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国外小说

第六部 七一

拉尔夫和他的人隐身在王桥北边的树林里等待着。五月时节,晚上很长。夜幕降临后,拉尔夫鼓励别人小憩一会儿,由他坐着观察。

同他一起的有阿兰·弗恩希尔和四名雇来的人,他们都是从国王的军队复员、在和平时期生活无着的战士。阿兰在格洛斯特的“红狮”客栈雇下了他们。他们不知道拉尔夫是何许人,也没在白天见过他的真面目。他们只照吩咐去做,拿到钱,而不问问题。

拉尔夫睁着眼,无意识地算起了过去的时间,这是他随国王在法兰西征战时练就的。他早已发现,要是他太努力地计算过去多少小时了,反倒会心存疑虑;但是,如果他只是那么一猜,他脑子里想到的倒总不差分毫。修士们用燃烛标上圆箍计算钟点,或是用中间有窄颈的玻璃沙漏装上沙子或水来计时;但拉尔夫脑子里自有更好的量度。

天上没有月亮——这是拉尔夫挑上今夜行动的原因——但他们仍可被星光模糊地照出来。他焦虑地看着街道两侧住宅楼上的窗子。若是没入睡的人刚好向外看,就会发现六个蒙面人毫无疑问地为非作歹的样子。所幸,天气不算太暖和,人们不会在夜间开窗入睡,所有的百叶窗都阖着。不管怎样,拉尔夫还是把兜头帽尽量向前拽,指望这样能遮住脸并挡住面具,跟着他示意其余人照样做了。

修道院里一片漆黑,只从医院的窗子里透出一星昏光。拉尔夫推测,这该是修士和修女睡得最死的时候。再过一小时左右,他们就得被叫起来做晨祷,那是要在黎明之前开始和结束的。

他用皮条捆住她的手脚。她这会儿倒没挣扎,但过一会儿就会的。他检查了一下堵她嘴的破布塞得紧不紧,然后就定下心来等着。

他们把马拴在树林里,徒步走出林地,沿大路向城里进发。阿兰像在法兰西作战时一样,携带着装备。他有一部短梯、一盘绳索和一只铁爪,都是他们在诺曼底攻城时用过的。他的腰带上还别着石匠用的凿和锤。他们或许用不上这些工具,但他们懂得有备无患。

向厨房外窥视了一个小时之后,拉尔夫数着从宿舍出来,缓步穿过回廊,走向大教堂的修女们,她们有些人拿着灯,在拱顶投射出古怪的身影。“二十五个。”他对阿兰耳语。如他所料,蒂莉不在她们中间。贵妇访客是不必参加半夜的祈祷的。

他们看到城池时,拉尔夫发给每人一个只露出眼睛和嘴巴的面具,大家都戴好了。拉尔夫左手还戴了只无指手套,以掩盖他那容易引人注意的缺了三个指头的残手。他这样就完全不会被认出了——当然除非他被活捉。

那不仅是一声尖叫,而是纯粹被吓得发出的非常响亮的号叫,甚至会把死人唤醒的,那叫声持续着,直到一个雇来的打手用他的棍棒狠狠地打在呼叫者的头部,使她昏厥倒地,血汩汩地淌下面颊。

只有两处可能是蒂莉睡觉的地方:医院和修女宿舍。拉尔夫已经猜到,她在宿舍会觉得更安全,便先到那里去。

他放下了蜡烛。在他的口袋里放着各式各样的小物件,包括破布和皮条。他把一块破布塞进蒂莉的嘴里让她出不了声。尽管他戴着面具和手套,他还是觉得她认出了他,哪怕他一声未吭。也许她能像狗一样嗅出他的气味吧。没有关系。她是不会告诉别人的了。

这座城市是他度过少年时期的地方,街道是他所熟悉的。他的哥哥梅尔辛依旧住在城里,只不过拉尔夫不确切知道他的住处罢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沿着主街走下去,经过已经在夜晚关门上锁好几个小时的“神圣灌木”旅馆。他们转向大教堂的围墙。入口有高大的包铁木门,但门一直开了多年了,因为合页已生锈,不能动了。

“所以半数的教堂都关闭了。”

拉尔夫等了一会儿,让他的眼睛调整过来。很快他就看清了一张大桌子,七个大桶和一摞炊具的轮廓。“找个地方坐下或躺倒,尽量让自己舒服一点,”他对他们说,“我们要待到她们都起来进入教堂呢。”

他盘算之时,已是子夜两点了,他叫醒了其他人。

到了里面,他们从屋顶上跳下,轻轻地落在四方院子的草皮上。到了这里,拉尔夫警觉地察看着四周回廊的规则的石柱。拱门像是更夫似的瞪着他,但是什么也没有受到惊动。修士和修女们不准养狗,倒真是件好事。

“反正大多数人对宗教已经失去崇敬了。”

他抽出了他的长匕首。

琼带着他们进了食堂,其地点恰好在宿舍楼下的一层。她手中摇曳的灯光照出了搁板桌、板凳、讲经台和绘有耶稣参加婚宴的壁画。

她早已猜测到他要杀她了。她看出了他的心思。她准是个女巫。或许所有的女人都是女巫。反正,她几乎就在他刚形成这一念头时就看破了他的意图。她开始盯着他,尤其在夜晚,她那双恐惧的眼睛一直随着他在屋里转,也不管他做什么。夜间,他躺下睡觉时,她在他身http://www.99lib.net边挺着身子,保持警觉;早晨他起身时,她必定已经下了地。经过这样的几天之后,她就不见了。拉尔夫和阿兰四处寻觅不见,后来他听到传闻,说她在王桥修道院里避难。

“从复活节以来,我们又埋了上千人了。”

梅尔辛说:“怎么回事?”他发现自己在耳语。

阿兰会在厨房里盯着,在她们回来时计算着人数。等她们全都平安地走进房间,阿兰和另外四个人就会拔出剑,采取行动。

“那是因为每当他们主持祈祷时,都要和那么多人接触。他们难以逃避。”

拉尔夫没时间耽搁了。他不知道谁可能听到那声尖叫。他把他的刀尖紧抵着蒂莉的喉咙,直到流出血来。“我想到金库去。”他说。

切肉刀在暗中忽地一闪,随后是惊心动魄的砰的一声,刀便劈入了那人的身体。那人发出一声又怕又疼的惨叫。就在他倒地的时候,托马斯再次挥刀,那人的叫声变成了令人发指的咯咯声,然后就停止了。他那没了生命的身躯咕咚一声撞到了石板地上。

从副院长宅第,有一座小门直通会议室,而那里又与大教堂的北交叉甬道相连。梅尔辛和凯瑞丝循着这条路径去找寻发出尖叫的地方。会议室是空的,他们又进了教堂。他们只有一支蜡烛,烛光太暗,无法照亮宽阔的内部,于是便站在十字通道的正中,仔细地聆听。

“不,不像。”他说着就起床了。

他在黑暗中笑了。她总是那么有条理。“说吧。”

可是她特想说话。“你听到昨天的传闻了吗?城北树林里有强盗。”

又有好几个人露面了,他们都蒙着脸,有的举着火把。在梅尔辛看来,有的从食堂出来,别的则从宿舍的石阶上下来。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妇女们的尖叫声和哭喊声。一时之间,现场一片混乱。

“第一:要是有十多种不同的处方治疗一种病症,你就可以确定,没有一种是有效的。”

尽管阿兰发出了警告,但还是有好几声惊呼和吓着了的尖叫——但拉尔夫觉得还不算太响。到此为止,一切顺利。

在寂静之中,传来一声尖叫。

这是个要紧的时刻。这些建筑物里还有别人——修女们和医院里的病人们,修士活动区里的修士们——拉尔夫不想让他们出现,把局面复杂化。

她在黑暗中点头时,他感到她的头发抵到了他的肩头。她说:“我相信差不多有四分之一的英格兰居民已经死去了。”

他们向厨房门口走去。托马斯举起他断残的左臂,做了个警告的姿势,他们都站住了。在修女的回廊中有微弱的光亮。似乎来自回廊近端的壁龛。梅尔辛猜测,那是远处一支蜡烛的反光。可能来自修女的食堂,或者来自通向她们

九_九_藏_书_网
宿舍的石阶;或者来自两处。

她的烛光闪着混乱的阴影,但他勉强没有倒在家具上,一路随着她到了屋子的尽头。烟是从地上的一个洞里喷出来的。梅尔辛当即看出,洞是一个仔细的建筑匠干的活:洞口正方,边缘整齐,活板门也很工整。他猜想这里是修女们的隐蔽金库,由杰列米阿秘密修建的。可惜今晚被强盗们找到了。

他轻轻走到宿舍里头,拿起那支蜡烛,然后悄悄地走进那门洞。摇曳的烛光照着他妻子靠在枕头上的年轻的头,她的头发散落在脸上。她那样子既无辜又漂亮,拉尔夫一时间有些自责了,他只好提醒自己,由于她挡在他发迹的路上,他是多么恨她。

一个看不到的人吃惊地低哼了一声,随后便有一个身影从壁龛跃到回廊的走道,虽然影影绰绰却看得分明,弱光勾出了一个男人的侧影:他戴着一个头套,把头脸包得严严实实。那人转身要向食堂门口跑去。

他对阿兰点了下头。

他看了下躺在地上孤立无援的蒂莉。他抽出了刀子。这时,他再一次犹豫不决了。

托马斯的刀砍了下去。

“这可怪了。”凯瑞丝说。

梅尔辛为凯瑞丝担心。他向前一步,引来持剑人的目光。那人举剑向梅尔辛逼近。梅尔辛后退着,把那人从凯瑞丝身旁引开。随着她摆脱了危险,他感到更为自己害怕了。他倒退着走,浑身吓得直抖,脚下滑进了死人的血泊里。他的两脚从身下飞出,人便仰摔在地了。

“我们也听到了。但这教堂里没有人。”

他的儿子杰里那婴儿,躺在她身边的一张小床上,闭着眼,张着嘴,平静地睡着。

“带我到那儿去。”

封闭城门洞的大型双扇门内侧,是一个只容一人通过的窄洞。拉尔夫拔下小门的门闩,准备事后迅速撤离。

拉尔夫反正决定不冒险惊醒那人了。他踮着脚尖走近,侧身进入岗亭,用一柄长刀划开了那哨兵的喉咙。那人醒来,疼得想叫,但涌出嘴的只有血了。他倒地之后,拉尔夫抓着他有好几分钟,等他断气。随后他把尸体拖起来,顶着岗亭的墙戳立着。

蒂莉大睁着眼睛,恐惧地瞪着他。

其中一个人看到了托马斯的切肉刀,被血染红了,撂在地面上靠近托马斯和凯瑞丝的地方,那人指着刀让别人看。他气愤地哼了一声,抽出了长剑。

他爬上墙头,越过屋顶。他的脚踝在石瓦上没出什么声响。所幸他不必使用铁爪,否则会砰的一响,惊动人的。

他背靠一棵大树,坐得笔直,眼睛则盯着他们点着的一堆篝火。他能听见灌木丛中小动物的窸窣声,和食肉猫头鹰偶尔的叫声。这里是静静的黑夜,有的是时间思索。觉察到危险迫近,会使大多数人一跃而起,对他却是安抚。

其余的人都跟着他,拉尔夫殿后。

“看来不大可能。”他说。

“这倒新鲜。”

“我本来就知道你会的。”拉尔夫说。

“他们要偷什么呢?他们想要的东西伸手一拿就成了。他们要是需要肉,地里有的是没人看管的牛羊,都是没主儿认领的。”

梅尔辛问:

他们发现身处在一些仓库背后的窄巷之中。原来刚好进了城墙的北门。拉尔夫知道,城门的岗亭里有一名哨兵。六个人悄无声息地走过去。虽说他们此时已在城里,哨兵若是看到他们,也会盘问,而如果对他们的回答不满意,他就会呼救。不过,让拉尔夫放心的是,那人坐在一条板凳上,倚着岗亭的侧墙,正在酣睡,一支残烛的弱光照亮了他身边的一个架子。

王桥已经有几百年没有受到军队的攻击了,防卫十分松懈,尤其自瘟疫袭来之后,更形同虚设。然而,通向镇子的南人口关得死死的。在梅尔辛那座大桥的进城一端是一座石砌门楼,装着坚实的木门。但河流只在镇子的东、南两面护住城池。西、北两面不需要桥,保护设施是一段失修的城墙。这是拉尔夫从北边接近的原因。

他们把一切都装妥之后,拉尔夫要阿兰用他的锤和凿砸开木柜。他从钩子上取下羊毛外衣,卷成一捆,拿着蜡烛,用火尖把那衣捆点着。羊毛当即燃烧起来。他把从柜子上拆下的木头堆到着火的羊毛上。火苗很快就欢快地着起来,烟气直冲他的喉咙。

阿兰还有好几个大口袋,用一捆绳子紧紧缠成一束。

阿兰带他们绕过暗影重重的走道,穿进一道沉重的门。“厨房。”他悄悄说。房间被一个大炉子的木柴昏暗地照着。“慢点走,别撞倒任何瓶瓶罐罐。”

他们的靴子上还都套上毡靴,在膝盖处系紧,以便行动无声。

他们穿过南交叉甬道,进入了修士活动区。他们还是没见人影,也没听到声音。他们从那里沿着一条通道,穿过厨房贮藏室来到医院。病人们都正常地躺在床上,有的在睡,有的在动,有的在痛苦地呻吟——但是,梅尔辛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房间里没有修女。

阿兰用力一割,他挟着的那个修女的脖子就给划开了。如注的血流从她的脖子喷到了地上。

琼迟疑着。她大概觉察到,拉尔夫并不晓得金库在哪里。在他们事先踩点的那次,阿兰在被抓住以前,已经把女修道院侦察得相当彻底了。他摸清了他们溜进来的路径,挑好厨房是最佳的藏身之处,还找到了修女宿舍的地点;但他未能找到金库。琼显然不想暴露其所在。

对凯瑞丝而言,这算不上重大悲剧。她说:“他们或许会不再相信那些鬼话医术了,并且开始思考什么样的疗法有实效。”

“听着像是被猫头鹰抓住的小地鼠。”她说。

今夜的主要冒险,实际上并非来自战斗。会有一些徒手搏斗,但敌人不过是肥胖的镇民或软皮肤的修士。真正的风险是拉尔夫可能被认出来。他要做的事情会让人震惊,会被人们激愤地在这片土地上,乃至全欧洲的每一座教堂里谈论。启发拉尔夫这样做的格利高里·朗费罗,会用最高的声音谴责这一行径。事情如有败露,拉尔夫就成了反面角色,会被绞死的。

“那些见习修士和男孩子们怎么样了?”

他站直身体。琼又返回食堂不见了,梅尔辛跑过去跟上了她。

他听到外面一个男人说:“别出声,不然就杀死你!”他知道那是阿兰,虽然他的声音让面具堵着。

“第三:人和动物的粪便从来对谁都没用处。通常只能加剧病情。”

她有一会儿陷入了沉思。

“谁在那儿?”声音由于恐惧而发抖,让他很难堪。

但如果他成功了,就会当上夏陵伯爵。

梅尔辛注意到,救他的人左手戴着无指手套,但右手却没戴。

这时,另外一个人来干涉了。他是几个人中最高的,移动的速度快得惊人。他用左手抓住要杀梅尔辛的那人高举起的胳膊。他大概有点权威,因为他没有发话,只是向两边摇着他那戴头套的头表示不同意,持剑人就顺从地放下了剑。

“都在我的腰带上。”

“若是你问我,我倒认为这是好事。我敢说,人群传播瘟疫比什么都快。”

这倒干脆符合了他的计划。

一阵可怕的寂静。

托马斯准是也嗅到了,因为这时他紧贴在墙上一动不动了。

凯瑞丝推开梅尔辛,跪在托马斯身边。

他们走进厨房,不出所料,这里也不见一人。

“亲爱的上帝。”梅尔辛绝望地说,跟着便走下了台阶。

他能够听到从教堂传来的歌声:强有力的女声合唱,夹杂着想和她们配合的几个破嗓子的男声。蒂莉一直用祈求的大眼睛紧盯着他。他把她转过身去,以免看到她的脸。

他喘气,咳嗽,又喘气,又咳嗽。他的呼吸缓慢地恢复了正常。他的眼睛不再流泪,他看到天破晓了。淡淡的晨曦让他看到了围他站着的一圈修女。

托马斯深深地嗅了嗅,像是要辨出什么气味。

拉尔夫用他的刀尖触了一下蒂莉的喉咙。她开始挣扎,但她过于娇小,他毫不费力就控制住了她。他想,现在,对,现在是杀她的时候了;但他犹豫着。他已经杀过许多人,有男也有女,但突然之间,似乎把刀子捅进一个他曾拥抱过、亲吻过、睡过觉、还给他生了孩子的女人温暖的身体,有点可怕。

“女智者和助产妇是不识字的。”

拉尔夫又问:“你们谁是司库?”

她嘲讽地哼了一声。“大学推崇的是古希腊的教科书。”

他可以借修女们的灯光看清屋里。在房间尽头,阿兰挟着一个女人,他的刀子抵住她的喉咙,和拉尔夫挟着蒂莉的姿势一样。还有两个男人站在阿兰身后。另两个雇来的人该是在楼梯脚下守着。

拉尔夫爬到近处,用一个迅猛的动作,把右手捂到了蒂莉的嘴上,惊醒了她,同时也让她出不了声。

“因为若是有一种有效,人们就会忘记其余的了。”

他终于听到她们拖着脚步回到了宿舍。

六个人悄无声息地沿着通向修道院的街道走去。

那只箱子太大,不可能搬下石阶,应该是以散件的形式搬来,再就地组装的。拉尔夫指了指合页,琼用她腰带上的另一把钥匙打开了。

这时,他的手触到了肉体。

婴儿在睡梦中抽着鼻子,在拉尔夫看来像是要哭。要是修女们这时刚好回来该怎么办;他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可能会有一两个修女到这里看看蒂莉是否需要帮助。他决定把她们杀死算了。这又不是第一次。他在法兰西就杀过几个修女。

“我们又死掉了多少人?”

他告诉自己,何况,若是有一个修女死了,对她们就更有震慑力。

他觉得自己像是淹在水里了。他的力气耗光了,他跪了下去。这一下救了他。他又一次发现,离地面一近,就能看得清楚些了,这时,一道石阶出现了,如同是上天显圣,就在他面前。

低矮的民房蜷缩在城墙外侧,如同肉铺后门卧着的狗。阿兰好几天之前,在他俩来到王桥打探蒂莉消息的那天,就已侦察好路径。此时,拉尔夫和雇来的人随着阿兰,尽量不出声地穿行于陋屋之间。哪怕是郊外的贫儿,一旦警醒,也会发出警报的。一条狗叫了起来,拉尔夫紧张了,可是有人骂了那畜生,狗就安静了。过了一刻,他们来到一处城墙塌陷的地方,很轻易地就爬过了坍倒的石堆。

“咱们往四下看看。”

“我是‘隐身者塔姆’,”拉尔夫说,“开修女金库的钥匙在哪儿?”

光线在刹那间改变了。回廊突然之间被一束火光照得通明。

他命令琼打开那个小柜子。里面盛的是几枚金币。拉尔夫不解何以只有这么少的钱。或许更多的藏在了这间屋子里的别处,可能就在墙石背后。然而,他还在不停地琢磨:他只是装作对钱感兴趣。他把金币倒进腰带上的钱袋里。与此同时,阿兰则打开一个大口袋,动手往里装大教堂的饰物。

没人吱声。

拉尔夫说:“你们谁是司库?”

这一举动只延续了从一数到十的时间,而且来得快,去得疾。一个戴头套的人转向厨房,拔腿就跑,其他人都随他而去。梅尔辛明白了:他们定是计划好要从那条路撤走:厨房有座门,通向大教堂绿地,那是最便捷的一条退路。他们跑得不见了,没有了他们手中的火把,回廊里又漆黑一片了。

他把门一下敞开,臀上驮着蒂莉,迈步进了宿舍。

声音来自南交叉甬道。过了一会儿,托马斯就走进了他们烛光的亮处。“我觉得我听到有人尖叫。”他说。

有人尖叫了一声。

她们都消失之后,他行动了。别人留在后边。

梅尔辛冲到凯瑞丝身边,想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她,不致受到乱跑的人的冲撞。

晨祷钟响,凯瑞丝溜下床时,梅尔辛短时间醒了一下。他像往常一样,翻了个身,打了个盹,所以等她回来时,好像她才走开了一两分钟。她回到床上时,身上很冷,他把她拉过来,用双臂搂住她。他俩时常会醒着一会儿,聊聊天,再云雨一番,然后入睡。这是梅尔辛最满意的时刻。

拉尔夫把蒂莉抬起来。她脸上淌着泪水。他把她转过去背对着他,然后用一条胳膊揽着她的腰把她举起,放到他的臀部。她像个孩子一样轻。

他在那死人的外衣上擦干了刀刃上的血,放进刀鞘。

拉尔夫拉开了另一个口袋,把羊皮纸卷尽快地往里装。

“所以才奇怪嘛。”

“我不知道。那一面的城墙都朽了。”

房间里的大部分都被一只巨大的带盖的箱子占满了,那只箱子似是装着巨大的棺材,用链子扣在墙里的一个环上。此外就没有多少东西了:两条板凳,一张写字台和一个放满羊皮纸卷的架子,大概是女修道院的账簿。墙上的一个钩子吊着两件羊毛外衣,拉尔夫猜想是为司库及其助手在冬季最冷的月份在这下边工作时穿的。

“有些人识字,另一些则可以让人读给她听。”

有人向他俯下身来。他唾沫四溅地说:“盖上活板门——把火灭掉!”紧跟着,他听到砰的一声,木门阖上了。

在食堂的尽里面,琼搬开一张桌子露出了地面上的一扇活板门。上面有个钥匙眼,和普通门上的没什么两样。她用一把钥匙在锁里转了一下,就抬起了活板门。门下是一道狭窄的螺旋形石阶。她走下石阶。拉尔夫留下那雇来的人警戒,笨手笨脚地挟着蒂莉往下走,阿兰紧随着他。

她紧紧地偎依着他,她的乳房舒服地贴在他的胸前。他吻着她的前额。等她暖和过来,他就伸手到她的腿裆,轻柔地摸着那里的软毛。

他一开口,蒂莉就痉挛地扭了一下。她已经辨出了他的声音。不过这没关系,反正还没有别人听出来。

“在教士中要超过一半了。”

这一刻他必得精细一点。他的目标是那些文献,但他不想太露骨。他要偷偷地拿,但表面上又不能让人看出来。

他留下了两个雇来的人在宿舍里看着修女们别出声。他和阿兰带着蒂莉跟着琼走下台阶,前往回廊。

“第四:如果那药方外观与疾病相像——鸫鸟带斑点的羽毛对疱疹,或者再比如说,羊尿对黄疸——大概都是异想天开的废话了。”

尖叫声可能发自这里,但这儿并没有发生紧急情况,也没有任何惊扰的迹象。

“这些日子,偷盗就像趴在篱笆上吸邻居家的空气一样了。”

“我估摸人们可能喜欢告诉他们如何应对瘟疫的小册子。”

“好吧,只是不要伤害蒂莉!我给你带路。”

“她被刀子刺进了心脏。”凯瑞丝说,跟着就哭了起来。“在你找到她之前,她就已经死了。”

他打发那三个修女上楼进了宿舍。他留下一个受雇的在楼梯脚下警戒,带上另一个跟着他。

“你是这么说,可普通百姓难以分辨:什么是真正的治疗,什么是假冒的鬼话。”

他再也坚持不下去了。他咳嗽得直抽搐,似乎每吸一口气都会呛进更多的烟。他泪水直流,几乎看不见了。他在绝望之中,向火极近地靠过去,火苗都烤焦他的衣袖了。他若是抗不住,失去了知觉,就会定死无疑了。

“我告诉他们回去睡觉。”

这时琼向他高叫:“蒂莉在这里边呢!”

“不是写给大学生的。而是写给你这样的人——修女和助产妇,理发师和女智者。”

“我可以给你四条规律。”

“你应该就此写一本书。”

拉尔夫到了石阶的底部,满意地四下看了看。这里是圣地中的圣地,修女们的秘密金库。这里是个像地牢一样的狭窄的地下室,只是修得较好而已:墙是细方石砌的。那些光滑的正方形石块如同用在大教堂里的一样,地面上严丝合缝地铺着石板。空气清凉干燥。拉尔夫把捆得像只鸡似的蒂莉,放到了地板上。

他吸了一肚子烟,呛得直咳嗽。他想不出下边是什么在燃烧,为什么会失火,但他不打算弄清了——看来实在危险。

他被人撑着腋下搀了起来。他睁了一会儿眼睛,看到了凯瑞丝朝下颠倒的面孔;随后他的视线便模糊了。她在地上拖着他。烟稀少了,他才得以把空气吸进肺里。他感到从室内来到户外,吸到了清新的夜间空气。凯瑞丝把他放下来,他听到她的脚步声又返回食堂里去了。

拉尔夫往里面看着。都是羊皮纸卷,多达好几十,显然都是女修道院拥有的产业及权利的证明文件和契约;一堆皮革和木头匣子无疑装的是珠宝饰物;而另一个小些的柜里大概盛着钱。

“修士们都是干干净净的,”托马斯咕哝着回答,“有很脏的人来过这里。”

他很快就到达了地下室。他能够看到靠近房间中间的火焰。热量极大,他知道他只能挺住一小会。烟很浓。他依旧憋着气,但这时眼睛开始流泪了,视线也模糊了。他用袖子抹了抹眼睛,向烟雾中看去。蒂莉在哪儿呢?他看不到地面。

在楼梯脚下,另两个雇来的人正用刀尖扣住另外的三个修女。拉尔夫猜测,她们是在医院里值班的,过来想弄清那尖叫声。他很高兴:另外的威胁消除了。可是修士们在哪儿呢?

蒂莉还在现场,大睁着恐惧的双眼盯着看,其实她看到什么已经没有关碍了。她绝不会有机会告诉别人的。

梅尔辛丝毫嗅不出什么不寻常的气味。

待在梅尔辛身边的凯瑞丝,被恐惧攫住了。

梅尔辛向前跑去。“怎么回事?”他叫道。

托马斯脱掉他的便鞋,向前走去,他的光脚在石板地上没有发出一点响声。他融进了回廊的阴影中。在他缓缓移向壁龛时,梅尔辛只能勉强看出他的身形。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