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国外小说

第四部 三六

威廉老爷和菲莉帕夫人在卡斯特罕姆的住处原先是个城堡,虽说已成废墟,当作了奶牛场,仍有圆形的带雉堞的石头残迹。院墙完好无损,但城壕已经干涸,还有些水洼的地面种上了蔬菜和果树。原先设有吊桥的地方,如今只剩下一条坡道,一直通到大门。

格温达抱着萨米,同加斯帕德神父、比利·霍华德、安妮特和伍尔夫里克,从拱形大门下穿过。一个青年士兵懒洋洋地靠着一条板凳,算是岗哨,但他看到了教士的长袍,就没有盘问他们。这种宽松的气氛给了格温达勇气。她希望菲莉帕能够单独听她申诉。

他们从正门进入住宅,来到http://www.99lib.net了一座传统的大厅,高高的窗户和教堂的一样,这里像是占据整座住宅的一半空间。其余的大概就是私人房间了,都是时髦式样,强调的是贵族之家的隐私,淡化了军事防御的功能。

那姑娘皱起了眉头,样子很犯难。“我只是个厨房使女。”她说。

“您可能还记得,夫人,去年在王桥羊毛集市的那场斗殴吧?”

“他确实是。上个星期他在树林里遇到了那个姑娘,安妮特。他的扈从按着她,拉尔夫就强奸了她。”

“四个月,快五个月了。他叫塞缪尔,我们叫他萨米,或者萨姆。”

她不算十分美丽,当然也不迷人,但她还算好看,她长着一个直直的鼻子和一个有力的下颏,她那双碧眼大而清澈。她没有笑容,事实上还微微蹙额,然而她的脸上有着友好和善解人意的样子。

她回头去看,像是担心有人听见。“我不愿意做这样的事。”

萨米不再吸奶,睡着了。格温达站起身。“谢谢您啦,夫人。”

菲莉帕点点头。“我认为我能做到。”

安妮特坚定地点了头。

威廉继续说道:“在审判中,你要把你的事情再说一遍。你的朋友们都要当庭作证:格温达要说,她看到你穿着带血渍的衣裙走出树林;加斯帕德神父要说,你告诉了他出的什么事;伍尔夫里克要说,他看到了拉尔夫和阿兰骑马驰离现场。”

“不过伍尔夫里克在这儿,和安妮特的丈夫一起来作证人。”

“就是用拉丁文写一份控告书。”

“我就想到可能是的。好吧,进屋来,用厨房的火暖暖这小家伙。”

“好吧,到此你一切都做得正确,”威廉对安妮特说,“你当即跑到最近的村庄,把伤给那里名声好的男人们看,还指名道姓地说出了攻击你的人。现在你要给夏陵郡法院的和平法庭提供一份起诉书。”

“日安,管家老爷,”加斯帕德说着,估摸着那人的地位,“我们来见威廉老爷。”

“韦格利。”菲莉帕眉头皱得更紧了,“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噢,上帝拯救我们。”菲莉帕满脸难过,“拉尔夫是个野兽,一只猪,一只野猪。我早就知道绝不该封他为地主的。我跟我公公说过不要晋升他。”

许多贵妇拒绝和格温达这样的下等人说话,但格温达猜想,菲莉帕那令人生畏的外表下有着博大的胸怀。她跟着菲莉帕走了进去。萨米开始烦躁起来,格温达把乳头塞给他。

格温达意识到这可能比她设想的要难。“你能不能为我给她捎句话呢?”她说,那侍女摇摇头。

这一下鼓励了格温达。“也许您能让威廉老爷明白,不让拉尔夫逃脱过去有多重要。”

“说来凑巧,伍尔夫里克娶了我。”

“噢,对于强奸只有一种惩处,”威廉老爷说,“他将被绞死。”

格温达回答了她的问题。“我是从韦格利来的格温达,夫人。”

“你来找我,我很高兴。”菲莉帕说道。

格温达说:“我不过是个普通妇女,和你一样,不过我有话要跟菲莉帕夫人说。”

“我想那未婚夫要求正义了。”

“他晚饭时会回来,神父,”那管家彬彬有礼地说,“我可以斗胆一问,你与他有什么公事吗?”

“噢,天啊,”菲莉帕说,“你该看看他是怎么瞅我的——就像一条狗盯着池塘里的一只鹅。”

婴儿朝那姑娘笑着,姑娘说:“啊。”

格温达迟疑了。她不知要讲多少那些复杂的故事。但她意识到若是吞吞吐吐就会铸下大错。“安妮特结婚了,夫人,不过嫁了另一个人。”

“那是借口。罗兰能裁决任何事,只要他愿意。他只是不想处罚他新近提拔的人罢了。”

“事情发生在林子里,伯爵说那里属于威廉老爷的地界,所以他不能裁决。”

“加斯帕德神父算一个,我愿意做另一个。我会出钱的。”

“可谁会做我的担保人呢?”

跟着,菲莉帕夫人迈步出来了。

一个身穿紧身短上衣的中年人坐在桌旁,正计算着计数符木上的刻痕。他抬眼看到他们,结束了他的计算,在一块上做了笔记,然后才说:“日安,各位生客。”

加斯帕德开始解释,格温达借机从后边溜出去,到了室外。

格温达把大氅拉起来蒙住她和伍尔夫里克的头,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让自己尽享欢愉。

“我当然记得。拉尔夫摸了一个乡下姑娘。她那年轻英俊的未婚夫打破了他的鼻子。当然,那小伙子不该打人,可拉尔夫是个畜生。”

“是啊。”

她绕过住宅来到家务区。那里有一排木头房子,她猜是厨房。门口的凳子上坐着一个侍女,眼前是一口袋白菜,她正在一大盆水中清洗。那侍女很年轻,慈爱地看着萨米。“他多大了?”她问。

“好了,说吧,”菲莉帕说,“拉尔夫干了什么?”

这就益发不同寻常了。佃户和夫人说话时,一般只能站着。菲莉帕所以这么善心是因为这婴儿,格温达心想。

“你可以坐下嘛。”菲莉帕说。

他们都睡在城堡的大厅里,和威廉的仆人、扈从和狗一起,身上裹上大氅,蜷缩在地板的灯心草地毯上。在硕大壁炉中的余火的昏暗光亮中,格温达犹犹豫豫地向她丈夫伸出手去,温存地放在他的胳膊上,抚摩着他外衣的羊毛。自从强奸那事以来,他们一直没有做爱,而且她也没把握他愿不愿要她。她因为绊倒他而把他气坏了:他会不会感到她和菲莉帕夫人的谈话弥补了前嫌呢?

“我连英文都不会写,老爷,更甭说拉丁文了。”

“但你有时能见到她,你可以替我跟她说句话。”

“关于拉尔夫老爷的事。”

这时,一个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谁想给我捎话啊?”

“道喜啦。”

她等着他翻过来上她的身,但他没那样做。她看得出来他想来着,因为她激情洋溢,他的阳具在她手里硬挺着;大概他犹豫着没做是因为周围有那么多人。人们确实在这样的大厅里做爱;这是很普通的,谁都不会注意的。不过伍尔夫里克觉得难为情。

她露出了忧虑的神色。“那是什么意思?”

安妮特说:“我不会改变主意的。但拉尔夫会怎么样呢?该怎么惩办他呢?”

“您是个女性,您理解的。您知道男人是如何为强奸找借口的。他们说姑娘在勾引,或者做些什么挑逗的举动。”

“反正我们村的教士在这里对威廉老爷讲述事情的真相呢。”

菲莉帕紧紧盯了格温达一眼,像是要评论一番,但随即改了主意。“那你到这里来干吗呢?韦格利不在我丈夫的领地之内啊。”

“加斯帕德神父可以替你写。法庭会把起诉书交到指定的陪审团面前,你再告诉他们出的事。你能做到吗?他们可能会问一些令人难堪的细节。”

威廉老爷第二天上午召见了他们。他们在大厅里见了面。格温达高兴地看到菲莉帕夫人坐在他身旁。她给了格温达一个友善的眼色,格温达希望这意味着她已经和她丈夫讲过了。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