有权判处他们任何人的死刑,哪怕他们是贵族。

他和他的随从都很安静,只在他们自己人中间谈话,而且声音压得很低。他不得不承认,这并非出于敬意,而是因为紧张。戈德温、埃德蒙和凯瑞丝在这儿都很不自在。此前他们谁也没到过伦敦。他们唯一的相识是博纳文图拉·卡罗利,而他又不在。他们不认识周边的道路,他们的衣服都是旧式的,他们带来的钱——原以为够多的了——也就要花完了。

“不是,阁下。有些会转移,但更多的就不复存在了。王桥的许多商人无法到夏陵去。”

“石料并非经过其采邑,而是产于那里,这相当于对修士收石料之税,是与亨利一世的证书相违背的。”

格利高里说:“伯爵的人不准从采石场向外运石料,还杀了一个可怜的车夫。”

戈德温说:“明天你就可以从采石场运石头回来了——但我担心离冬霜太近,干不了多少啦。”

威尔伯特爵士俯身向前。“镇子在最近一次什一税中缴了多少?”

“不成……不过等一下。我们可以铺设临时的木头桥面,赶得上羊毛集市的。”

“好的。”

“天气怎么样呢?”戈德温问。

“感谢格利高里·朗费罗。”戈德温补充说,“他花了我们不少钱,可是值了。”

凯瑞丝不明白梅尔辛怎么会懂得这些事。他跟他的第一位师傅乔基姆也就是埃尔弗里克的父亲,学到了入门的本事。他总是和来到镇上的生人,尤其是在佛罗伦萨和罗马见识过高大建筑的那些人,谈得很多。而且他还读了《蒂莫西书》中有关建造大教堂的全部记载。但是,他似乎还有这方面超众的天赋。她永远都想不到一座空心的围堰不如实心的牢固。

威尔伯特爵士当然是吓唬不住的,哪怕是出自一位伯爵之口呢。“这是王家法庭,”他和蔼地说,“你指望什么呢?”

“从国王需要的规模来讲,就几近于零了。”法官说。他并没有说出他们尽知的事实:由于过去几周国王刚刚对法兰西宣战,他亟需用钱。

“我能,”戈德温说,“你是怎么想的?”

埃德蒙一向无所畏惧,而凯瑞丝像是六神无主——仿佛她脑子里还有更重要的事,尽管这不大可能——但戈德温却是忧心忡忡。他是个刚当选的副院长,却要向这片国土上一位最大的贵族挑战。问题关乎镇子的前途。没有桥,王桥就要衰亡。目前是英格兰最大城镇之一的王桥跳动着的心脏的修道院,就会蜕化为一个小村落的孤独的据点,只剩下少数修士在摇摇欲坠的大教堂空荡回响的境况中虔诚祷告。戈德温争当副院长,可不是要看着这里衰败为尘土。

“现在他们想建一座桥。”罗兰说道。

格利高里马上接口:“但证书上并没有限制采石场用于其他目的。”

罗兰伯爵不等邀请径自开了腔。“赐给修士们采石场是让他们能够建造大教堂。”他用让人听着不耐烦的慢吞吞的语气说。

“夏陵。”

埃德蒙马上来了热情。“好啊,说出来,孩子!你有什么主意?”

罗兰见缝插针。“这次听证是关于国王财政的吗?”他话中带刺地说。

第一道天光一出现,埃德蒙就叫醒了他。到这时,王桥的所有车辆都已经渡到了对岸,凌乱地穿过新城的郊区一直排进树林中半英里。还要再过两三个小时才能把人摆渡过去。有效地组织一支朝圣式的队伍令梅尔辛激情满怀,一时不去想凯瑞丝和她怀孕的问题。对岸的牧场上不久就成了一片高高兴兴又乱乱哄哄的景色:好几十人牵着他们的马和牛到车辆前套好,再赶到路上。酿酒师迪克带来了一大桶淡啤酒,在那儿分发——“鼓励一下这次远征。”他说——结果是喜忧参半:有些人接受了过分的鼓励,躺倒了。

他们熟悉这首歌,便一起唱出第二行:“他的刀刃又直又过硬,噢!”

“阁下,夏陵伯爵派兵封锁了王桥修道院所属的采石场,”威尔伯特爵士刚一看他,格利高里马上说,他的声音由于激动气愤而颤抖,“位于伯爵领地内的采石场,在二百年前就由国王亨利一世赐给了修道院。一份证书的抄件已经送交法庭。”

十一月已经转入十二月。通常,建筑工程到这时就停工了。由于多雨,这一年的霜期会来得迟些,但即使如此,最多也只剩下了两周左右。梅尔辛有好几百吨石料堆在采石场,已经切割成型,就等着铺砌了。然而,需要几个月才能把它们全部运到王桥。罗兰伯爵虽然在法庭上输了官司,但他几乎已经成功地把建桥工程推迟了一年。

“我们得在羊毛集市之后完成石铺路面,那么在第三年就会牢固得可以正常使用了。”

法官坐在殿中东墙前的一把高座上,在遥望绿地和泰晤士河的窗户之间。他前面是坐在长桌前的两名书记。当事人都没有座位。

“塌桥损失的后果呢?”

今天的工作更难了。昨日一天的劳碌,大家都已肌肉酸痛。每一桶水还要举高十英尺以上。但水底已经可见。水面继续下落,志愿者开始瞥得见河床了。

他在河边等着,不知道有谁会来。

今天,他们终于站到了威尔伯特·威特菲尔德爵士面前,他是一位经验老到的法官,据说被国王所喜欢。威尔伯特爵士是北方一位男爵的次子,其长兄继承了爵位和地产,而威尔伯特就受训为教士,研习法律,来到伦敦,在王家法庭中得到宠信。格利高里警告说,他会倾向于一位伯爵而反对教士;但他会把国王的利益凌驾于一切之上。

梅尔辛拥抱了两个男人——他至少在这时忘记了和戈德温的争吵。他深情地亲吻了凯瑞丝。“我想你,”他喃喃地说,“都八个星期了!我还觉得你像是永远不回来了。”

“这就不讲道理了。”罗兰说。他明白他在争议中就要失败了。戈德温尽量不露出获胜的样子。

他的慰藉是格利高里·朗费罗。他是戈德温大学时代的朋友。他的奇特思维很适合干法律这一行。他对王家法庭了若指掌。他的果敢进取引导着戈德温穿过了法律的迷宫。他把修道院的申诉递交给国会,这种事对他早已是轻车熟路了。不消说,国会不经辩论就转给了国王的枢密院,那是要由大法官监督的。大法官的律师班底——他们都是格利高里的朋友或相识——会把案情提供给国王的高等法院,他们处理的争议案件都是国王感兴趣的;但格利高里又一次预见到,他们认为,如此区区小事不宜惊动国王,而是把案子交给了民事法庭。

因为这么些危险,他想要控制事件的发展,他自信聪明过人,当他在王桥时就是这么想的。但在这里,却感到势得其反,心中没底让他垂头丧气。

“如今,我估计什一税不会多于三百镑。但我们镇上的人还在继续做生意,指望着有一天桥能修好。要是这一指望今天在法庭中泡了汤,每年一届的羊毛集市和每周一次的赶集几乎就没有了,从中提取的什一税就要跌落到五十镑以下了。”

反正地里也没什么活儿可干了。这种冬闲季节,村民们都是坐在壁炉旁边,缝皮鞋,刻橡木锨,吃咸猪肉、软苹果和腌在醋里的白菜。格温达倒不担心他们如何养活自己:伍尔夫里克还有卖粮剩下的钱。她一心焦虑的是他。

“但愿每次我听到这种话时,我都有一只鸡。”

不过,他最恨的是被称作弱者。他不敢说会不会原谅凯瑞丝这样嘲弄他。罗兰伯爵曾在十年前羞辱过他,说他当不了护卫,只适合学徒做木匠。但他并非弱者。他与埃尔弗里克九_九_藏_书_网的暴虐对抗,他在桥梁设计上击败了戈德温副院长,而且他将要拯救全镇。他心想,我也许身材不高,但上帝作证,我是强者。

自愿来干活儿的人开始用桶舀水了。他听到玛格说:“咱们有节奏地干。舀、举、传、倒!一、二、三、四。我们唱支歌来保持节奏怎么样?”她用有力的低音高声唱起,“噢,从前有个标致的骑士……”

“而国王有他的权力。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补偿国库每年一千镑左右的损失吗?”

他几乎没吃什么,还忘记了洗漱。他在天亮时自动起床,天黑时又躺下去,但他白天没有干活儿,夜间也没和格温达做爱。当她问他是怎么回事时,他就会说:“我也不知道,真的。”他对一切问题都给出没内容的回答,要不就是哼哼唧唧。

法官转向罗兰。“夏陵缴的什一税是多少?”

随后,梅尔辛看到了船夫伊恩。“我希望可以的话,要整天用你呢,”他说,“把人们渡到围堰,再渡回来。你的活儿可以挣工钱,也可以拿到赎罪券——任凭你挑。”伊恩特别喜爱他的小姨子,大概愿意要赎罪券,或者用来赎过去的罪,或为他希望即将犯下的罪备用。

与此同时,他也不再去凯瑞丝家吃饭了。

法官不喜欢把他的审理过程称作不讲道理。他狠狠瞪了罗兰一眼。“当你派你的武装士兵去封锁修道院的采石场时,我敢肯定,你无意损害国王的利益。”他有所期待地顿了一下。

“明白。”

他无言地看着她。

“不错!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我那种感觉呢?”

“还有?”

“想得好,玛格。你最好当我的女工头,在这里负责。互相够不着时,就三个人一组,有一个人站在梯子上就得了。”

她进家之后,屋里烤猪肉的香味让她恶心,就又出门去了。她不想在主街上和别的妇女闲扯,或者在公会大厅同男人谈生意,所以就溜达进了修道院。厚实的羊毛斗篷裹着她可以保暖,她就坐在墓园中的一块石碑上,望着大教堂的北墙,对石雕造型的完美和飞架扶壁的优雅,惊异不已。

玛格是第一个发现,一个人无法一只手提着装满水的桶,另一手拿着空桶,还能在梯子上站稳的人。她发明了一条龙的传桶线,装满水的桶从一架梯子向上运,而空桶则从另一架梯子向下传。马克在他那座围堰处也采用了同样的传运办法。

玛格·罗宾斯说:“堰里的水面下降后怎么办?我们就互相够不着了。”

“以便替代那座在圣灵降临节坍塌的桥——那座桥本身是几百年前建的,木料还是国王赏的呢!”格利高里说话的口气像是伯爵的每一个字眼都让他义愤填膺。

“现在对于本法庭,对于你,事情已经澄清:修建新桥对达成国王的目的多么攸关,也能惠及王桥的修道院与该镇的一切,我估计你会同意重开采石场了吧。”

“没有!”

梅尔辛就在圣诞节之前,从他父母家中搬了出来。他在如今属于他的麻风病人岛为自己盖了一处一室的住宅。他说他要看管存在岛上的越堆越多的值钱的建筑材料:木料、石材、石灰、绳索和铁制工具。

梅尔辛觉得,他看上去一点病都没有;他大概是害怕碰上伯爵的人。梅尔辛有把握,不会发生冲突的;但他理解这种畏惧。要是所有的人都是这么害怕可怎么办?

她终于在天亮时醒了。疼痛消失了,只剩下木然的头痛。她意识到的另一件事是有人在擦洗她的大腿。她用臂肘撑起了上身。

过了很长一段停顿,罗兰说:“是的。”

梅尔辛瞅着。没过多久,人人都是水淋淋的了。他看不出水面有明显的下降。这是个长时间的活儿。

“一个小姑娘吧。我家里全是小子。”

他的样子既困惑又痛苦,她虽然也有些想回心转意,但她的气恼憋得太久了。“应该说,我确实知道,”他说,“可是你当时和我睡了,所以我还以为……”他犹豫了,“你一定知道可能——一定会发生的,只是迟早的问题。”

梅尔辛的一名工匠,石匠哈罗德刚好在他们摆渡的船上,凯瑞丝便问他,围堰中水是否已经抽干。“还没呢,”他说,“师傅说要留到我们准备动工建桥时再说。”

凯瑞丝难受极了,回答不了。塞西莉亚走开,过了一会儿,拿着一个瓶子和一把匙子返回来。她喂了凯瑞丝一匙糖浆似的药,味道有点像丁香。

之后,几乎每家都答应了。

埃德蒙瞪着梅尔辛,脸上渐渐展开了笑容。“好啊,”他高兴地说,“这倒是个主意!”

一群看热闹的人聚在城市这一侧的河岸边瞧着。当成排的大车终于启程时,一片欢呼声腾起。

“我没有打算,你这傻瓜。我只知道我不想要孩子。”

她躺了回去,眼望着天花板。泪水涌到了她的眼里,但她不清楚她是为解脱还是为伤心才落泪。

法官依旧用他平和的语气讲话。“这样,你反对建桥就会造成国王的巨大损失喽。”

她迷迷糊糊地意识到来看望她的人:她父亲、彼得拉妮拉、梅尔辛。老朱莉不时地把水杯凑到她唇边,她每次都喝,因为她喝得没够。在某一刻她注意到了蜡烛,知道已经入夜了。最后她昏昏入睡,做着流血的恶梦。她每次醒来,朱莉都喂她水喝。

她父亲没注意到她一语未发。“好啦,梅尔辛,你可以马上动手造桥了。”

他伸出手臂搂住她。“我们应该请加斯帕德神父为我们正式举行婚礼。”

“还要施肥呢,”她快活地说,“我要跟你一起去。他说的要雇我们俩呢。”

“我在想,梅尔辛是个好男人,而且你爱他,但你似乎跟他在一起没找到幸福。这让我很难过。”

罗兰态度高傲,像是与律师们争论有失他的体统,但这容易造成误解:以为他牢牢把握着论点。“证书并没有说,修道院可以逃脱税收。”

“噢,别这么一说就理解。你这么懦弱。”

“你会得到的。”法官没说出来的含义是:不管你喜欢与否。“羊毛商埃德蒙,离你们那里最近的备用市场是哪里?”

埃德蒙迈步向前。他那蓬乱的头发和土气的服饰,与周围贵族的锦衣绣袍相比,使他看上去就像个乡巴佬;但他与戈德温不同,毫无畏缩之意。“我是个羊毛商,阁下,”他说,“没有桥,就没有生意。而没有生意,王桥就无法给国王缴税。”

用不着跟他们讲桥有多重要——有车的人都是商户,这是显而易见的——何况他们还有赎罪券这一附带刺激呢。但是更重要的因素似乎是意外的欢庆承诺。大多数人都说:“某某人是不是要去?”当他们听说他们的朋友和邻居都自愿参加了,他们就不想落后了。

“为什么不是?”

她流产了。

还有的是活要干呢。最后的水淘出以后,要把筏子拆开,把一根根木头举上梯99lib.net子,再提到堰外。这时露出了几十条鱼,在堰底的泥塘里扑腾,要把它们捞上来,分给志愿者。这事结束之后,梅尔辛站到壁架上,疲惫而兴奋地向下望着二十英尺深处河床面上的泥浆。

“下雨是遭农人诅咒的,但也推迟了严寒。我想,我们还有一两星期的时间。”

梅尔辛转向埃德蒙。“在王桥,有多少人拥有大车?”

凯瑞丝失望了。她本想能得到同情的。她又冷静了一下,说:“你有药方能够打胎吗?”

戈德温沮丧地看到法官似乎对此没有反应。

“我是不是太邪恶了?”

他叹了口气,然后一咬牙。“我得去找珀金,”他说,“他冬耕需要人手。”

罗兰的答复是现成的。“先前的伯爵宽免了这笔税,作为对大教堂的赞助。那是一种虔诚的行为。但虔诚不会强迫我给一座桥捐助。可是教士们却拒不纳税。”

“什么时候?”

她屏住呼吸。下面是什么呢?

半夜过了一小时左右,梅尔辛上床时,摆渡还在运行。他躺下想了一会儿凯瑞丝。她的说变就变的任性,其实正是他所爱的一部分,但有时她让人无法容忍。她是王桥最聪慧的人,但也是时时难以理喻的人。

凯瑞丝和埃德蒙及戈德温情绪消沉地返回了王桥。她在河流的郊区一侧勒住马,看到梅尔辛已经建起了他的围堰。在流经麻风病人岛两侧的水道中,木桩的顶端已经伸出水面,形成两三英尺高的大圆圈。她记得他曾在公会大厅中解释过,他如何计划把木桩打进河床,形成两圈,然后再在圈间填以灰浆,构成不漏水的封闭圈。围堰内的水就此可以戽出,工匠们就可在河床上打桥基了。

志愿者工作一小时,休息一小时,但梅尔辛没有停歇。他在组织队伍,监督志愿者上下围堰,替换损坏的水桶。大多数男人都在休息时喝淡啤酒,结果下午发生了好几起事故,把桶坠落或者是人摔下梯子。塞西莉亚嬷嬷前来照料伤者,“智者”玛蒂和凯瑞丝也给她帮忙。

“有难处吗?”

“我有……”玛蒂的样子不自在起来。

然而,格利高里还没有说完。“而且历代国王赐予了王桥一座桥梁和一处采石场是有其充分理由的:他们想让修道院和镇子昌盛。而镇教区公会会长就在这里证明,王桥无桥就无法繁荣。”

她注视着他的面孔。他起初一惊,红褐色的眉毛扬了起来。随后便眨着眼睛,把头歪向一侧,还耸了耸肩,仿佛是说:这没什么可惊奇的。他笑了,只是有些苦笑,随后便是开怀大笑了。最后,他神采奕奕地说:“太妙了。”

塞西莉亚问了她一些问题,然后说:“你吃了些腐败的东西。你需要清洗一下。”

梅尔辛穿过街道一路来到他准备过桥的河岸边。围堰能在两天内淘干吗?他确实不知道。他不晓得每个围堰中有多少加仑的水。是成千?还是上十万?应该有个计算方法。古希腊哲学家大www.99lib.net约想出了办法,但即使有,也不会在修道院的学校里教授的。要想弄明白,按照戈德温的说法,他大概得去牛津,那里的教学全世界都有名。

“还有免税通过你的采邑运送石料。”

他的脸僵住了。过了好长一会儿,他才说:“那好吧,我不再这么一下就理解了。就算你只通报我好了。你有什么打算呢?”

“开始吧。我再带另外十个人来——我们还有的是地方可以容下干活儿的人呢。”

他哼了一声。他正坐在厨房的桌边,削一根木棍,他并没有从这种闲散的活计中抬头看一眼。

她一时恼恨起他的愚蠢。“不,不是那么回事!”

在她那块布往一个盆里拧干时,凯瑞丝惊惧地看到那是红的。“血!”她害怕地说。

船夫伊恩到了,梅尔辛要他把玛格和一些志愿者摇过河,他们又干起活儿来了。

“别这么讲逻辑吧!”

“你在评价我。”

他们叫完了名单上的人以后,梅尔辛便离开了托马斯,来到渡口。他们要连夜把车渡过河去,以便太阳一出就启程。摆渡船一次只能载一辆车——二百辆车需要好几个小时呢。当然啦,所以才需要一座桥梁。

“明年年底我们就能建好桥体了。”

威尔伯特爵士鹤发童颜,模样很英俊,只是在开口讲话时露出了蛀牙。“证书就在我面前。”他说。

“我有我的权力。”罗兰阴沉着脸说。

“加上夏陵市场增加的生意,你能缴一千六百二十镑吗?”

“可以通过随国王在法兰西作战来补偿——这是羊毛商和修士们永远做不到的!”

他指的是由国会一次次征收的个人动产税,十分之一或十五分之一。当然,谁也没缴过十分之一——人人少报他们的财产——因此,每个镇或郡所缴数额就变成固定的了,其负担分配的多少还算合理,穷人和贫苦农民根本不缴。

“只喝了些牛奶。”

“我已经想过这事了。”梅尔辛说。他瞥了一眼窗户。才是下午,但十二月的白昼已经黑得像傍晚了。“可能还有点办法吧。”

这太棒了,凯瑞丝不敢相信地想着。这就是他的特点,总能想出别人想不出的主意。可是这能做到吗?

“我们要告诉每一个人,别人也都去,”梅尔辛接着说,“就像过节一样。他们的家人可以一起去,他们可以带上吃的和啤酒。要是每个人在两天之内拉回一车石料和碎石,我们就足可以建起桥墩了。”

“对。我们就要有一个小孩了。”

“那倒是,”威尔伯特爵士说,“但你们骑士需要付钱的。”

戈德温知道,这并非完全属实。对于证书,在菲利普副院长时期就有过争议。不过,威尔伯特爵士不知内情,罗兰伯爵也不了解。

“你幸福吗?”

“是的,不过不像生小孩那样有风险。”

“假如我们今晚在镇上转一圈,要求他们所有的人明天都赶上车到采石场去拉石料。”

那是十二月份的一天早上,她说:“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好吧。”他还在瞪着她。“一个孩子,”他说,仿佛是个奇迹,“我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他们叫的第三家是石匠哈罗德家,这名青年匠师巴望建桥的活计有好几年了。他当即同意了。“贾克·切波斯托夫也愿意去的,”他说,“我来落实一下。”哈罗德和贾克是一对好友。

这一切进行了整整六个星期。此时已至十一月末,天气渐冷了。建筑季节临近尾声。

争论在刹那间却摆向了另一边。戈德温心想,变得好快啊;这跟修士们的例行会议的争论可不一样,那可能会延续几小时的。

“我来想想看,”埃德蒙皱起眉头说,“每一位殷实的商人都有一辆……这样算来,至少总有二百多辆吧。”

“我得干活儿。”他又满面愁容了。

她微微一笑。这是两个月来他问的头一个问题。“明年夏天,收获季之前。”

凯瑞丝高兴地注意到,梅尔辛尽管年轻,但现在已被称作师傅了。“为什么呢?”她说,“我原以为我们想在万事俱备时马上开工呢。”

凯瑞丝付了钱,就离去了。她走在回家的路上,感到一种既得意又哀伤的莫名其妙的复杂心情。经过这几个星期的忧虑,终于痛下决心,她的情绪不再低迷了;但她也感到一丝失落,好像她在跟什么人道别——或许是梅尔辛吧。她不知道他俩的分手是不是一时的。她能够平静地思考未来了,因为她还在跟他赌气,但是她深知她会思念他。他最终会另找一个爱人的——或许是贝茜·贝尔吧——但凯瑞丝确知她自己是不会那么做的。她绝对不会像爱恋梅尔辛那样再去爱别人了。

“到明天早晨就全过去了——无论什么结果。”

“打胎就是毒害你自身。有些姑娘喝下一加仑的烈酒。我用几种有毒性的草药配成药剂。有时管用,有时不管用。但总让你觉得可怕。”

“他说,围堰里没水时,水加在堰上的力量就更大了。”

埃德蒙正等着这个问题呢,当即回答说:“一千零十一镑,阁下。”

他让他们在第二座围堰处淘水,由马克·韦伯当工头,然后在两处围堰都增加了一倍人手,开始以生力军替换干累了的人们。船夫伊恩已经筋疲力尽,就把桨递给了他儿子。堰内的水一英寸一英寸地下降,慢得让人不耐烦。随着水面下降,淘水的活儿也进展得越来越慢了,因为盛水桶要举到堰边,距离越来越大了。

“这么说,我们要在后年才有可用的桥梁——只错过一次羊毛集市!”

到他抵达岸边时,那里已聚集三十多个带着桶的自愿干活儿的人。

他不清楚是否赢得了人心。他讲完之后,便看到了马克·韦伯的高大身材,在人群中推挤着向他走来。“马克,你要鼓励他们吗?”他焦灼地问。

十二月底的倒数第二天,她去见了“智者”玛蒂。

格利高里做了个摊开双手,手心向上的姿势,仿佛法官讲的是昭然若揭的明理。“确实,阁下,这正是历任王桥修道院副院长们和夏陵伯爵们三百年来的共识。”

光线黯淡得太快了,他们只好收工。但两座围堰里的水都剩不足一半了。梅尔辛要求大家次日一早再来,就回家了。他刚喝了几勺他母亲做的汤,就趴在桌上睡着了,很长时间之后才醒,便裹上毯子躺到干草上继续睡。当第二天一早睡醒时,他的第一个念头是不放心:今天那些志愿者还会露面吗?

格利高里说:“如此说来,伯爵为什么此前从未征过这样的税呢?”

梅尔辛转向副院长。“你能不能对自愿把石料从采石场运回的人颁发一道免罪令?”免罪令是宽恕罪孽的特殊法令。如同赠送钱财一样,可以用来偿付以往的欠债,或者为未来的负债树立信誉。

“有点恶心。要是可以的话,我就躺上一会儿。”

他低头钻出矮门,消失在楼梯井里。

“我当然知道,可我的表现像是不知道。”

梅尔辛把注意力转向下一步挑战。若是他在石料从采石场一运回马上就开始砌石的话,他只好用两天而不是两周来戽干围堰里的水。在欢呼声平息下去之后,他提高嗓门,对人群讲话了。激动刚停,人们开始琢磨下一步时,正是吸引他们兴趣的时刻。

“我怀孕了。”

“你们两人一组,”他告诉他们,“一个人站在筏子上,另一个站在壁架上。筏子上的人盛满水,递给壁架上的人,由他把水越过堰边倒进河里。再把空桶传回去,盛满水再提上来。”

戈德温慎重地说:“你还要把围堰里的水戽干呢。”

“我们还可能有双胞胎呢。”

马克是个文质彬彬的大汉,在镇上颇有人缘。尽管他很穷,却很有影响力,尤其在青年当中。“我要确保小伙子们都参加。”他说。

下午过了一半,从采石场回来的头一批大车到了。梅尔辛指挥车主把石料卸在牧场上,再乘摆渡过河回镇。没过多久,玛格那座围堰里,筏子就撞上了河底。

他叹息了一声。“我打算不再做你要我做的那种人,因为你不讲理。”他在屋里转着,吹灭了灯。“我很高兴我们有了个孩子,我愿意我们结婚,并且一起照看孩子——也许你现在这种情绪只是暂时的。”他把他的绘图工具放进一个皮口袋,往肩上一甩。“但眼下,你这么气呼呼的,我宁可不跟你说上一句话。再说,我还有工作要做。”他走到门口,然后停住脚步。“另一方面,我们应该亲吻一下,不再生气了。”

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可惜来得太迟了。

“我就要有小孩了。”她说。

凯瑞丝端起杯子,迟疑了一下,然后一口喝干。“谢谢你。”那药有一股要命的苦味,只被蜂蜜的甜味部分地遮住了。

“本案就此结束,”法官说,“下一案。”

她没有回答。她有些重要的事要跟他讲,但她想私下里再说。

虽然他们进城时很低调,但还是想马上把这好消息告诉梅尔辛,看看他还能不能在建筑季节结束之前做些什么。他们只是把马匹交给厩童时耽搁了一会儿,马上就去找他了。他们发现他在位于大教堂西北塔楼上的匠人楼厢里,靠好几盏油灯照明,在描图地面上画着一座女儿墙的设计图。

凯瑞丝闭上眼躺下,盼望着痛苦赶快消失。过了一会儿,她受到了胃痉挛的折磨,接着是控制不住的腹泻。她模糊地猜测,是那糖浆造成的。一个小时后,腹泻止住了。朱莉脱下她的衣服,为她擦身,给她穿上一件修女的袍服,换下她自己脏污的衣裙,并把她安顿在一床干净的草荐上。她躺下去,闭上眼,浑身乏力。

“不用跟我说你来这儿干吗,”玛蒂说,“过了三个月了?”

罗兰知道他已输了官司。他的声音怀着气恼,又说道:“是的。”

凯瑞丝说:“怎么回事?你说你不作评价,可是你看起来并不赞成。”

在围堰的圈里,他已刚好在水面之上建好了一个壁架,牢固得可以容几个人站在上面。从壁架上有四架梯子直通到河床。在围堰中心,漂在水面上的是一个大筏子。在筏子和壁架之间有一个大约两英尺空隙,筏子由伸出来几乎抵到围堰内壁的辐棍稳定在中央的位置上,并且防止向任何方向多移动上几英寸。

罗兰简短地询问了一下他的秘书杰罗姆神父,然后说:“六百二十镑。”

他们制订了一份有车人的名单,并按街道分组。埃德蒙聚集十个最重要的镇民,戈德温挑出了十名高级修士,他们配成十对。梅尔辛与托马斯兄弟搭配为一组。

他面带乖戾的表情抬起头来,被人这样吩咐着,他心怀不满,但已经冷漠到不屑顶撞她了。

“公正。”罗兰回答说。

“下一年我们就能用桥了吗?”

“当然啦。我去叫塞西莉亚嬷嬷。”

“我们赢了。”埃德蒙说。

梅尔辛一凑齐十个带桶的人,就让伊恩把他们和他摇到两座围堰近处的一个。

他从图上抬起头来,看到了他们几个的面容,咧嘴笑了。“我们赢了?”他说。

罗兰觉察到这是个陷阱,但他只能给出一个回答。“当然无意。”

“那你在这儿干吗?”

“因为我不想一辈子做任何人的奴隶,哪怕是我孩子的。”

“我需要留最强壮的男人在城里!”他高叫。人们安静了下来,好奇地听下去。“王桥有壮劳力吗?”这是一种号召的做法:活儿很重,但只要壮劳力,也抛出了挑战,让青年人难以拒绝。“在明天晚上大车从采石场返回之前,我们必须把围堰里的水淘干。这将是你们从没干过的最苦的差事——所以体弱的不成,请吧。”他这样讲着的时候,在人群中看到了凯瑞丝,并且对上了目光,他看到她向后缩了:她记得她对他使用了那字眼,她知道那字眼伤害了他。“哪位妇女认为可与男人相当的,也可以参加,”他继续说,“我需要你们带上一个水桶,尽快与我在麻风病人岛对岸会合。记住——只要壮劳力!”

伍尔夫里克情绪消沉。

“我不想要孩子。”凯瑞丝说。

埃德蒙激动了,用他那种一瘸一拐的步子在楼厢上来回踱着。“要是你能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造好桥墩……”

她受到矮胖的老朱莉的笑脸迎接。“噢,朱莉安娜姐妹,”凯瑞丝感激地说,“请你给我倒一杯水好吗?”修道院有用管子从上游接来的水,清冽而安全,可以饮用。

她向杯子里滴了一些蜂蜜。“喝下这个,不要吃午饭了——你只会把它全吐出来。”

凯瑞丝哭了起来。

她回视了他好长时间。“你听明白了吗?”她说。

梅尔辛不知道王桥的人会不会为这事集合起来。他们都有工作和自己操心的事:他们会把靠集体努力修桥看得更重要吗?他心里没底。他从阅读《蒂莫西书》得知,在紧急关头,菲利普副院长往往靠号召普通百姓群起努力而奏效。但梅尔辛不是菲利普。他无权领导人们。他只不过是一个木匠。

格温达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把头靠在了他肩上。“是啊,”她说,“我们应该结婚了。”

“谢谢你。”

他们敲的第一家门是车夫莉比的。她雇了人继续她丈夫本的行当。“你可以把我的两辆车全用上,”她说,“连同赶车人一起。只要能给那该死的伯爵眼上扎上一针,什么事我都肯干。”

玛蒂耸耸肩。“我配药,不管裁决。人们知道对与错之间的区别——而要是不懂,那就是教士的工作了。”

玛蒂把锅从火上拿下,放到一块石板上冷却。她转到她那疤痕累累的工作台处,从橱柜里取出一只小陶碗,向里面倒了少量的不同药粉。

但石料只是问题的一部分。

凯瑞丝躺在了整齐地排列在地板上的一排草荐中的一张上。过了一会儿,她感到好了一些,随后头疼得更厉害了。朱莉提着一只罐子和一只杯子转了回来,后面跟着塞西莉亚嬷嬷。凯瑞丝喝了些水,吐了出来,又喝了些。

凯瑞丝点点头,回避着她的目光。她扫视着放着瓶瓶罐罐的小厨房。玛蒂正用一只小铁锅加热着什么东西,发出一种辛辣的气味,刺激得凯瑞丝想打喷嚏。

明天他就要投下几吨碎石到两处围堰里,再用灰浆浇铸,就形成了庞大而牢固的基础了。

之后,他就要开始造桥了。

她起身绕过桌子,走到板凳前,坐在他身边。“你愿意要什么?”

“你病了吗,孩子?”老朱莉焦虑地说。

“我生来就不幸福。但我帮助人们,我挣钱过日子,而且我是自由的。”她把兑好的药倒进一个杯子,加了些葡萄酒,搅拌一阵,把药粉溶化。“你吃早餐了吗?”

凯瑞丝看到她的衣服和褥垫上都浸透了血。

“有危险吗?我会死吗?”

一名长着天使般面容的见习修女蹲在褥垫旁边。凯瑞丝的衣服撩到了腰际,那修女正用一块蘸了温水的布为她揩拭。过了一会儿,她想起了这姑娘的名字。“梅尔。”她说。

她冲着一座坟墓呕吐,但她胃中空空,除去酸水什么也没有。她的头开始疼起来。她想躺倒,但由于厨房里的气味又不想回家。她决定去修道院的医院,修女们会让她躺上一会儿的。她离开了墓园,穿过大教堂前的绿地,走进了医院。她突然间渴得要命。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