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国外小说

第七部 八一

那些人看见了她。她刚一来就逗乐了他们,于是,那个独眼的人喊了声:“你好,妈妈!”他们全都大笑起来。

“我在诺斯伍德的集市上遇见了扶犁手哈里。”

离村子越近,她的心情就越激动,连双脚的酸痛都忘记了。“老教堂”是个很小的村子,只有三十来间简陋的房子,没有一间大到可以做地主的府邸,甚至连乡长的宅子都做不了。然而,顾名思义,这里有一座老教堂。格温达猜想它足有好几百年历史了。教堂有一座低矮的塔楼和一个很短的中殿,都是粗石料建成的。厚厚的墙上有几扇很小的方形窗,显然是胡乱地砌上去的。

“一个小时内来了两位客人,”罗布说,“一定有关联。”

哈里热情地向他们打招呼,并坚持为他们买了淡啤酒。伍尔夫里克和格温达在奥特罕比短暂居留后不久,哈里就被凯瑞丝嬷嬷提升为乡长,他现在仍然担任着这一职务,尽管凯瑞丝嬷嬷早已还了俗,琼嬷嬷现在担任着副院长。从哈里的双下巴和啤酒肚来看,奥特罕比现在仍然很富裕。

一个一只眼眶里没有眼珠的瘦而结实的男人说道:“好了,好了,萨姆,这下你就没事了。”他们又一次大笑起来。

格温达和萨姆进村时没看到乔诺。他们径直奔向教堂。格温达心想他们也许能直接进去:乡下的教堂通常都空无一人,因而一般也都开着门。但假如这座教堂例外的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站起身来望了望门外。一匹健壮的黑矮马正沿着房子间的小路跑了过来。她立刻认出了骑马的人,心里不禁一沉:这是乔诺总管,韦格利乡长的儿子。

“谢天谢地。”

她抓住了萨姆的胳膊,催他赶紧走到路对面,钻进教堂——这时乔诺从莉莎的房子里走了出来。

她遇到萨姆他们时,他们正往回走,木锨扛在肩上,靴子上粘着厚厚的粪肥。远远地乍一看,萨姆俨然就是拉尔夫:那高大的身材、自信的大步,还有结实的脖子上帅气的头颅,简直一模一样。但从他说话的神态上,她又能看出伍尔夫里克的影子:那摆头的姿势、羞涩的微笑,还有那激愤的手势,全都是跟他的养父学的。

“好吧。”

她觉得自己变化不那么大。她那头黑发恐怕到了晚年也不会变白。她的体重也不比二十年前重,尽管生了孩子后她的乳房和肚子都比以前松弛了许多。

“他住在一对好心肠的老夫妇家。老夫妇的儿子到王桥给皮匠当学徒去了。”

他们加快了脚步。格温达回头说道:“你们要是碰见一个叫做乔诺的总管……就说没见过韦格利的萨姆。”

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开心。

“这倒是真的。”

一大帮村民,大多是妇女,从村子的西边拥了过来,驻足观看这场争执。

“你没有理由,”他说,“你那个逃亡的儿子呢?”

“我尽力而为吧。”

“他不在这儿,虽然我原本也希望他在这儿。”

萨姆没说过他要去哪里,走时连一声招呼也没打。如果戴夫这么做,格温达会相信他一定经过了深思熟虑,认定了这是最好的选择。但她敢说萨姆只不过是一时冲动。有人跟他提起了一个村庄,第二天一早他醒来,就立刻动身去了。

她匆匆同莉莎和罗布打了个招呼,便连忙穿过小屋,从后门走了出去。她贴着树篱穿过了田野,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村子方向,看到一个骑着马的人也出了村,但与她行进的方向并不同。天色正在变黑,她想自己矮小的身躯以黑糊糊的树篱为背景,也许分辨不出。

只有当她看到自己的

九九藏书网
儿子戴夫,看到他光滑的皮肤和健步如飞的活力时,她才会想起自己的年龄。戴夫今年二十岁,简直跟她在那个年龄时一模一样,只不过他是个男的。那时候她也像他一样,脸上没有一丝皱纹,走路时快活地迈着大步。不分寒暑地终日在地里劳作,使得她现在手上布满了皱纹,面颊也变得很红很粗糙,这些提醒着她走路时要慢一些,要保存体力了。

“我没看见他,但他摸到了我走过的路。”

格温达目送着他走了。她没能骗过他,但也许让他对自己的想法不那么肯定了。如果她能抢先找到萨姆,就有可能把他藏起来。

“你说过没人跟踪你的!”

她嚼了点儿僵硬的面包皮当早餐。上午过了快一半时,她在韦格利到王桥的大路和诺斯伍德到奥特罕比的大路交叉口的一个小酒馆歇了歇脚。酒馆里没有她认识的人。她一边紧张地注视着门口,一边吃了碗炖咸鱼,喝了一小杯苹果汁。每当有人进门,她都连忙遮住自己的脸,但每次进来的都是陌生人,也没有人注意她。她迅速地离开了,走上了通向奥特罕比的大路。

他们知道他为什么走。整个冬天他一直在说要离开韦格利,到能挣更多工钱的村子去。春耕一开始,他就失踪了。

格温达明白了,像萨姆这样的大个子,竟然有她这样一位矮小的母亲,大老远跑来查看他的情况,就仿佛他还是个任性的孩子,他们觉得很好笑。

格温达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十二年前。那强烈地刺激着她的头脑,竟使她热泪盈眶的,是希望,是那天早晨她们全家从诺斯伍德出发,穿过森林前往奥特罕比迎接新生活时,从她心底涌起的希望。然而还不到两个星期,那希望就粉碎了,伍尔夫里克被用绳子套着脖子牵回了韦格利村——一想起那情景,她至今仍怒火中烧。

上午过了一半时,他们到了诺斯伍德。伍尔夫里克和格温达买好东西后,就去老橡树酒馆吃午饭。

对于一个动作迟缓的老人,这招也许管用,但萨姆反应很快。他后退了一步,随即抬腿就是一脚,一只粘满污泥的靴子正踢在乔诺伸出的左臂上。

她在一所比村里大多数房子都稍大一些的房子里找到了莉莎——她有两间屋子而不是一间。老太太向格温达介绍了她丈夫罗布,他是个瞎子。正如萨姆所说的,莉莎很好客:她把面包和浓汤端上了桌子,又倒了一杯淡啤酒。

“你这魔鬼。”她说。

她转过身去背对着哈里,努力装作漫不经心地结束了一场无关紧要的谈话。但在转身的一刹那,她又从嘴角里挤出一句话来:“别让他跟人打架。”

她沿着在两道山之间的平地上蜿蜒的奥特罕河,穿过主村,经过一串她在这里时知晓了名字的小村落——汉姆、短亩和长水,来到了最小也最远的村落:老教堂。

格温达不明白乔诺怎么这么胆大。他真的以为单凭他自己就能逮捕萨姆吗?他的确壮得像头牛,但却没有萨姆高大。难道他指望村民们会帮他?法律的确是在他一边,但很少有农民会认为他办的事情是正当的,尤其是年轻人。他没意识到他的不利条件。

她悄悄地离开屋子时,天还没亮。她裹着厚厚的斗篷以抵御三月的寒风。在一片漆黑中,她凭借摸索和记忆蹑手蹑脚地穿过村子。她可不希望还没出村就被人撞见和盘问。不过这时候还没人起床呢。内森乡长家的狗低低地吠了几声,就辨出了她的脚步声。她听见它摇摆着的尾巴敲打在木狗舍的壁上发出的轻轻的声响。

“你可以向安妮特买嘛。”

“你怎么找到我的?”萨姆问。

戴夫像她一样是个小个子,也一样头脑精明,总给人一种猜不透的感觉:由于他是老小,她从来摸不清他究竟在想什么。萨姆则正相反:又高又壮,呆头呆脑,连一句谎都不会撒,可又有那么一点野性难驯,格温达把这点归咎于他的生父:拉尔夫·菲茨杰拉德。

“而且内森知道我一直是凯瑞丝的朋友,他会相信我会在她家住几天的。”

“我能帮你,”那个独眼的人说道,“我帮你牵住马吧。”其他人都吃吃地笑起来。没有人支持乔诺,可是也没有人为萨姆辩解。

“那你打算怎么办?”

乔诺眼看这一击又要落空,便在最后一瞬撒了手。

但萨姆随即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

安妮特依然向迎面而来的所有漂亮男人抛着媚眼,而他们大多傻傻地一笑,也回个媚眼。在去诺斯伍德的一路上,她都在和戴夫搭话。虽然他还不到她年龄的一半,她却不时地假笑着,把头甩来甩去,还假装嗔怪地拍打着他的胳膊,就仿佛她才二十二岁而不是四十二岁。格温达心中不快地想道,她已经不是姑娘家了,可她好像一点儿也不明白。安妮特的女儿阿玛贝尔像安妮特以前一样漂亮。她故意和她妈妈拉开一段距离,好像因为她而尴尬。

“我希望没人跟踪你来这儿。”

乔诺重重地跪倒在地上,萨姆第三次击中了他,又是用橡木木锨使尽浑身气力的狠命一击,这回劈中了乔诺的前额。格温达绝望地心想,一把铁打的剑也不可能造成更大的伤害了。她迈步向前想拦住萨姆,但村民们已想到了她前面,因而出手更早。他们两人抓住萨姆的一只胳膊,把他拽开了。

伍尔夫里克放下了心。“至少咱们知道这孩子去哪儿了。”他说,尽管肩扛重负,却呼吸自如。

“他正找你呢,但他出村后往东去了,”她扫了一眼正在变黑的四周,但看不清多少东西,“要是咱们赶紧回到‘老教堂’,就能把你藏起来——也许,在教堂里。”

伍尔夫里克四十岁的时候,在格温达眼里仍然是世界上最英俊的男人。他那黄褐色的头发中已夹杂起些许银丝,但这却使他不仅显得强壮,也显得睿智了。他年轻的时候肩膀很宽,到了腰部却急剧变窄,现在腰不那么细了,反差也不那么大了——不过他干起活儿来仍然可以一个人当两个人使。而且他永远比她年轻两岁。

萨姆倚在自己的木锨上。“你想怎么着?”

“没错。尤其是不能让内森知道。”

“我们从来没听说过他,妈妈。”一个人说道,其他人全都附和着。农奴们通常都乐意相互帮助,和乡长斗争。

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她了解这一点。“他住的房子暖和吗?”

她继续向前走向田地,没有在意远处牧场上的一群牧羊人:精明的扶犁手哈里是不会把大个子萨姆浪费在这样轻松的活计上的。他一定是在耙地,或者在疏通沟渠,或者帮着掌控一组八头牛拉的犁。她逐个地扫视着三块田地,寻找着一群头戴暖和的帽子,脚蹬沾满泥的靴子,相互大声吆喝着的男人,寻找着一个比其他人高出一头的小伙子。她扫视了一遍,并没有看到她儿子,心里不禁又担忧起来。他会不会已经被抓回去了?会不会又跑到别的村子去了?

她马马虎虎地挥了下手,就跟在伍尔夫里克后面走了。

“是匹小马,”瞎子罗布说道,“一匹驯马,或者矮种马。对贵族和骑士来说太小了,不过有可能骑马的是一位太太。”

“我天不亮就出村了。你爸爸跟人家说我到王桥去了。没人跟着我。”

她到达山谷时,下午已过了一半。她上次来这里,已是十二年前了,但这地方没怎么变化。瘟疫后这里的复苏快得令人惊叹。除了有几个小孩子在屋子周围玩耍之外,大部分村民都在干活儿,有人犁地,有人撒种,也有人在照料新生的羊羔。他们知道她是个陌生人,在田里远远地注视着她,心里猜测着她会是什么人。如果走近了,他们中的一些人会认出她来。尽管她在这里只待了十来天,那却是一段令人难忘的日子,他们会记得的。乡下人很少能遇见那样激动人心的事情。

他们在房屋间穿行着,已经能看见教堂了。当他们经过莉莎家的前门时,格温达看到了一匹黑色的矮马。她哼了一声。乔诺一定是借着薄暮绕了回来。他猜想格温达一定能找到萨姆并把他带回村,他的宝押对了。他像他父亲内森一样狡猾。

就格温达记忆所及,酒馆外一直有一棵古老的橡树,一棵枝干很难看的、低矮、茂密的树,冬天像个弯腰驼背的老人,夏天却投下宜人的浓浓荫翳。她的儿子们小时候就围着树追逐嬉闹。但树一定是死了或者摇晃不稳了,因为它已被砍掉,现在只剩下了树桩,直径竟和伍尔夫里克的身高差不多。顾客们拿它来当椅子或桌子,还有一位筋疲力尽的车夫,竟把它当床,躺在了上面。

“我父亲派我去王桥,看看你在那里捣什么鬼,但我在十字路口的酒馆停了停,有人记得你走上了去奥特罕比的路。”

大家一起步行回家的路上,伍尔夫里克把沉重的犁头扛在肩上,并不显得怎么费力。格温达急切地想告诉他这个消息,但不得不等到大家在路上散开,她和她丈夫与别人拉开了几码距离之后。她小声地讲述了与哈里的谈话。

乔诺胜利般地咧嘴一笑。“把你带回韦格利去。”

乔诺还在晕头转向,萨姆便又给了他一击。这回木锨是当头落下的。萨姆是双臂一起挥动,木锨刃部朝下,重重地落在了乔诺的头顶上。这回的撞击声没有回响,更像是一记闷雷,格温达担心乔诺的头盖骨怕是裂开了。

格温达明白他想挣更多的工钱是无可厚非的。虽说离开自己的村庄,或者接受高于一三四七年标准的工钱,都是非法的,但全国各地不安分的年轻人都无视这条法律,而急需人手的农夫们也愿意雇他们。像拉尔夫伯爵这样的地主,除了咬牙切齿外,对此也无可奈何。

他稍稍迟疑了一下,好像是觉得她说的有可能是真话。但他随即说道:“也许他藏起来了。我要找找。”他一踢马肚,继续向前。

她把萨姆拉到一边,说:“乔诺管家来了。”

格温达明白了。如果有人正儿八经地问起,这便是哈里的托词。“哦,他在奥特罕比。”

“那太冒险了。他可能会来家里看的。”

“我倒希望你试试。”

和萨姆一起干活儿的人们来到了,也都停下脚步,想看个究竟。乔诺说:“所有守法的人都有责任帮助我逮捕这个逃亡的农奴,而任何妨碍我的人,也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好极了。”

乔诺鄙夷地大笑起来。“像你偷偷地溜出韦格利一样,天不亮就让萨姆逃走?没门儿。他今晚得戴着脚镣睡觉。”

“我很抱歉。”

“他是个棒小伙儿、好劳力,不过他挺爱跟人吵架。”

她离开了村子,沿着大路穿过田野。破晓时分,她已经走出了一英里外。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大路,空空如也,没有人跟踪她。

“在‘老教堂’,山谷里的一个小村子。”

“大家都知道,我不会买那母狗的任何东西的。”

乔诺躺在了地上,头枕在一片血泊中。这一幕让格温达恶心得想吐,而且她抑制不住地想象着这孩子的父亲内森闻讯后将会怎样地悲伤。乔诺的母亲在瘟疫中死了,因而她至少是不会受这伤痛的折磨了。

乔诺走到他的矮马旁,从鞍囊里掏出了一副带链子的铁家伙。“我要给你戴上脚镣,识相的话就别反抗。”

他们安静了下来,格温达听到了小跑的马蹄有节奏的哒哒声。

但哈里敲了敲自己的酒糟鼻,格温达意识到他在故作神秘。“这个萨姆向我保证说,他的主人是一位我从来没听说过的汉普郡的骑士,他准许他离开自己的村庄到别处干活儿,而你儿子的主人是拉尔夫伯爵,从来不准手下的雇农离开。我当然不能雇你们家的萨姆了。”

“这怎么可能呢?不是。”

他们交谈了几分钟,萨姆说他得回去干活儿了,不然别人会不高兴,说他把活儿都甩给了他们。“你回村里去吧,去找莉莎老太太,”他说,“她住在教堂对面。告诉她你是谁,她会给你吃喝的东西的。我黄昏时回去。”

“你怎么到这儿来的?没有人跟着我呀。”

她寻思着,如果她找不着他,别人也休想找着他,这样也好。但她仍然渴望知道他在哪里过活,有没有找到一个好东家,别人待他好不好。

乔诺突然起动了。他两手握着铁镣,向萨姆迈出一步,弯下腰去,试图出其不意地锁住萨姆的双腿。

铁镣飞过了空中。萨姆连忙躲闪,把头一扭,弯下腰来,但他没法完全躲过这一击。铁块击中了他的耳朵,铁链抽打在他的脸上。格温达大叫了一声,好像是她自己受了伤一样。旁观的人们都屏住了呼吸。萨姆踉跄了一下,铁镣落在了地上。有那么一瞬间,一切都仿佛静止了。血从萨姆的耳朵上和鼻子里涌了出来。格温达迈步走向他,张开了双臂。

“要么说你回娘家了。”

他们正准备同韦格利村的乡亲们一起离去,哈里压低声音对格温达说道:“有个叫萨姆的小伙子正在给我干活儿。”

“该死。现在我怎么办?我不回韦格利去!”

格温达还有一打问题想问,但她突然发现驼背的内森乡长正倚着酒馆的门柱打量着她。她强忍着才没骂出声来。她有那么多事情想知道,但她不敢让内森知晓哪怕一点点萨姆在哪里的线索。她应当对自己已经了解到的情况知足了。让她兴奋的是,至少她知道了可以在哪里找到他。

格温达糊涂了。那你提他干什么?

格温达的心里咯噔一声。“我儿子萨姆?”

乔诺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勃然大怒。他收回右臂,把铁镣径直甩出,正奔萨姆的脑袋而去。格温达听到了一声惊恐的尖叫,意识到那是她自己发出的。萨姆飞快地又是向后一退,跳到了铁镣打不着的地方。

乔诺死了,萨姆成了杀人犯。

萨姆说:“咱们小时候,我就经常揍得你拉稀,今天我要再过过瘾。”

伍尔夫里克点了点头。“我猜你就会去的,”他很少顶撞她,但这时还是表达了担心,“不过,这很危险。你必须确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去哪儿了。”

“他好吗?”她急切地问道。

格温达瞟了一眼天空。这是个阴沉的下午,再过一小时左右,这些人就不得不收工了。她在萨姆的面颊上吻了一下,就离开了他。

当她走近时,所有的人都抬眼看着她。他们凝视的目光中充满了好奇:她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她径直走向了萨姆,一把抱住了他,丝毫没在乎他浑身散发着马粪的臭味。“你好,妈妈。”他说,于是其余的人都大笑起来。

格温达和萨姆停住脚步,转过身来。

她明白这将是什么后果,开始抽泣了起来。

格温达能看出萨姆伤得不重。他在流血,但他仍然奋力挣扎着,想摆脱抓住他的人,继续攻击。格温达俯身看了看乔诺。他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她把手放在了他的心口,什么也没感觉到。她又学着凯瑞丝的样子摸了摸他的脉,也是什么都没有。乔诺似乎也没了呼吸。

那年冬天,伍尔夫里克为他那些越发多沙的地新做了一张轻型犁。春天的一天,格温达和他一起去诺斯伍德买铁犁头,那是他们没法自己做的零件。像往常一样,一小伙韦格利村的乡亲们结伴去赶集。为玛奇·韦伯操作漂洗机的杰克和伊莱要添置给养:他们没有自己的地,因而所有吃的都得买。安妮特和她十八岁的女儿阿玛贝尔用板条箱装了十几只母鸡去卖。内森乡长也和他儿子乔诺一起去。萨姆儿时的对头乔诺这会儿也已经长大了。

“我想去一趟奥特罕比。”格温达说。

“他肯定会注意到我有几天不在村里。咱们得想个说法。”

格温达不想让他们打斗起来。无论谁打赢,就法律而言,萨姆都不占理。他是个逃亡的农奴。她说:“今天已经太晚了,哪儿也去不了了。咱们明天早上再商量,好吗?”

但自那以后,拉尔夫也不能为所欲为了。形势逼迫他把伍尔夫里克父亲的土地归还了他,尽管伍尔夫里克不够机灵,没有像他的一些邻居们那样赢得自由佃农的身份,但这对格温达来说,是个虽说代价惨重可还算满意的结果。格温达很高兴他们现在毕竟是佃农而不再是雇农了,伍尔夫里克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但她仍然渴望着更多的独立性——一个免除了封建义务的佃农身份,只需用现金交租,全部协议都写入采邑卷宗,任何老爷也别想反悔。这是大多数农奴都向往的,而且许多人自瘟疫以后也得到了。

相关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