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悦读网
首页读书国外小说

第七部 九一

九月中,瘟疫开始消退了。随着旧的病人死去,又没有新的病人进来,凯瑞丝的医院逐渐空了。腾空的病房得到了彻底的打扫和擦洗,壁炉里燃起了杜松木,使医院里充满了秋天浓郁的芳香。十月初,最后一名死者被安葬在医院的墓地里。当四名强壮的年轻修女将裹尸布包裹的尸体放进墓穴时,一轮雾气腾腾的红日升起在王桥大教堂的上方。死者是一位驼背的奥特罕比织工,然而当凯瑞丝凝视着墓穴时,她看到的却是她的宿敌——瘟疫——躺在冰冷的土中。她低声说道:“你是真的死了,还是会卷土重来呢?”

葬礼之后,修女们回到医院时,已经无事可做了。

凯瑞丝洗了洗脸,梳了梳头,穿上了她早就为这一天准备好的新衣服。这是一件鲜艳的“王桥红”连衣裙。随后,半年以来第一次,她走出了医院。

凯瑞丝上了楼,走进了梅尔辛的卧室。

他的梨树在朝阳之下投射出长长的阴影。树叶已开始发红变脆,还有一些熟透了的果子挂在树枝上,滚圆饱满,但已变成了棕色。园丁阿恩正用斧子砍着柴。他看到凯瑞丝,先是吓了一大跳,继而明白过来她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于是他的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他扔下斧子跑进了屋里。

“总算过去了。”凯瑞丝说道。

当她和萨姆冷漠地把刀剑从拉尔夫身上拔下来后,拉尔夫的尸体倒在了地上,看上去两个死人好像是相互杀死了对方。格温达把他俩原本干净的兵器染上了血,又放回了原处。走出小屋后,她又松开了拴马的绳子,这样两匹马就可以多活几天,直到有人找到它们了。随后她就和萨姆离开了。

戴夫和阿玛贝尔于礼拜天在韦格利的小教堂举行了婚礼。

有那么一会儿,他俩全都凝望着河流。在昏暗的晨曦中,河水呈现出铁灰色。水面无休无止地流动着,时而像镜子一样明亮,时而又幽暗得深不可测,气象万千。河水总是在变化着,然而永远是同一条河。

“他才十三岁呀!”梅尔辛说。

猪已经吃完了。男人们在喝着最后一点苹果酒。亚伦·阿普尔特里吹起了风笛。自安妮特的父亲珀金死后,村里就没有鼓手了。格温达心想戴夫今晚会不会敲鼓呢。

过了好半天,洛拉才恢复了理智。当她终于能开口说话时,她说:“他们全都死了!”说罢她又大哭起来。又过了好一阵子,她再度平静下来,说话才连贯了一些。“他们全都死了,”她重复了一遍,极力克制着哽咽,“贾克、博约、内蒂和哈尔,约尼和凯尔基,还有费里特,一个接一个死了,不管我做什么,都没有用!”

“罗利将是一位很好的统治者,”菲莉帕说,“他很聪明,意志也很坚强,而且他还不像拉尔夫那么残暴。”

再没有别人可关注了,格温达的目光又回到了她丈夫和他曾经想娶的女人身上。正如格温达所担心的,安妮特正把伍尔夫里克的活力最大限度地激发出来,让他如醉如痴。当他们分开跳时,她向他抛着媚眼,而当他们又抱在一起时,格温达心想,她简直像件湿衬衫一样紧紧贴着他。

格温达看了伍尔夫里克一眼,知道她说的都是实话。实际上这是显而易见的。她明白这点,别人也都明白。她竭力回想着她为什么会对安妮特如此恼怒,却一下子想不出理由来了。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但凯瑞丝还是能听到,她说:“菲莉帕说得对。你得为孩子着想,不能光想着你自己。”

格温达又扫视了一遍屋子,看到了她的另一个儿子萨姆。他和一群小伙子坐在一起,正连说带比划地讲着一个故事。他假装紧攥着一匹马的缰绳,差点儿要翻身落马了。小伙子们全都听得入了迷。他们恐怕都很羡慕他能当上护卫。

安妮特说:“不是我要吵架,是格温达要吵!”

她立刻走进了梅尔辛的花园。

她做了个鬼脸。“我太老了。”

戴夫和阿玛贝尔来劝架了。阿玛贝尔对安妮特说:“妈,别吵架。”

“虽然男爵之位不能继承,但伯爵一旦受封,爵位一向是世袭的。不管怎么说,接下去的三年,将由我来管理伯爵领地。”

“那么,是菲利蒙?”

“我敢肯定你知道婊子都干什么。”

她走到窗前,站在他身旁。他搂住了她的肩膀,她也搂住了他的腰。她觉得他那红色的胡子比六个月前又多了一些灰色,而他头上的那圈头发又向后退去了不少,除非这是她的想象。

“这不可能。”

杰里和罗利在一旁听着,嘴张得大大的。他们打心底崇拜起他们的洛拉堂姐。尽管她是哭着跑回家来的,但她的历险故事,还是使她的形象在他们心目中变得高大起来。

这支舞似乎要没完没了地跳下去了,阿普尔特里不停地用他的风笛重复着那欢快的旋律。格温达了解自己丈夫的情绪,她看到他眼里闪烁着那种一向是在他要拉她睡觉时才出现的光芒。格温达愤怒地心想,安妮特完全知道她在干什么。她不停地在长凳上挪动着,希望音乐赶快停止,以便自己的怒火不要喷发出来。

他的死因依然是个秘密。他的尸体是在一个狩猎小屋中发现的,胸部被刺穿了。阿兰·弗恩希尔躺在附近的地上,也是死于刺伤。两个人似乎共进过午餐,因为桌上还有饭食的残余。现场显然发生过搏斗,但不清楚拉尔夫和阿兰是在相互打斗中给对方造成了致命伤害,还是有外人涉入。没有东西丢失:两具尸体上都发现了钱,两人精良的武器都在他们身旁,两匹昂贵的战马也在屋外的空地上吃着草。因此,夏陵的验尸官倾向于认为两人是互殴致死的。

安妮特说:“当我还是个姑娘时,我又傻又自私,作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失去了我认识的最好的男人。而你得到了他。有时候我经不起诱惑,会想象事情是另一个样子,他是我的。所以我冲他微笑、拍他的胳膊,他也对我很友好,因为他知道他伤了我的心。”

“让克劳德副主教做主教?”

“是的。而你是因为我的愚蠢而得益的幸运女孩儿。”

“是吗?”格利高里说道,大吃了一惊。

他穿着内衣站在窗前,正端详着屋前湍急奔流的河水。他转过身来面向着她。她看着他那张熟悉然而不同于常人的脸,那闪烁着睿智的眼神,还有那透着幽默感的翘起的嘴唇,她的心颤抖了起来。他那金褐色的眼睛亲切地望着她,他咧开嘴,现出了欢迎的微笑。他没有显出惊讶:他一定早就注意到送到医院来的病人越来越少,他已经预料到她就要回来了。看他的神情,就像是一个实现了愿望的人。

洛拉一看到父亲,就放声大哭起来。梅尔辛伸手搂住了她,她则伏在他的肩上呜咽起来。不管她去了哪里,她一定是好久没有洗澡了,因为她身上的气味简直像是从猪圈里带来的,但梅尔辛太高兴了,丝毫没有在乎。

“你不明白。”安妮特抽泣道。

格利高里的脸像石头一样毫无表情,但嘴里却说:“说下去。”这就相当于证实了梅尔辛的说法。

格温达迟疑了一下,然后伸出胳膊,搂住了安妮特瘦骨嶙峋的肩膀,紧紧地抱住她。

梅尔辛大为惊讶。多年来,洛拉一直性格叛逆,脾气暴躁,她不服管教的部分原因便是她认为继母凯瑞丝不是真正的母亲,因而没必要予以尊重。她的这一转变让梅尔辛非常高兴。他觉得这么长时间的担惊受怕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第二天是礼拜日,梅尔辛和凯瑞丝来到了大教堂。修士们还在林中的圣约翰教堂,因而礼拜是由城里圣彼得教区教堂的米歇尔神父主持的。夏陵伯爵夫人菲莉帕出席了礼拜。

格温达仍然每天都会想起狩猎小屋中的那一幕。半夜里她会在黑暗中看到拉尔夫。她的刀插在他的嘴里,刀把露在他褐色的牙齿外,萨姆的剑把他钉在墙上。

“如果你愿意,我当然可以教你,”凯瑞丝说,“我很高兴。”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想想,这事也没什么神秘的。拉尔夫是个暴虐成性的人,他死于非命,丝毫也不奇怪。耶稣说过: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尽管在爱德华三世统治下,教士们不经常引用这句话。如果说这事有什么非同寻常的,那就是拉尔夫经历过那么多宏大战役,经历过那么多浴血厮杀,经历过法国骑兵那么多猛烈冲锋,都活了下来,最后却死在了家门口的一场争斗中。

“是你吗?”

“不,”凯瑞丝说。“现在你该上第一堂课了:你必须变得干干净净的。去洗个澡吧。明天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他们并肩走到了中殿。梅尔辛相信即使有人潜藏在四周,也不可能听到他们的谈话。他深吸了一口气。他将做的事是非常危险的。他要改变国王的意志。如果他失败了,他会被判谋反——这是死罪。

他向菲莉帕感激地微笑了一下。他猜想一定是她鼓励罗利把这匹木雕马给他的,她明白这对他有什么意义。他又瞟了一眼凯瑞丝,看出她也明白这其中的意味,不过她什么也没说。

伍尔夫里克像往常一样,在灌了一肚子酒后就想跳舞。格温达陪着他跳了头几曲,一边努力跟着他腾跃的步伐,一边大笑着。他把她举起来,抛向空中,又紧紧抱住她,再放到地上,只为了大步围着她转圈。他没有节奏感,但他的热情却富于感染力。几曲跳罢,格温达便直叫累极了,于是他又和他的新儿媳阿玛贝尔跳了起来。

在凯瑞丝喘息之际,他们观赏起四周的景色。整个王桥城在北边和西边展开:主街、商业区、河流,还有医院所在的小岛。上千座烟囱在冒着烟。微缩的人们匆匆地从街上走过,或步行或骑马或推着手推车,或背着工具袋或挎着装有食品的篮子或扛着沉重的大包。男人、女人和孩子,无论胖瘦,无论穿得破破烂烂还是衣着暖和贵重,大多是褐色和绿色的,但时而也有一抹璀璨的孔雀蓝或鲜艳的“王桥红”闪过。看着他们,凯瑞丝惊叹不已: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人生,每个人的经历都纷繁复杂,都有着跌宕起伏的过去和充满挑战的未来,有着幸福的回忆和难言的忧伤,有着许多朋友、敌人和心爱的人。

“很好。”

“你有什么想法?”

她也不会,尽管她每每都是以厌恶的情绪回忆起那些场景。她杀死了阿兰·弗恩希尔,并给了拉尔夫最后一刀,但她从来没有遭受过悔恨的折磨。没有了这两个人,这世界更美好。拉尔夫死的时候很痛苦,因为他知道是他自己的儿子刺穿了他的心,这是他罪有应得。她坚信总有一天,她亲手所为的这些场景不会再在夜里来打扰她了。

当他的手还搂在她的腰上时,她踮起了脚尖,抬起了脸,重重地吻了一下他的嘴唇,虽然短暂,但却结实。格温达再也受不了了。

格利高里严厉地看着他。“你想勒索英格兰国王吗?”

“我要试试。”

他们在厨房里看到了洛拉。

“国王会感谢的。”格利高里说。

安妮特哭了起来。格温达一点儿

藏书网
也不奇怪。安妮特的眼泪一向是她大行其道的又一件武器。

“拉尔夫出征法国时,一向就是由你代管。幸亏国王没有要你再嫁。”

当他俩开始翩翩起舞时,格温达竭力装出一副轻松愉快的样子,但她意识到自己的表情也许更像是一副怪相,于是她也不装了。她把目光从他俩身上移开,注视起戴夫和阿玛贝尔。阿玛贝尔也许不会像她母亲那样。她有时也像安妮特一样卖弄风情,但格温达从没看见过她真正和别人调情。此时此刻,她似乎对谁都不感兴趣,只全神贯注于她的丈夫。

罗利手里攥着一个木雕。他郑重地送给了梅尔辛。木雕上是一匹马。梅尔辛意识到,一个十岁的孩子能刻成这样,实属难能可贵。大多数孩子刻的动物,都是四蹄牢牢地定在地上,罗利却让马动了起来,四蹄分别蹬开在不同位置,马鬃也在风中飞扬着。这孩子继承了他生父把复杂的物体在三维空间形象化的特长。梅尔辛感到喉咙不期然地哽住了。他俯下身子亲了亲罗利的额头。

菲莉帕陷入了沉思。“我也想告诉他——可那样是对他好,还是对我们好?十年了,他一直以为拉尔夫是他的父亲。两个月前他还在拉尔夫的墓旁痛哭。现在突然告诉他,他是别人的儿子,他怎么受得了?”

他曾经仔细地把松软的土抚平,还在上面覆盖了树叶,尽管如此,还是有人发现了这个地方。地上有一个一英尺深的坑,坑旁有一堆新挖的土。坑里空空如也。

她把她和拉尔夫之间的事编了个故事告诉了萨姆。她假称这是拉尔夫第一次强迫她。他只是威胁说如果她不从就杀了她。萨姆因为自己杀了个伯爵而感到惊骇,但他毫不怀疑自己做的是正义的事情。他的确是块当兵的料,格温达意识到:他永远不会因为杀人而痛悔的。

厨房里,埃姆正用旺火熬着粥。她看到凯瑞丝,就像是看到了天使,激动得吻起了她的手。

大教堂里的气氛是欢快的。米歇尔神父不是一个口若悬河的布道者,整个弥撒过程中,他的声音都低得像是嘀咕。但修女们的歌唱仍像以前一样优美,阳光透过颜色浓烈的彩绘玻璃照射进来,也使人们的心情更加愉快。

“就在附近。我可以带你去。”

他凝视着坑,大惊失色。“噢,见鬼。”他说。

伍尔夫里克伸手去拍安妮特的肩膀,格温达厉声喝道:“别碰她!”他的手像烫着了一样赶紧缩了回来。

格利高里说:“我希望这不是什么把戏……”

梅尔辛回想起拉尔夫当上伯爵时,他父亲是多么骄傲。然而他知道自己是永远不会那么想的。无论罗利做什么,只要他做得好,梅尔辛都会骄傲的。这孩子也许会当一名石匠,去刻天使和圣徒。也许他会成为一位贤明的贵族。他甚至还可能做些什么他父母根本预料不到的事情。

她大吃了一惊。“他们会允许你这么干吗?”她说。

这话倒吓了格温达一跳。“是吗。”她咕哝了一句,但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

安妮特的眼里也闪起怒火。“可没有人因为跳舞而被称为婊子。”

然后他俩拥吻在一起。

“我不想往下看……”

菲莉帕太太准许他们使用领主宅第举办婚宴。伍尔夫里克杀了一头猪,在院子里生火烤起了全猪。戴夫买了些甜葡萄干,安妮特把它们烤进了小圆面包里。婚宴上没有淡啤酒——因为大麦大都因为没人收割而烂在了地里——不过菲莉帕派萨姆回家了,还让他带着一桶苹果酒作为礼物。

她把这些记忆从脑中驱走,环视起领主宅第大厅里狂欢的村民们。

“会遵守的,”格利高里说,“克劳德将成为你们的主教。”

舞会中断了,亚伦也放下了风笛。村民们全都围住了这两个女人,新郎新娘的母亲。

梅尔辛自拉尔夫的葬礼后一直没见过菲莉帕。人们没有为他的弟弟和她的丈夫流太多眼泪。伯爵应当正式安葬于王桥大教堂,但由于封城,拉尔夫被埋在了夏陵。

格温达说:“我可没想勾引别人的丈夫。”

“这就好,但那封信现在在哪里?”

梅尔辛明白她俩说得有理。这是这个快乐的一天中一点小小的美中不足。

礼拜之后,他们呼吸着秋天清新的空气,到集市上转了转。凯瑞丝挽着梅尔辛的胳膊,菲莉帕走在他的另一侧。两个孩子在前面跑着,菲莉帕的卫士和侍女则在后面跟着。梅尔辛看到生意很兴旺。本城的手艺人和商人已着手重新创业了。王桥从这次瘟疫中复兴,一定比上次要快。

洛拉说:“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夏陵的验尸官曾怀疑伯爵之死与强盗有关,但最终作出了格温达期望的结论。没有人怀疑她和萨姆。他俩逃脱了杀人罪名。

他们爬到了脚手架顶部,站在了环绕着尖塔塔顶的台子上。凯瑞丝努力不去想这台子没有能保护他们不掉下去的栏杆。

“我愿意为国王效劳,把那份文件还给他——不管那份文件上写的是什么。”虽然他对文件的内容一清二楚,但为谨慎起见,他也像格利高里一样佯装不知。

“但他会跟谁说呢?”

“你能教我给人看病吗?”洛拉对她说,“我想像你一样,能真正地帮助病人,而不是只给他们唱唱赞美诗,给他们看天使的图画。我想弄懂骨骼和血液,了解药草和其他能救人的东西。当有人得病时,我希望能做些什么。”

又是一下轻微的点头。

舞曲刚一停,他就放开了阿玛贝尔,眼光落在了安妮特身上。安妮特坐在大厅一侧的长凳上。她穿着一件绿色连衣裙,是只有少女们才穿的那种短短的连衣裙,为的是炫耀她那小巧玲珑的脚踝。连衣裙是旧的,但她在胸部绣了几朵黄色和粉色的花儿。像往常一样,有几绺卷发从她的发束中散落出来,垂在她的脸上。她二十年前这样打扮还差不多,现在她已经太老了,但她并没意识到这一点,伍尔夫里克也没意识到。

菲莉帕的两个儿子兴奋地在货摊间跑着。梅尔辛注视着罗利,悄悄地对菲莉帕说:“拉尔夫已经去了,还有什么理由不让罗利知道真相呢?”

“我再也不想体验这种滋味了,”洛拉说,“眼睁睁地看着我的朋友们病倒、死去,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菲莉帕的两个儿子都出席了葬礼,今天也跟着她参加了礼拜。长子杰里是拉尔夫和可怜的蒂莉所生。幼子罗利,所有的人都以为是菲莉帕为拉尔夫所生,实际上却是梅尔辛的骨肉。幸运的是,罗利并不像梅尔辛那样是个活泼、精明的红头发矮个子。他将像他母亲一样长成个雍容威严的大个子。

梅尔辛心想,格利高里来王桥,一定是来宣布国王决定的主教人选的。按照规矩,他将告诉修士们国王提名了某个人,然后由修士们决定是选这个人还是选其他什么人,但通常修士们都会把票投给国王选中的人。

“是的。”

藏书网
“你显然清楚地知道我在说什么。”

无疑,她说得对。一场战役之后,胜利一方的士兵总会感谢上帝,但他们仍然明白优秀的将军和蹩脚的将军之间的差异。

凯瑞丝点了点头。

“好了吗?”梅尔辛问。

梅尔辛宣布专门举行一场秋季集市,以庆祝王桥城的重开。集市在十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举行。羊毛交易季已经过去了,但不管怎么说,羊毛已经不再是王桥交易的主要商品了,成千上万的人们来这里,都是要买如今让这个城市闻名的那种红布。

她说:“这是英格兰最高的建筑吗?”

“当然。”凯瑞丝说。

“是你自己伤了你的心。”格温达说。

格温达怒火中烧,根本听不进去。“她一向这样。二十三年前,她一脚踹了他,可她从来不让他消停!”

“什么也别说,”格温达说,“离这婊子远点儿。”

“我受不了了,”梅尔辛对凯瑞丝说,根本没想压低声音,“他完全是歪曲事实!”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菲莉帕说,“格利高里·朗费罗上星期来看我。他说国王想立杰里为夏陵伯爵。”

“要他改变主意。”

她说得对。格温达一向认为安妮特是个脸蛋漂亮但没脑子的女人,可在这件事情上安妮特却比她要明智,格温达感到有些惭愧。“我不知道,”她说。“也许我可以试试。”

“那里有多少修士?”

格温达哑口无言了。她从来没把安妮特看作一个可怜的人儿。在她眼里,安妮特始终是个强大、可怕的人物,总是在琢磨着把伍尔夫里克偷回去。但这种情况却绝对不会发生。

菲莉帕微笑了一下。她很少微笑,然而一旦露出笑容,可真是迷人。梅尔辛心想:她还是那么美。她说:“好好欣赏欣赏,为他骄傲吧。”

他们并肩走上主街,过了桥。他们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形成了白雾。当他们走进森林时,冬日的阳光几乎没有带来什么温暖。几个星期前刚刚来过,这回梅尔辛很容易就找到了路。他认出了泉水、巨石和泥泞的山谷。他们很快就来到了阔大的橡树所在的那片空地。梅尔辛径直来到他挖出过纸卷的地方。

拉尔夫的恶劣天性早有征兆:在他十岁时,也就是罗利现在的年龄,他就射杀过格温达的狗。“不过罗利也许想做别的事情。”他又看了一眼那匹木雕马。

她刚要走,玛奇·韦伯进来了。“你们听说了吗?”她面色严峻地说道,“菲利蒙回来了。”

但就在这时,安妮特吻了他。

菲利蒙的所有宝贝都在这块石头后,包括刻在木头上的爱情短柬。这些东西当中,有一个油布的小包。梅尔辛打开了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羊皮纸卷。

伍尔夫里克说:“格温达,请——”

礼拜六,在集市开幕的晚宴上,教区公会专门向凯瑞丝致了敬。尽管王桥并没有完全逃过瘟疫,但损失比其他城市小得多,大多数居民都认为,正是由于凯瑞丝的预防措施,他们才保住了性命。在所有的人眼里她都是英雄。教区公会的人们坚持表彰她的功绩。玛奇·韦伯特意修改了晚宴的仪程,为凯瑞丝颁发了一枚金钥匙,是王桥城门钥匙的象征。梅尔辛深感骄傲。

亨利主持了礼拜,但菲利蒙作了布道演讲。他感谢上帝回应了王桥修士们的祈祷,使全城没有饱受瘟疫的肆虐。他没有提及修士们丢下市民不管,自顾逃往了林中圣约翰修道院,也没有提及是凯瑞丝和梅尔辛把城门关闭了六个月,才帮助上帝回应了修士们的祈祷。听他的讲演,就好像是他拯救了王桥一样。

梅尔辛邀请菲莉帕和孩子们共进午餐。他们一起离开了大教堂,迎着前来赶集的车水马龙走上了桥,来到麻风病人岛,穿过花园,进了屋。

安妮特说:“我知道伍尔夫里克一对我好,你就生气。我也总对自己说不要再这样了,可我管不住自己。你难道非要因为这个而恨我吗?别让这事破坏了婚礼的气氛,毁了咱们都想要的孙子。你就不能不把我当成一辈子的仇敌,而是当作一个不好的姐妹,虽然有时候做些错事,让你不高兴,但还是得做一家人吗?”

过了一会儿后,一名修女走进了厨房。“小安妮·琼斯突然昏倒了,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对凯瑞丝说,“你能来一趟吗?”

梅尔辛明白,这就是危险所在。“我们王桥人都是商人和手艺人,”他说道,竭力想使自己的话听上去合情合理,“我们买,我们卖,我们做生意。我刚才只不过是想同你做一笔交易。我想卖给你一样东西,我向你报了价。这不是勒索,不是强迫。我没有发出任何威胁。如果你不想要我卖的东西,那这事就到此为止。”

“谢天谢地,他总算走了。”凯瑞丝说。

“我想我知道,”梅尔辛说,“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怎么感谢?”

“那么我们的交易呢?”

“我太明白你了。”格温达说。

“哦,是的。”

“这份文件为一位新近去世的骑士所有。”

他把纸卷递给了格利高里。

“谢谢你,”梅尔辛说,“我们需要走一段路,到森林里去。”

仪式结束后,梅尔辛作为教区公会会长,应邀到副院长宅第与大主教共进午餐。他坐在了克劳德副主教身旁。感恩祈祷刚一结束,一片嘈杂的交谈声便爆发出来。梅尔辛压低声音,急切地向克劳德问道:“大主教知道国王选中什么人做主教了吗?”

在她们周围,所有的村民都鼓掌欢呼起来。

让他沮丧的是,他发现有人抢先来过这里。

“还没有,”克劳德把脸凑近,说道,“他也许今天晚餐后会非正式地告诉菲利蒙,明天早晨再在全体修士大会上宣布。”

两人沉默了良久。大教堂里很冷,梅尔辛拉紧了斗篷。格利高里最终说道:“文件在哪里?”

戴夫说:“妈妈,你把婚礼都搅和了。”

安妮特上前一步,吻了吻格温达的面颊。格温达感觉到安妮特已经泪流满面了。“谢谢你。”安妮特说道。

然而,当乐声在高潮中戛然而止时,她的怒气却沸腾到了极点。她下定决心要把伍尔夫里克拉回身边坐下,让他冷静下来。在下午接下去的时间里,她一定要看紧他,那就平安无事了。

“不,你不。”安妮特说。她擦了擦眼泪,出乎格温达意外地直视着她。“你不明白你已经赢了。他是你的了。你不知道他多么崇拜你、尊敬你、佩服你。你没注意到当你和别人说话时,他在怎样看着你。”

萨姆仍然住在伯爵城堡。菲莉帕太太留用了大部分护卫和士兵,她需要他们陪她儿子杰里骑马打猎,练习使用矛和剑。格温达希望在菲莉帕主事期间,萨姆能够学到一些本该由拉尔夫教给他的智慧和仁慈。

梅尔辛从菲利蒙脸上读不出任何信息,他猜想格利高里还没有透露国王的决定。这一决定对梅尔辛和凯瑞丝至关重要。如果克劳德得到了这一职位,他们的麻烦就结束了。克劳德温和善良,通情达理。而如果菲利蒙当上主教,他们就将面临旷日持久的争执和官司。

“这就是说我们到今晚之前还有时间。”

格利高里展开了纸卷,一边读着,脸上现出了惊恐之色。“天哪,”他说,“那些传言居然是真的。”他把纸片重新卷了起来,脸上的神情就像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做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乐声重新响了起来。

他笑了笑。“是的。”

“你消消气,”凯瑞丝说,“上帝了解真相,人们也都心里有数。菲利蒙骗不了任何人。”

“只有两个人知道这事,”梅尔辛一边说,一边绞尽脑汁地想着,“我没跟任何人说过,所以一定是托马斯说的。他死前得了老年痴呆症。我想是他说漏了嘴。”

这是一个晴朗却寒冷的冬日。凯瑞丝裹上了一件厚厚的红斗篷。他们过桥进城时,梅尔辛停住了脚步,手指向前方。“尖塔落成了。”他说。

他们走上主街,走进大教堂。梅尔辛带路,走上了中央塔楼墙内的楼梯。梅尔辛惯于爬楼,但当他们来到塔楼顶部的露天处,也就是围绕着尖塔基座的过道时,凯瑞丝已是气喘吁吁。这里的风强劲又寒冷。

他说:“很久以来就有传言说,王桥的某个地方存在一份国王很希望销毁的文件。”

梅尔辛往下一指。“嘿,快看那边!”

“如果文件正是你说的那份,我将代表我方履行协议。”

“托马斯死前的几个月都住在林中的圣约翰修道院,修士们不许任何人进去,所以他一定是跟某个修士说了。”

“不是,”他说着,脸上又浮现出那种令她心醉神迷的微笑,“但你是大家见过的最接近于天使的人。”

菲利蒙爬进了车里,车夫抽了牛一鞭子。车子缓缓地驶出了门,走上了主街。凯瑞丝和梅尔辛一直目送着牛车过了桥,消失在郊外。

接着她认出了,这正是她自己的脸。

越往上爬风越大,凯瑞丝尽管害怕,但也很高兴。这是梅尔辛的夙愿,由他亲手实现了。此后几百年内,方圆好几英里的人们,每天都能看到这座尖塔,他们会打心底感叹,多么美啊!

“让我想想。”梅尔辛打断了他的话。

“好的。”

梅尔辛点了点头。“半座城的人都认为你已经是一位天使了。”

“这是你想要的东西吗?”梅尔辛问。

凯瑞丝抬头一望。她能透过仍然围绕着尖塔的蜘蛛网般的脚手架,看出它的形状。尖塔高耸入云,又极其精美。她的目光随着圆锥形的塔尖向上望去,觉得它似乎会无限地延伸上去。

“感谢上帝。”梅尔辛说。

他领她上了脚手架。脚手架是用绳子和木条绑扎的,不是固定的。她一向害怕这样的东西,但她不愿说,因为如果梅尔辛能爬上去,她就也能。风吹得整个脚手架都有些摇摆,凯瑞丝斗篷的下摆像船帆一样拍打着她的腿。尖塔像塔楼一样高,而爬绳梯要费劲得多。

相关图书